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69章 求战不得
    “若祺山侯是普通的大学士,我现在有十足的把握胜过他,但他成大学士超过二十年,更屡次与蛮族作战,经验远远超过我,不成大学士,我很难胜过他。祺山侯家族传承数百年,他手里的圣血或圣页等宝物也不少。”

    “想办法破开零丁洋的水族?实在太难,甚至于,蛮族希望我们与水族起冲突,这样孔圣文界的水族就可名正言顺攻城,到了那个时候,我会第一时间被楚王定罪。”

    只能沿着珠江北岸前行到广洲城,然后再从南岸折返来抵达珠江。蛮族既然调动水族阻拦,不可能仅仅是逼我们多走两三天路,极可能会在关键时候展开伏击。问题是,我周边区域了解并不多,对五大部落蛮族的了解同样有限,要先在珠城磨砺一两个月才行。”

    方运正想着,突然收到一封传。由于身份特殊,自从上路以来,几乎没有多少人主动联系自己,哪怕写了多首名诗后,也是以楚国之外的读人传居多。

    鸿雁凝聚成文字,悬浮在半空。

    方运略感诧异,因为传的不是别人,而是珠江军五军将军之一的中军将军张青枫张老翰林。一看

    这位张青枫是张龙象的远房亲戚,他已经年过八十,但却和张龙象是同辈。

    到达孔圣文界后,方运也打听了张青枫的事迹,由于张青枫早就出了珠江侯府的九族五服之外,哪怕张万空逆种也不会影响他,所以他在珠江军的地位很稳,一直牢牢掌握中军。

    而珠江军的中军,主要的使命便是护卫珠江军元帅,也就是珠江侯。

    张青枫与张万空关系极佳,但张万空被怀疑逆种、张龙象被抓后,张青枫就再也没与珠江侯府联系。倒是有一年张经安实在活不下去,去了张青枫在京城的粮铺要米面银钱,粮铺的人二话不说,双倍奉上。

    方运获得官印多日,这位张青枫老翰林还是第一次传。

    “珠江两岸危险重重,老夫自顾不暇,请君加倍小心。”

    短短一句话,让方运心中升起莫大的危机感。

    “张青枫此人以稳重老辣著称,我出狱这么久,张青枫能一直憋着不传不联系。但在今天突然憋不住了,意味着接下来的路程会比之前凶险百倍。我本来就怀疑蛮族会出手想法没错。鹿门侯虽然远比张青枫更加老辣,但他在北方统军,第一次南下到珠江,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和我相差无几,远不如张青枫理解更深。”

    “鹿门侯有祺山侯相助,或许已经意识到此行的危险。不过,祺山侯会对他推心置腹吗?两人关系虽然不错,但还算不上至交好友。更何况祺山侯很想我死!单凭这一点,祺山侯就未必会如实相告。鹿门侯乃是大学士。就算被蛮族围堵,逃是可以逃掉,但我不过是翰林,逃跑的机会小得多。”

    方运反复思索。始终不清楚蛮族会使用何种方式开战,也想了几个极其微小的可能,但大都被否定。毕竟蛮族不是人族,它们的智慧、动员力和合作的能力都有限,很难完成只有人族才能完成的事。

    “关键是孔圣文界的蛮族一共也只有三头大蛮王,而且只是蛮族的精神支柱,不能参与战争。历史上,任何亲自参与战斗的大蛮王,都会被人族各国大儒联手杀死。文界的人族大儒除了为出征的士兵使用壮行诗,几乎不出手,历史上只有几次出手的记录,而且仅仅是保护己方士兵撤退。”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孔圣文界需要蛮族磨砺人族,任何顶不住这些蛮族的国家都不配留在文界,所以每次蛮族侵略,各国都会全力抵抗。也正是有蛮族的威胁在,齐楚燕韩赵魏秦这七国才能屹立不倒,任何一位君王犯下大错或不理朝政,文武百官都会想方设法弥补。”

    “我们若被蛮族攻击,哪怕全军覆没,楚国大儒也未必会出面。其他大学士就算有心救助,也力有未逮。”

    “接下来,我要加快修习,尽早突破,晋升大学士。一旦晋升大学士,能驾驭武侯车,哪怕被多位蛮王围堵,也能战略撤退。”

    方运脑海中闪过数不清的念头,最终做出决定,安下心,为突破翰林成大学士而努力。

    大军抵达鹏城外,安营扎寨,方运想出营看看珠江出海口形成的零丁洋,但被鹿门侯阻挠,无法离开军营,只得继续修习。

    大军没有多加停留,清晨便沿着河岸十里外的道路前往广洲城。

    在临行前,方运听到各军各营各队从上到下层层严令,要求每个人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毕竟从这里到广洲城的路程有四百余里,蛮族极有可能再度出击。

    由于水族已经控制珠江,那江南的蛮族大军极可能会快速过江,展开偷袭。

    就在大军抵达鹏城与广洲城中间位置的时候,大量的蛮族在水族的帮助下,跨江而来,展开攻击。

    此次前来的蛮族从蛮民一直到蛮王皆有,总数超过四万,为首的还是蛮王熊狈与狼单。

    这一战双方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大战半个时辰后,方运发现己方呈现颓势,就算最后能挡住蛮族的攻势,也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鹿门侯,请准许本侯参战!”方运终于忍不住传音给鹿门侯。

    鹿门侯继续与蛮王激战,没有话。

    数十息后,方运深吸一口气,再度传音求战。

    鹿门侯充耳不闻。

    三息后,方运第三次求战。

    突然,鹿门侯的传音在方运耳边爆开,犹如群山崩散,落石滚动。

    “闭嘴!大战当前,岂容你喋喋不休?你若再说半句,本侯以扰乱军心为由,夺你珠江侯之位,镇封你文胆!”

    方运没想到自己一片好心,竟然换来如此羞辱,牙齿紧咬,死死盯着高空鹿门侯的背影。

    “我会让你后悔这些天的所作所为!”

    方运说完,到车厢内。

    过了半刻钟,鹿门侯的舌绽春雷在天空炸开。

    “鹿门军身陷囹圄,请苟兄相助!”

    随后,一个苍老但有力的声音从百里之外传来。

    “鹿门侯莫慌,老夫这就大开城门,调集城中甲牛车蛟马车前去接应!”

    (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