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54章 得寸进尺
    在场的士兵脸上浮现怪异的笑意,毫无疑问,军中第一人便是大学士鹿门侯,而第二人自然是这位珠江侯,可现在鹿门侯商讨大事不仅不通知珠江侯,甚至还不让方运参与,这几乎是一种羞辱。

    “鹿门侯未免太过分了!”方运立刻仿照张龙象的性子发作。

    韦长弦依旧面带微笑,道:“张侯爷错怪我家元帅了,我家元帅知道将军刚刚出狱,多年不掌兵,一旦在军议中出丑,反而不美。我看,等到了珠城之后,您重新带兵,熟悉之后再参加军议不迟。”

    方运道:“我有要事禀报鹿门侯。”

    一些老兵微微一愣,方运毕竟也是堂堂珠江侯,竟然用“禀报”二字,显然已经摆出了足够低的姿态,看得出这位张龙象比传闻中好许多。

    韦长弦微笑道:“张侯爷,不是在下不想带您去,而是实在不便带您去。不如这样,您再等等,等军议结束再说?”

    “我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现在又让我等?我身为珠江侯、军中翰林,难道没有资格参与议事?”方运盯着韦长弦的双目反问。

    “您……或许真没有这个资格。”韦长弦脸上的笑容不减。

    “不要欺人太甚!”方运怒目圆睁,须发飘荡,缕缕白发在夜晚极为醒目。

    韦长弦笑道:“张侯爷您千万别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下官可是千古罪人。这么说吧,有些事有些话您心知肚明,再纠缠下去,万一我说漏嘴,还会惹您不高兴。我看,您干脆回去吧。”

    “圣元大陆的方虚圣曾经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身为一国侯爷,讨伐妖蛮,怎能置身事外!”方运怒道。

    韦长弦微笑道:“我看,您应该如方虚圣所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您留在车厢里,就已经算是立功了!”

    几个士兵轻笑起来,觉得十分痛快。

    方运深吸一口气,道:“很好。这件事,我张龙象记下了!回去告诉鹿门侯。妖蛮极可能在我们抵达珠城前展开偷袭,请他提早防备!”说完转身就走。

    韦长弦笑道:“原来是这等‘军国大事’!早在出发前,张侯爷就对我等说过,一路南下,蛮族必然会出兵骚扰,军中早早就在数十里外派出斥候!以后这种‘大’事,就不劳张侯爷费心!”

    许多士兵笑起来,看向方运的背影更加轻蔑。

    方运冷哼一声,若仅仅是“出兵骚扰”。自己还不至于亲自出面,不过已经提醒,万一鹿门军有所损失,那也怪不得自己。只要珠江军安然无恙。这第九山的考验就不会有问题。

    “好自为之!”方运抛下一句话便走远。

    回到车厢,方运继续读书。

    凌晨一点,正是常人睡眠最深的时候,方运正在翻阅一位大儒的《春秋考》。突然猛地抬头,舌绽春雷。

    “敌袭!”

    方运之言如春雷当空炸响,在军营之中反复回荡。

    “妖蛮小儿!”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军中大帐中出现。声音比方运的更大。

    随后,不远处传来蹩脚的人族语:“哈哈哈……人族果然有奇才,我等已经如此小心,还是被你们发现,既然如此,那就无需隐藏了。杀!”

    方运快步迈出车厢,脚踏平步青云上升,张龙象也是一任状元,所以有平步青云。

    在漆黑的夜里,方运看到,自东南方数里外的树林中,有大量妖蛮穿行,领头的竟然是一头蛮王,蛮侯超过二十,但看不清具体有多少,除此之外,有数百蛮帅和数千蛮将。

    蛮族来势汹汹,不过数千,却有万军冲阵之势。

    在看到那头蛮王的时候,方运就知道,鹿门侯派出的斥候已经被轻易解决,若不是三境文胆警示,自己也很难发觉。

    方运一言不发,开始提笔书写唤兵战诗《踏连营》。前些天,他前往圣庙假模假样地学习了众多战诗词,毕竟张龙象在狱中不可能学到翰林战诗词和新的传世诗词。

    方运没有调动文心奋笔疾书,只用普通的速度书写,眼看就要完成最后一个字,一个雷鸣传音在耳旁响起,生生震断这首战诗的写作。

    “区区一头蛮王而已,老夫自有退敌之策。龙象贤侄,依老夫之见,你还是坐镇荆南军,养精蓄锐。等蛮族冲到你周身百丈之内,再出手不迟。长弦你已经见过,我委任他稳住荆南军,希望你与长弦联手,不要让老夫失望,不要辱没了历代珠江侯的英明!”

    方运立于平步青云之上,死死咬着牙,以至于两颊和太阳穴的起伏清晰可见。

    方运扭头向南望去,就见一位青衣老者脚踏白云,自中军大帐向前方飞去。

    “老匹夫!”方运脱口而出,一点都不在乎鹿门侯能不能听到。

    之前方运的生气是半真半假,因为要模仿张龙象,但这次,方运真正怒了。

    大敌当前,自己一个翰林参战足以抵得上近万士兵,至少能让人族减少上千死伤,可鹿门侯不仅不让自己出击,反而还派韦长弦监视自己。

    若是张龙象真有逆种的证据,鹿门侯处处防备,方运绝不会生气,可明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自己是逆种,明明是自己抢先提醒众人立功,鹿门侯如此做,委实太过分了。

    方运深吸一口气,缓缓下降,现在是战时,一旦自己违反军令,鹿门侯必然敢杀自己,自己就算逃过这一劫,也会被认定为叛国逆种,第九山之行,必然失败。

    方运站在马车前,一动不动,只能看着周围的士兵忙忙碌碌。

    不多时,之前见过面的韦长弦带着一队士兵前来。

    “张侯爷,还请您不要妄动,与我一起坐镇此地。”韦长弦继续微笑,但眼睛里却隐隐闪着寒光。

    方运冷笑一声,道:“大战之中,让一位翰林和一位进士闲谈,愚不可及!”

    “翰林在元帅面前,不过一剑而已!至于您的提醒,或许打乱了元帅的布局也说不定,算不得什么功劳。”韦长弦说着,微笑的面庞越发阴柔。

    “今夜若大军损失惨重,我必当参鹿门侯一本。”方运道。

    “那要楚王看您的奏章才算数!更何况,您前半夜刚说妖蛮偷袭,后半夜妖蛮真的偷袭,莫非冥冥中有什么联系?说不定您在重复当年做过的逆种之事……唉呀,下官失言,失言!”韦长弦立刻认错。

    方运眼中怒意萦绕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