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67章 大儒威胁
    这辆马车原本是楚国王宫的座驾,被方运在出狱的时候据为己有,内部十分宽敞。

    黑衣老者在对面坐下,掀开帽子,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容。

    在圣院,方运已经看烦了雷廷真这张面孔,在圣院众议等许多地方,雷廷真屡次反对打压自己,丝毫不顾及堂堂大儒的身份。

    现在突然出现在孔圣文界,方运倍感怪异。

    “不知雷先生有何指教?”方运紧紧盯着雷廷真的双目。

    这位苍老的大儒面色红润,气息悠长,但是在他的双眼中,方运看到了少许极细的血丝,这在正常的大儒身上很难见到,说明雷廷真不是身体有伤便是圣道出了问题。

    “外放你的才气。”雷廷真说着,自身的文胆之力向外扩散,笼罩整座马车。

    方运继续盯着雷廷真的双目,一言不发,目光中闪烁着不屈的斗志。

    雷廷真微微一笑,道:“老夫并无恶意,只是送你一场福报,扶你上圣道之路而已。取你一缕才气,只为验明正身。”

    方运皱起眉头,外放才气,然后继续盯着雷廷真。

    一缕橙光飞出,快速消散,雷廷真伸手一抓,无形的力量包裹方运的才气,然后闭上双目,细细体会。

    许久之后,雷廷真点头道:“不错,并非圣元大陆之人的才气,也与我见过之人的才气完全不同,而且与你在十余年前的才气性质如出一辙。”

    雷廷真说着,从袖口中拿出一支笔筒。

    方运认不出这支笔筒,但推断出这支笔筒是张龙象常年使用,沾染了张龙象的才气气息。

    方运心中冷冷一笑,别说雷廷真。哪怕是宗圣亲至,都无法察觉,孔圣亲的易传一直在发挥作用,哪怕自己说漏嘴说错话,易传都能掩盖,甚至能直接改变雷廷真的感知。

    “雷大儒之名。在下早有耳闻,只是,大儒亲至,有何贵干?若是取张某性命,未免大材小用了。”方运的语气中带着少许敌意。

    雷廷真哈哈大笑,道:“老夫说过,是要送你一场大福报。老夫问你,你可愿洗刷污名免遭迫害?可愿由珠江侯成为珠江公?可愿报复曾经对你张家落井下石之辈?”

    方运冷哼道:“当然!莫非先生是要助我?不过,哪怕前辈是圣元大陆大儒。也难以左右楚国!”

    雷廷真淡然一笑,道:“老夫自然不能左右楚王,但我们雷家、宗家、谷家、龙族和其他力量合力,足以做到!”

    “在下很好奇,雷先生为何要助我?”方运隐隐猜到一个可能。一

    “很简单,你只要在一次文会上文压方运,你便可以获得梦寐以求的一切!”雷廷真昂然道。

    方运一愣,恍然大悟。之前想不通的一切瞬间贯通,随后感到既可笑又荒谬。

    让自己文压自己?

    “这”方运露出疑惑之色。

    雷廷真很满意方运的反应。道:“方运是谁,我不用多说。我们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你现在只是翰林,就算晋升大学士,在楚王面前也毫无用处。当然,晋升大儒便不同了。不过,前提是你能活到晋升大儒。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或者被楚王与文武百官逼死,或者得到我们的相助。完成你的愿望,展开复仇!”

    “我不相信天上掉的饼,也不相信你画的饼。更何况,方虚圣何等人物,我岂能文压他?雷先生请吧,不过您放心,此事我绝不会泄漏。否则的话,不等楚王动手,你们也会取我性命。”方运道。

    雷廷真微笑道:“珠江侯言重了,我们怎会杀你。事情咱们一件一件谈,我带着善意和宝物而来,并非画饼,请珠江侯过目。”

    雷廷真说着,把另一只袖中的含湖贝递给方运。

    方运半信半疑地接过那含湖贝,引动才气,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两眼瞬间瞪大,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雷廷真笑意更浓。

    “那箱子之中,可是传说中的半圣衣冠?”方运万万没想到宗雷两家竟然舍得这等宝物。

    雷廷真微笑道:“这是西海龙宫当年得到的一套半圣衣冠,而且是陶圣陶渊明之物,穿戴此半圣衣冠,不仅能使用少许圣力,还因为陶圣乃是诗词圣手,所有的战诗词的力量都会倍增!”

    方运沉默着。

    雷廷真继续道:“这半圣衣冠至少要大儒才能使用,我们之所以拿出来,是为展现我们的诚意。西海龙宫保证,只要你与方运文比诗词,这半圣衣冠就借给你,一直到你去世为止。”

    方运轻哼一声,道:“这半圣衣冠既然是借而不是赠予,那里面的大儒文宝‘武侯车’、三件大学士文宝、二十张圣页、三滴半圣之血、五锭龙血墨、一枚生身果和一枚延寿果,都只是借我吗?”

    “半圣衣冠乃是圣道宝物,足以让大儒发挥接近半圣的力量,自然不能随便赠予你。至于其余之物,皆可相赠!只要你答应与方运一较高下,其余所有宝物都是你的!”

    “我不相信天底下有如此便宜的事。只要与方运文比一场,就算故意输掉,也能得到这些宝物。”方运道。

    雷廷真微微一笑,眼中闪烁着寒光,道:“你不敢!你必须全力以赴!你以为你现在还有退路可选吗?你若是故意输掉,或者不在文比中竭尽全力,那么我们会把你千刀万剐,然后诛你九族!”

    方运呵呵一笑,道:“雷大儒请吧!我张龙象在狱中十年,饱受折磨,即便如此也不曾向谁低头,你要诛我九族,尽管诛好了!”

    “哈哈”雷廷真大笑道,“不愧是十年磨一剑的张鸣州,有胆气!若不是这种胆气,你也写不出那几篇名作。威胁之言,只是老夫的戏言,我们之所以舍得给你宝物,一是因为我们相信你张鸣州的气节,一旦答应绝不会胡乱应付,至于第二,便是因为我们有绝对的力量,欺骗我们的下场远远比被楚王杀死更惨!”

    “让我再考虑考虑吧。”方运露出疲倦之色。

    “张鸣州,你我都是聪明人,我们已经把你的身世和这些日子的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你现在,无路可选!你若真有其他选择,老夫也会先斩断那条路,再与你见面!”

    雷廷真傲然看着方运

    (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