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00章 虎鼎试拳
    狼单轻咳一声,狼脸上满是尴尬之色,至于熊狈和象霸都面露惭愧之色,四处打量,不好意思回话。

    “是这样的,”狼单道,“我们听到珠城内有传音,怕另外两个大学士突袭,所以一直按兵不动,避免我们在气血耗尽的时候,被那两个前来救援的两个大学士杀死。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过既然你们三个也来了,俘虏两人、全歼他们四十万大军轻而易举。对吧,虎鼎单于。”

    蛮王虎鼎听到狼单叫自己单于,轻轻点了点头。

    在妖界,单于是大蛮王或大妖王的封号,若是有人称呼蛮王为单于,那代表一头蛮王的权势相当于大蛮王,乃是极高的赞美之词。

    “那么,我们一起上。”虎鼎说着,望向荀天凌与鹿门侯,

    呼……

    强劲的气流自虎鼎身上爆发,他脚下的青草向四面八方倒伏,尘土四散。

    从他的脚面开始,出现红色的液体,那些液体快速向上涌去,而液体所过之处瞬间凝固,形成一片片铠甲。

    不过数息间,气血包裹虎鼎的全身,凝结成血红色的铠甲,只有他的眼睛、闭口、耳朵和嘴没有被气血铠甲遮挡。

    随后,暗红的火焰骤然出现在他的体表,火焰升腾,厚达两寸,包围他的全身。

    虎鼎深吸一口气,身体缓缓胀大,一条条粗长的大筋浮现,撑起气血铠甲,留下清晰的痕迹。

    虎鼎身为蛮王,本来就有一丈高,而现在它足有一层半楼那么高。

    虎鼎的双目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它伸出布满倒刺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双手握拳,在胸前交击。

    砰!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自拳头向四面八方扩散,以它为中心,方圆三丈的地面下陷一尺,野草连根齐断,被他周身的气劲吹起。

    数十丈内的野草被旋转的气劲带动盘旋,围绕着虎鼎,久久不停歇。

    “我选一个,还是所有?”虎鼎骄傲地抬高头,视四十万大军如无物。

    蛮族们兴奋地吼叫,战意熊熊。

    另外五头蛮王齐齐仰天大吼,周身浮现气血铠甲,全身喷发妖煞火焰。

    人族被小巨人般的虎鼎吓得胆战心惊,这力量太强了,几乎以一己之力浇灭四十万大军的斗志。

    大多数进士和翰林都变得紧张,鹿门侯的脸上却不起波澜,好像一切与他无关。

    荀天凌脸上浮现兴奋的笑容,双目中爆射出浓浓渴望。

    他喜欢与强大的对手一战!

    “我先试试这两个人,看看他们有什么依仗敢攻打莲山关!”虎鼎双目瞬间变红,向前迈出一步,前方的地面随之塌陷。

    它一步一步迈出,走了五步,前方的地面下陷五次。

    虎鼎突然微微矮身,它的脚下的大地突然炸裂,所有的石块与泥土向后方喷发。

    九成九的人与蛮族眼前一花,就见虎鼎突然出现在十丈之外,接着它脚下的大地再度炸裂,在石块与灰尘四溅的时候,他的身影又消失,好似瞬间挪移到前方的十丈外。

    远处的人族听不到任何声响,因为虎鼎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若是能听到虎鼎发出的声音,要么是它减慢了速度,要么,它已经抵达面前。

    虎鼎与两个大学士相距超过五里,但所有人都感觉双方之间只隔着几步。

    虎鼎犹如草原上的闪电,击向鹿门侯与荀天凌,又如同一座山峰砸下,让人无力招架。

    在虎鼎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其余读书人还在发呆,鹿门侯与荀天凌几乎同时提笔,双眼看着虎鼎,手却持笔书写同一首大学士防护战诗。

    《咏昆仑》

    两人周身各浮现一截昆仑山的半透明虚影。

    鹿门侯的山脉虚影高大浑厚,山峰起伏有序,棱角分明。

    荀天凌的山脉虚影如剑如枪,直刺天穹。

    在昆仑山虚影保护住两人的同时,两人同时出口成章。

    鹿门侯口诵大学士战诗《遇海潮》。

    “秋夜见海潮……”

    诗成,百丈宽、十丈高的巨大洪流凭空而出,犹如张牙舞爪的水龙冲向虎鼎。

    海潮如山,轰鸣如雷。

    荀天凌吟诵大学士战诗《后羿颂》。

    “十日横苍穹,沸海并焚天。引弯月作弦,摘彗星为箭……”

    就见诗成之后,天空浮现一把足有十层楼高的巨弓,巨弓凭空拉满,一支足有三人合抱粗的巨箭搭在巨弓之上。

    轰!

    巨箭飞出,火焰环绕,彗尾如银,犹如一颗燃烧的彗星直击虎鼎。

    虎鼎突然咧开嘴,露出残酷的笑容,高高跃起,以身躯为弓,以右臂为箭,一拳挥出。

    虎鼎的周身突然冒出浓烈的气血,那气血犹如逆流瀑布,冲天而起。

    在蔚蓝晴空之下,碧绿草原之上,燃烧火焰的箭头与燃烧气血的巨拳对撞。

    轰!

    天空炸裂,刺目的火光爆开,犹如一颗小太阳出现在半空。

    少数人看到,这首大学士战诗,只在虎鼎的右拳上留下一个浅红色的印子。

    虎鼎的身体急速下坠,与此同时,他高高举起右臂,周身的气血迅速向他的右臂涌动,凝聚成气血战刀。

    战刀如血月。

    “破!”

    虎鼎大吼一声,右臂如刀劈下。

    气血战刀脱离它的手臂,瞬间暴涨成三十丈之长,犹如血色弯月斩在海潮之上。

    海潮两分,水光炸裂,地面上留下一道长达百丈的深沟。

    虎鼎下落,站在他以气血战刀切出来的沟壑边,脚边的野草正在缓缓燃烧。

    “你们,不够看啊。”虎鼎轻轻甩了甩右手,微微一笑,通红的双目一眯,再度冲过去。

    两把古剑飞来。

    鹿门侯的临峰古剑厚重沉稳,剑身宽阔,直劈而下,真名力量显现,可开一山。

    荀天凌的峥嵘古剑乃是少见的三棱结构,直直刺出。

    虎鼎眯着眼,两拳齐出,就见它拳头中喷出两道气血旋风,瞬间包裹两把古剑,然后伸手去抓,要把两把真名古剑牢牢锁住。

    但是,荀天凌的峥嵘古剑突然向前瞬间挪移了一段极小的距离,让虎鼎的判断出现的错误。

    古剑出鞘,得见峥嵘。

    虎鼎立刻改抓为拍,两手瞬间被厚厚的气血包裹,拍向两把古剑。

    两把古剑借着气血之力转向,避开虎鼎。

    远处的狼单吓了一身冷汗,道:“原来他一直没有动用真名力量,幸好我一直防备他,从来不接近他的唇枪舌剑,不然我很可能会被重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