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74章 方运反击
    广洲知府站在高台之上,面色沉静,但内心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本来在想方设法找方运的纰漏,然后持续攻击找到更大的漏洞,可谁知道方运不仅没有乱了分寸,在处理这件事上非常得体,直言新解元水平不行,然后又送了一首诗,让这位解元心服口服,这哪里是挑拨离间,简直是在一步一步让新解元拜师。

    最让他愤怒的是,这首诗实在太好了,同类的诗词里,目前为止没有能够相提并论。

    前辈古人的诗词各有各的优点,有的优美绝伦,有的壮观豪迈,有的情深意重,可这首诗把美景与道理融合得完美无缺,而且无论是文字、韵律还是意境各方面都出类拔萃,更兼全诗积极向上,没有半点私情悲苦,已经可以与任何诗词比肩。

    广洲知府在高台上足足站了两刻钟,场中议论这首诗的声音才变小,但是,随后有人诵读了诗痴老人在论榜的评价,文会再度热闹起来。

    “……最后,诗痴老人用八个字话概括这首诗‘至景,至理,至美,至勇’!”

    “诗痴老人果然非同寻常啊!我以为已经讨论得差不多了,但看了他的评论才恍然大悟,更上一层楼,那不就是有无畏的勇气吗?”

    广洲知府沉默许久,才舌绽春雷道:“文会继续!珠江侯,你说这解元公的一字诗有瑕疵,瑕疵何在?请一一指出。”

    那青年解元以及许多人皱起眉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穷追猛打,真是一点都不要脸面,但仔细一想,若能害到张龙象,他定然能高升,这点面子无足轻重。

    方运微微一笑,道:“这首一字诗的确有瑕疵,一花一柳一鱼矶。一抹斜阳一鸟飞,一山一水中一院,一林绿叶一人归。其中,最后一句的‘一林绿叶一人归’中,‘人’字过于虚,与前面的斜阳、飞鸟等意象比,过于苍白。改变方法很简单,只需把‘人’改成更具体的人。如‘翁’‘叟’‘儒’等等即可。”

    “学生受教!”青年解元十分高兴,因为这次方运点出自己的问题后,以后就会记住这点,基本不会再犯。

    众人觉得这位张龙象临场应变能力很强,正要称赞,方运突然望向广洲知府。

    方运道:“我写完这首《登鹳雀楼》之后,知府大人面无表情,看来是认为此诗不佳,瞧不起我张龙象。想必看出这诗中有瑕疵,还请知府大人指教。”

    广洲知府呆若木鸡。

    满场寂静,随后窃笑声连连,那位青年解元都低着头暗暗发笑。

    有几人甚至笑岔气,方运这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段太凌厉,别说广洲知府找不出这首诗的瑕疵,就连诗痴老人也不可能找出来。也就意味着,无论广洲知府说什么,之前对方运的挑拨离间都会成为笑话。

    广洲知府偷偷看向鹿门侯与苟葆。

    两位大学士同时拿起茶杯,低头饮茶,动作整齐划一。

    过了好一阵,广洲知府呵呵一笑。道:“珠江侯过誉了,下官哪里能找到您诗中的瑕疵,我看就算了。现在已经过了原本的写诗时间,不过事出有因,再加半刻钟,请诸位在半刻钟内写完奇诗,递交上来。珠江侯。希望您下一首诗能夺魁,拿到彩头。”

    方运微笑道:“当然,我张家之物,定当亲手拿回!”

    “好!”

    文会现场又恢复了平静,许多人快速写奇诗词。

    不多时,所有人交上诗词。

    广洲知府开始从上到下依次读诗,普通的读完就放在一边,若遇到好的诗词,则必然会请人评鉴。

    一开始的诗词都一般,但到了中期,开始出现二奇诗词。

    有的叠字加回文诗,有的是嵌字回文诗,甚至还出现了方运曾经写过的十字回文诗,在广洲知府拿起方运的诗页之前,已经有了九首二奇诗词,每一首都各有特点。

    在场的许多人原本大都中立,但亲见方运赠诗后,被方运折服,希望他能赢得魁首,颇为担忧。

    广洲知府拿着方运的诗页,并没有打开,而是微笑道:“众所周知,奇诗词相互叠加的话非常难,因为奇诗词格式特别,很难相融,而回文诗可以融合其他奇诗,现在,我就看看珠江侯的这首诗……”

    未等广洲知府说完,方运突然起身,然后向文会外走去。

    全场哗然,广洲知府忙道:“珠江侯,您这是做什么?”

    “记得把魁首的彩头送到军营之中本侯住处。”方运说完径直向外走去,不理会任何人。

    广洲知府勃然变色,道:“珠江侯,你未免太过于猖狂,未免太不把我等放在眼里!”

    方运冷哼一声,道:“本侯是不把你放在眼里!”

    “你……”广洲知府面色铁青。

    文会未结束便离开,这就是对文会主持者最大的轻蔑。

    场中的许多读书人惋惜地看向广洲知府,哪怕他以后能高升,文名也彻底毁了,稍微爱惜羽毛的读书人都不会与他亲近。一旦张龙象上了史书,史家人极可能会提及这位广洲知府,让他遗臭万年。

    等方运离开,广洲知府才压下怒气,道:“我来诵读珠江侯的大作!”

