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18章 又见苟葆
    张青枫微微一笑,道:“我们初来乍到,对两界山并不了解,今晚若有闲暇,不知两位办可否赏光,一起谈诗论文?”

    两个举人相视一眼,解炳知不说话,屈铜点点头,道:“两界山公务繁忙,一般没有空暇,若有的话,坐在一起谈诗论文也是美事。”

    “如此甚好。”张青枫微笑道。

    方运知道张青枫的心思,其实这种话本来应该自己说,可想起之前这两个举人的态度,尤其是屈铜的不满和不耐烦,让方运懒得跟这人打交道。

    两界山不比他处,乃是人族重地,管理十分严格,方运相信就算屈铜手眼通天,也不敢给自己使绊子。

    张青枫给方运使了一个眼色,方运点点头,知道张老将军是想说这种事他来应付,而且堂堂珠江侯也不适合去迎合两个举人。

    走了一会儿,张青枫微笑道:“两位总,都说两界山十分特别,为何乍一看这里与我们文界并无不同。”

    屈铜懒洋洋道:“两界山乃是两界交汇之地,若是众圣不用手段,此处将充满各种奇特的风暴,天空是绚丽且危险的凶光。为了我人族能生活在此处,自然要遮掩一些。”

    解炳知微笑道:“两界山很大,乃是一座最多能容纳数十亿人居住的巨大城市群,即便是人族最大的孔城也无法与此地相提并论。我们所在的地方,不过是两界山的备战区而已,离前方的交战区至少有百里之遥。”

    珠江军的众人轻轻点头。

    张青枫问:“两位总可否对两界山稍加介绍?”

    “让小解说吧。”屈铜道。

    解炳知点点头,道:“从高空望去,两界山像一处北窄南宽的扇面。最北面是著名的两界山城墙,而城外便是妖界。从两界山城墙一直到三十余里的地方,都是交战区,居住在交战区的将士随时要做好战斗准备。从交战区往南两百里的范围内,都是备战区,我们就位于备战区中。”

    “居住在备战区的人都有可能前往交战区,在两界山城墙上作战。咱们备战区将士每天主要做两件事,一是学习有关妖蛮的知识,二是操练、操练、再操练!只有达到一定的标准,才有资格前往两界山,否则的话,除非是前方将士全部阵亡,永远没资格参战。”

    “这里离两界山城墙足足有数百里,有楼宇和山峰阻挡,所以根本看不到两界山城墙。再往南,就是占地面积最大的居住区。早在数百年前,人族就不断移居两界山,将士们在备战区或交战区,而他们的家人则在居住区。居住区相对安全,也相对闲适,不过,你们在那里没有亲人,不能前往。最南边,便通往圣元大陆。”

    张青枫感叹道:“全人族都知道两界山人的奉献,听说居住在两界山的所有人都是为抵抗妖蛮而生。女子要负责种植饲养,或者去工坊务工;男子大都会被训练成士兵,几乎不可能从事其他职业。两位辛苦了。”

    屈铜与解炳知脸上浮现复杂的神色。

    解炳知继续道:“两界山中有许多小山峰,一共有三十六座大山峰。据说在两界之间原本是撕裂的虚空,后来孔圣炼山定界,镇压虚空之力,形成两界群山。所以别看两界山被群山包围,若是能穿透群山看到东西两侧,会看到恐怖的两界伟力、虚空乱流,足以轻易撕裂半圣”

    众人一边前行,一边听解炳知讲解两界山的一切。

    临近山谷口,张青枫问:“我们珠江军大概要多久才能离开备战区,前往交战区?”

    解炳知头看了一眼珠江军众将,沉默片刻,缓缓道:“你们运气好,大概会在一个月内前往。”

    “哦,这是为何?”

    “据说是因为文界将士不能长久留在两界山,所以都会尽快参战。”解炳知道。

    珠江军的将军们你你,十分矛盾,谁都想建功立业,可都不想这样被急匆匆推到战场之上。

    众人走出山谷口,便望向四周。

    这是一处极大的校场,校场是一个不规则的长方形,最长之处超过了十里,人族其他地方绝不可能有如此宽敞的校场。

    晴空之下,阳光明媚,有超过百万人正在校场操练,杀声震天,战意冲霄,让珠江军的所有人呼吸加快,恨不得马上投入操练之中。

    “珠江侯,之后我们就要并肩作战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方运与珠江军众将循声望去。

    祺山侯苟葆正带领新整编的祺山军从一侧缓缓走来。

    方运与苟葆四目相交。

    张万空死后,苟葆带人闯入珠江侯府,抢走珠江军大旗,当作战利品。

    去年,方运直入苟葆的祺山侯府,不仅夺珠江军大旗,还抢走了祺山军大旗。

    苟葆一直不提祺山侯大旗的事,一开始方运以为苟葆在暗中准备,但后来才知道,苟葆是在等楚王出手,可惜最终楚王失败。

    “祺山侯大人,两界山中,一切听从两界山兵部之命,所以我珠江军已经不受你节制,若有机会楚国,还望祺山侯如实向楚王禀报。”

    “老夫也是刚刚知晓此事,定然会禀报楚王。不过还请珠江侯送还我祺山军大旗。”

    苟葆面色蜡黄,面庞如同朽木雕琢,感受不到一丝的生机,无论是目光还是语气都冷冰冰的。

    “苟大学士是说祺山军的大旗丢了?这可是大事啊。幸好,我们珠江军的大旗还在。”方运道。

    “老夫离家之时,你闯入苟家夺走大旗,还请物归原主。”苟葆再一次道。

    “那当年苟大学士夺珠江军大旗,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了保护珠江军名誉,避免珠江侯府破败后连大旗也保不住!”

    方运点点头,道:“哦,我与苟大学士的想法一样。既然苟家配不上祺山军大旗,那本侯便代为保管。”

    祺山侯嘴角挂着冷笑,道:“我知你已经是格物境大学士,不过,并非只有你一人从文曲星裂获得好处!”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