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61章 诗痴老人
    星河倒泻,万家灯火,今夜的赣州城比往常更加热闹。

    知府衙门的宴会上,众人正研读《题鹿门军》,韦长弦突然长叹道:“诸位,莫要中了逆种的奸计啊!”

    “哦?韦将军此言怎讲?”一个老举人立刻舌绽春雷,看似质问,实则在帮助韦长弦。

    韦长弦清了清嗓子,道:“张龙象虽无逆种证据,但张万空却至今不归,怕是畏罪潜逃,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此次鹿门军南下,每次妖蛮出动,张龙象都能提前察觉,他一个翰林,如何与我人族的两位大学士比?更何况,我们之中有一位荀子世家的高才。”

    众人纷纷点头,许多人望向荀天凌。

    荀天凌四十出头,浓眉方脸,鼻直口阔,面容刚毅,相貌英伟。他坐在那里,已经用纸笔写下《题鹿门军》,低头思索,一言不发。

    韦长弦暗暗松了口气,既然荀天凌不开口,就说明他绝不会参与楚国内政,自己便不用顾虑太多。

    “鹿门军此次南下,集楚国人力物力,只为夺取莲山关。而现在,遭遇蛮王骚扰,形势危急,那毕竟是蛮王,不是什么土鸡瓦狗!军中的每一人都知道,我们都可能死在蛮王的手中!但是,为了振奋军心,为了向楚国百姓、向楚王展现我们的信心,所以才会参与这场晚宴!可是到了张龙象嘴里,却变成了听歌观舞、游山玩水,他为何如此恶毒?明明是在栽赃陷害,状如逆种!”

    “这么说倒也在理。”那老举人附和道。

    “何止在理,我甚至怀疑,张龙象作这首诗,就是为了打压我军军心!”

    许多人轻轻点头。

    “元帅大人,请严惩张龙象,此人留不得!”韦长弦立刻转身向鹿门侯施礼。

    宴会鸦雀无声,众人都望向鹿门侯。

    鹿门侯微微一笑,道:“龙象有才。本是喜事,只是涉嫌逆种,有待商榷。我相信目前为止珠江侯还未逆种。与其说他是攻击,不如说是发牢骚,最多是想报仇而已。”

    众人心中一凛,这鹿门侯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张龙象为什么报仇?向谁报仇?自然不仅仅是向鹿门侯或苟葆,更要向楚王报仇!

    “末将以为,不重惩张龙象此人,不足以定军心!”韦长弦大声道。

    鹿门侯不悦道:“此事打住,休要再提,现在是宴会。若是为了这等事与张龙象计较。我们岂不与他一样是心胸狭隘的小人?”

    “大人肚里能撑船,末将佩服,末将知错。”韦长弦立刻后退。

    军中武将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叹怪不得韦长弦深受鹿门侯宠信,短短几句话,把张龙象贬到泥里,把鹿门侯捧到天上。

    “那么,宴会继续……”赣州知府话未说完,又一道舌绽春雷的声音响起。

    “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

    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

    天地众圣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

    出师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灯更细看。”

    此诗一出,满场皆惊。

    荀天凌更是快速书写全诗,然后看着诗文喃喃自语:“位卑未敢忘忧国,位卑未敢忘忧国,难得!难得啊!单凭此句,镇国有望!”

    赣州知府眼珠一转,叹息道:“无论珠江侯是否涉嫌逆种。都与诗文无关。既然宴会形似文会,本官也曾邀请过珠江侯,那此诗就算是在我赣州宴会所作。何人点评?”

    鹿门军众将领面色微变,韦长弦更是在心里大骂,之前赣州知府邀请被拒,一言不发,显然是知道轻重,可现在突然连续出现两首好诗,宴会的意义必然不同,若能抓住这个机会,赣州知府极可能因此名声大噪。

    一位老进士立刻道:“老朽极爱此诗,还望知府大人给老朽一个机会。”

    韦长弦一看那老进士,更加愤怒,那位老进士人送外号诗痴,早年天纵奇才,因为极为喜爱诗词,结果耽误科举,年过四十才中进士,之后便完全放弃儒家圣道,专心研究诗词。

    诗痴老人虽然年过九十,但身体依旧硬朗,他自己曾说,不见文界出传世,绝不含笑入九泉。

    孔圣文界之中,创作鸣州诗词最多之人便是这位诗痴老人,足足创作了十一首鸣州诗词。

    早年诗痴老人的志向是成为孔圣文界第一个作出镇国诗词的人,可惜一直难以完成,后来两界山大战,他改变志向,要为人族作一首传世战诗词。

    韦长弦本想阻止鉴赏此诗,但诗痴老人一出面,他只能闭上嘴,诗痴老人的名头太大,他的弟子遍布楚国,甚至有两位大学士,连几位大儒见到他都施弟子礼。

    鹿门军将领相互看了看,最后都轻轻摇头。

    “请诗痴老人鉴赏此诗!”赣州知府立刻亲自过去,把诗痴老人扶到宴会场地最前面。

    诗痴老人站在原地,抬头望着夜空,许久不言,宴会众人静静等待,越等越好奇。

    过了许久,诗痴老人才长叹一声,微笑道:“老朽许久未曾在文界读到此等好诗,不免有些踟躇,难以开口,诸位见谅。”

    众人立刻报以微笑,不仅不为等待生气,反而更加期望诗痴老人点评。

    “按照惯例,老夫先解诗表义,后解其深意。”

    诗痴老人说完,扫视全场,缓缓道:“此诗八句四联,首联‘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简单易懂,诗人生病削瘦,以致于头上的帽子显得宽大,孤零零一个人在远离家乡之处的江岸。‘纱帽宽’十分形象,而‘孤臣’与‘万里’两词,一为极少,一为极远,并列于此,更显深刻。”

    “颔联‘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之句,堪称佳句惊城。哪怕现在张龙象现在只是孤臣一人,被楚国上下认定地位卑下,也不敢忘记忧国忧民,至于他是否是逆种,应该等他死后才能盖棺定论。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道尽他十年与近日的心酸,不论他身份,只论诗词,字句之精准、文意之凝练、情感之饱满,堪比方虚圣那句‘每逢佳节倍思亲’。老夫研读诗词数十年,只说一句题外话,能写出‘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诗人,哪怕撕裂他的血肉、砸碎他的骨头、焚毁他的残躯,也绝不会叛国,绝不会逆种!诗词见人心!从今日起,但凡有关张龙象与逆种之事,老朽绝不再言真伪,只说一句‘事定犹须待阖棺’!”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