    “红帘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绿芜。

    空院小栏疏对影,俏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风髻围环玉,索络虫钗补露珠。

    风冷逼窗梧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广洲知府诵完立刻道:“这是一首七言律诗,的确有春天的意象,各方面没有出奇之处,诗意也没有可圈可点之处,无非是一位孤独的女子所见所感。不出意外,这应该是一首回文诗……嗯,这首诗果然可以倒读为回文,在下就朗诵一遍。”

    “孤楼倚梦寒灯隔,细雨梧窗逼冷风。

    珠露扑钗虫络索,玉环圆鬓凤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俏。影对疏栏小院空。

    芜绿引香浓冉冉,近黄昏月映帘红。”

    场中许多人一边点头,一边提笔记下,反复看了几遍,确认是一首回文七律。

    广洲知府眼中闪过一抹喜色,随后道:“以珠江侯之能,想必不会只写出一奇诗词。还请诸位鉴赏,看看是否还有其他奇特之处。”

    众人仔细揣摩。过了好一会儿,荀天凌面色一喜,但随后轻轻摇头,继续细看。

    一位老进士道:“我已经把这首诗传书给诗痴老人,他很快就会给出结果。”

    时间慢慢过去,突然,苟葆朗声道:“珠江侯果然与众不同,这的确不是一奇诗词,而是二奇诗词。”

    广洲知府脸上闪过失望之色。随后道:“请祺山侯大人鉴赏此诗。”

    苟葆道:“你把诗页转过来,让我一观。”

    广洲知府立刻转过诗页,让正文面向现场所有人。

    苟葆微微一笑,道:“我所料不错,张龙象耍了一个小花招,他并没有点出句读,而是以十四字为一列。写了四列,按照习惯,我们会自然而然认为是七言诗。不过,老夫重新点了句读,你再读一遍,大家必然会知晓。”

    旁边的下人立刻把苟葆刚刚写完的诗页递到台上。

    广洲知府一看。恍然恍然大悟,微笑道:“果然如此。”

    “红帘映月昏黄近,

    冉冉浓香引。

    绿芜空院小栏疏,

    对影俏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风髻围环玉,

    索络虫钗补。

    露珠风冷逼窗梧,

    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等广洲知府念完,许多人惊叫。

    “这是《虞美人》!这首七律。竟然能一字不动改成一首词!不愧是张鸣州啊,诗改词,乃是奇中之奇。两奇诗词中,这首必然排第一!”

    “的确,这是回文诗改词,同样是两奇诗词,远胜于之前的两奇诗词!”

    “怪不得珠江侯提前走人,原来是胜券在握。”

    “这下我放心了。”

    广洲知府脸上浮现一抹微笑,道:“珠江侯果然有大才,写出两奇诗词,不过,既然文会中有多首两奇诗词,不分上下,那就应该请在场的三位大学士评判,决定最终的魁首归属。”

    等广洲知府说完,在场的众人才恍然大悟,之前没人深想,可现在广洲知府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论那位荀天凌如何选择,鹿门侯与苟葆定然会联手,把张龙象从魁首的人选中排除。

    “好,那么有请三位大学士评判所有的两奇诗词。”

    苟葆与鹿门侯相视一眼,正要开口,荀天凌突然道:“请两位再仔细看这首奇诗词。”

    两人相视一眼,意识到不对,立刻仔细查看,很快明白过来。

    两位大学士的面色阴沉的可怕。

    “怎么回事?”广洲知府小心翼翼问。

    突然,之前请教诗痴老人的进士朗声道:“诗痴老人回复传书,这是三奇诗词!”

    “什么?”众人连连惊叫。

    荀天凌舌绽春雷道:“诗痴老人所言甚是,这的确是三奇诗词,七言律诗回文是一奇,律诗转词成《虞美人》是二奇,至于第三奇,则是《虞美人》若倒读,是一首新的《虞美人》,即是回文词!诗一奇,词一奇,诗转成词又一奇。”

    众多读书人急忙重新点句读重新读。

    “孤楼倚梦寒灯隔,

    细雨梧窗逼。

    冷风珠露补钗虫,

    络索玉环围髻风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俏,

    影对疏栏小。

    院空芜绿引香浓,

    冉冉近黄昏月映帘红。”

    “竟然是真的!”广洲知府面无血色。

    “论诗词之奇,珠江侯竟已胜过方虚圣半筹!”

    ps:推荐朋友妖夜的新书《不灭龙帝》,老作者,三本均定过万,真正的完本保证。

    骑最俊的马,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女人,杀最可恨的人。

    身怀绝世血脉,少年自北漠拉棺而来,他要在将世上神魔全部埋葬。

    撒弥天大谎,背一世骂名,万里独行,伴魔乱舞,他只为男儿一诺。

    跨千山万水,闯九天十地,斩尽天下英豪,他誓要归来,只因她仍守着孤城。

    :/8/862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