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22章 血城
    看着文界残兵缓缓进校场,庞仲舌绽春雷道:“从今日起,各国的老兵留在两界山,随军上城墙,对新兵进行指点。一个月之后,所有老兵可以离开,也可选择继续留在这里。吃过午饭,大军登城墙!”

    方运下马,看着华阳军与尚武军前来,两支队伍都只有一千余人,带队的分别是靖郡王和尚武侯,两人都是成名已久的楚国大学士。

    在多年前,张龙象与两人见过面。

    方运瞥了一眼靖郡王,是一个瘦小的老者,但步履十分稳健。

    那靖郡王看到方运如遇到蛇蝎一般避之不及,连最基本的点头示意都不做,立刻转头,快步走向苟葆。

    “祺山侯,多日不见。”靖郡王面露疲惫的笑容。

    “靖郡王大人老当益壮,下官佩服。”苟葆急忙拱手,虽同为大学士,但郡王的爵位远高于侯,而且这位靖郡王是楚王的叔父。

    那尚武侯轻轻向方运点了一下头,但一句话也不说,也走向苟葆,微笑道:“恭喜祺山侯有所精进。”

    苟葆拂须微笑,道:“幸运而已。两位还请进入祺山军,未来一个月,还请两位多多指教。临走前,还请两位帮我给家人捎个话。”

    靖郡王轻轻点头,道:“本王会面见楚王,禀报两界山种种经历。”

    哪知那位尚武侯却轻叹一声,道:“老夫休息一个月,一个月一过,老夫继续在血城参战。妖蛮不退,誓不回乡!”

    方运愣了一下,仔细看着这位黑脸老者,他长得小鼻子小眼,脸上还有一些雀斑和痦子,外形较差,可在说话间,所有人都觉得他的面目舒展,有着惊人的魅力与气势。

    众多楚国将领一起向尚武侯拱手,表示敬意。

    “可惜,老夫要回荆州述职,不然也会留在这里,与同袍作战!”靖郡王眼中闪过一抹悲色,而悲色之中,又带着浓浓的杀意。

    方运身边一个将领低声问:“解总书,血城是何处?”

    “你登上城墙便知晓了。”解炳知道。

    各国的新军迎接老兵,而老兵们开始向各国新军讲述他们的经历,着重讲述作战技法。

    靖郡王与尚武侯在祺山军中讲述华阳军与尚武军的经历,方运给众将使眼色,让他们一起偷听,但是仅仅听了几句话,两位大学士的声音消失。

    方运等人向祺山军看去,祺山侯苟葆竟然以文胆之力隔绝内外,防止珠江军偷听。

    方运看到,那尚武侯突然伸手叫停,与苟葆说了几句后,两人不知争辩什么,很快,尚武侯向珠江军望了一眼,便转过头继续讲述他们的经历。

    珠江军的将领们走出队伍,来到方运身边。

    脾气火爆的王黎黑着脸,道:“苟葆那条老狗太过分了!我们并非是为自己,而是为楚国,为文界,为人族,他如此阻挠,实乃与逆种无异!”

    “咳……逆种之言过重了,”张青枫给王黎使了一个眼色道,“不过,苟葆的行径,太过卑劣。我看,上报楚王是无用,先上报大儒殿堂,再上报两界山。”

    “我们现在的官印无法联系两界山之外的任何地方,只有经过圣院审核才行,我看,还是上报两界山兵部吧。”苏伦道。

    方运点点头,道:“若是外传两人的经历危害苟葆,那他有权阻止,可两人的经历对他并无害处,如此做未免让人族众将士寒心。”

    “苟葆那老东西就是见不得咱们珠江军好,龙象,你若不方便出面,老夫举报苟葆。”王黎道。

    “小事一桩,我还不至于如此惜身。”方运说完手持官印,与不远处庞仲传书,希望两界山处理此事。

    那庞仲看了一眼苟葆所在之地,过了一会儿,回复道:“我已经上报大司正,大人说此事公中有私,苟葆的确有权不让他人听。但是,这又涉及两界山的规矩,因此大司正已经请示兵部,扣除祺山军前七天的军功。”

    方运把处置结果一说,众将大都露出喜色,这种处罚的确不算重,但既然处罚,就意味着两界山远比楚国公正,即便是地位最低的文界大军,也有申冤的通道。

    过了一刻钟,苟葆突然收起文胆之力,恼怒地望向方运,咆哮道:“张龙象,你这个小人,竟然在背后告老夫黑状,让我们祺山军七日的军功化为乌有!”

    祺山军众将大怒,一些士兵低声咒骂。

    方运微笑道:“第一,我是正大光明举报你。第二,让你们失去七天军功的,不是我,而是你苟葆!既然两界山对你进行处罚,就说明你的举动是错误的,还望祺山侯悬崖勒马,提早悔过,若是继续下去,害到整个祺山军,那就不好了。”

    苟葆冷哼一声,道:“想必珠江侯还记得前些日子我的话,今日是最后的期限。拿出我祺山军的传承大旗,否则,咱们文战场上见!”

    方运用不屑的目光扫了苟葆一眼,道:“苟大学士,你真是改不了吃……内斗的本性啊。”

    苟葆面色涨红,珠江军的许多将士却在发笑。

    方运继续道:“两军大旗之事,谁对谁错你我心知肚明。你既然要拿回去,在此时此地文战,简直在丢文界、丢天下读书人的脸面。既然要比,就正正当当比斩杀妖蛮!我看,以三个月为期,两军军功多者胜。胜利的一方可以得到祺山军与珠江军的两面大旗,而失败者要半跪在地,向胜利者道歉,并把自家的所有文宝、财物和地契全部变卖,捐给两界山,供人族作战,如何?”

    “好!既然你想给老夫跪下,那老夫就满足你!三个月之后,我将让你明白,一个刚刚晋升的大学士跟老夫比,是何等巨大的错误!不要以为会几首歪诗,就可以视天下英雄如无物。”苟葆道。

    方运一摊手,道:“祺山侯,你误会我了,我没有视天下英雄如无物,我只是视你如无物。”

    “徒逞口舌之利!”苟葆一甩衣袖,不再看方运。

    “元帅,您有几成的把握?”苏伦有些担忧。

    “目前还不知道多少把握,既然是比斩杀妖蛮,尽力而为即可。无论谁胜谁负,都对人族有益无害。”方运道。

    “好!”解炳知与屈铜两个举人忍不住称赞。

    “不愧是张鸣州,比苟葆那老家伙爽利多了!”一位不远处的秦国将军大喊。

    “这才是写出‘位卑未敢忘忧国’之人的心胸。”

    “胜负未分,高下可判!”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