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47章 读书的作用(十四)
    “睡觉去吧,最多还能睡一个时辰。”方运道。

    张经安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方运继续读书。

    方运这些天一直在精读儒家经典,因为马上就要晋升大学士,要尽快决定第一座文台的性质。

    就目前看来,儒家类文台最适合自己,以后就算形成其他文台,也不至于冲突。

    众圣经典方运已经可以倒背如流,每一本都看了成百上千遍,了如指掌。

    不过,方运心中有所遗憾,因为若想真正理解一本儒家经典,最好的方式就是阅读经典原本,可自己文位太低,过早阅读半圣经典反而有害无益。

    除了阅读半圣经文的原文,了解儒家经典最好的途径便是著名的“石经”,可惜人族目前只有两套石经,而且每一套石经都残缺不全。

    没有完整的石经,各国都不能用“太学”这个名字,只能改称学宫,圣院太学也改称为崇文院。

    得不到石经,方运没有气馁,因为即便成大学士或大儒再开始研读石经也不迟,于是着重阅读所有大儒对儒家经典的注疏,学习大儒对众圣经典的训诂和解读。

    这些天,方运主要学习孔圣文界的大儒或大学士对众圣经典的注疏。

    方运看得十分认真,翻页也很慢,每看一句话,脑海中就会浮现数不清的文字,都是有关这句话的注解训诂,更好理解众圣经典的原文。

    “我……我想读书。”张经安的声音在书房中响起。

    方运充耳不闻,继续读书。

    “我要读书!”张经安起身,盯着方运的面庞。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方运一半脸上有温润的光芒,另一半脸则有淡淡的阴影。

    方运依旧不说话。

    张经安大声道:“我要读书!”

    方运翻页,头也不抬。

    “我说,我要读书!”张经安再一次提高声音。

    “无礼无状之徒!滚!”方运一甩长袖,狂风骤起,卷着张经安冲出门外。

    哐当!哐当!

    书房的门打开又关闭。

    张经安突然冲到门边。猛地推门,可发现打不开门,只能疯狂捶打。同时大骂。

    “张龙象!你这个骗子!你说我可以读书,你说我可以上学堂,你根本就在骗我!”

    “你故意逼我去军营,逼我当亭长。逼我去挑粪,用不了多久,你也会逼我去要饭!你根本不是我爹!你就是一个逆种!你就是想折磨我!”

    “呜……呜呜……”张经安趴在门上大哭起来。

    “我娘等了你那么多年,你做了什么?我有什么错?我只是个孩子!我有什么错?”

    “你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你有本事杀了苟葆那个老畜生啊!你有本事对付那些打我的人啊!你有本事去折腾楚王啊!你什么都不是!你什么都做不到,你只会欺负我!呜呜……”

    张经安的哭声更大。

    方运始终不为所动,连翻页的时间间隔都相差无几。

    慢慢地。张经安的哭泣声降低。最后没了声息。

    许久,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手指落在木门之上,声音悠扬清脆。

    “孩儿有事不明,求见爹爹。”张经安的声音从门缝中传到书房。

    “进来吧。”方运再一次放下书,看向门口。

    张经安再一次走进书房,面向方运弯腰作揖。

    “见过爹爹。”张经安见礼完抬起头,双眼红肿,面无表情,似乎被冻得麻木。

    “坐吧。”方运神态淡然。

    “谢过爹爹。”张经安一本正经坐在椅子上。腰身挺直,坐姿优雅,与方才完全不同,只是红肿的双眼有些煞风景。

    方运看着张经安,一言不发。

    “孩儿有一事不明,您让我进军营,当文官,又当倾脚头,难道不是为了让我读书吗?”张经安问。

    “不,这是你的选择。”方运道。

    张经安摇摇头。道:“一开始我也这般想,但事后反复思考,我的一切选择,都在您的控制之下。”

    “你错了,不是你的选择在我的控制之下,而是你的选择太少。”方运道。

    “孩儿愚钝,请父亲大人赐教。”张经安谦虚地稍稍低头。

    方运起身,走到窗边,背负双手,望着窗外。

    “你认为,读书的用处是什么?”方运问。

    张经安立刻道:“读书是实现志向的最好方式。”

    “换一种说法。”方运淡然道。

    张经安脸上闪过一丝细微的尴尬,道:“正如圣元大陆方虚圣所写的那首《劝学诗》,金银财宝,高官权位,美人豪宅,只要读书就有可能得到。”

    “你还是不懂。”方运依旧背对着张经安。

    张经安起身,向方运弯腰行礼,道:“请爹爹赐教。”

    “你可以选谁当你的爹娘、选何时出生吗?”

    “不能。”

    “你在呱呱坠地后,可以选吃什么做什么吗?”

    “不能。”

    “你牙牙学语时,可以选学什么话吗?”

    “不能。”

    “你上学的学堂,是你选的吗?”

    “不是。”

    “你学习的书本,是你选的吗?”

    “不是。”

    “那这些是谁帮你选的?”

    “是爹娘,是先生。”张经安认真回答。

    “你为什么不自己选?”

    “孩儿做不到。”

    “你喜欢这些选择吗?”方运问。

    “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只是有时候会心生反感,没人愿意当提线木偶。”

    “你很想自己做出选择,对吧?”方运问。

    “我想人人都愿意自己决定。”张经安中气十足,认为自己说的有道理。

    “所以,你在认真读书和不认真读书之间,选择了不认真读书?所以,你在读书和不读书之间,选择了不读书?”方运道。

    张经安一愣,辩解道:“孩儿说过,当年事情复杂,孩儿也是无奈,毕竟当时孩儿年少无知,若是换成今日,定然不会畏惧他们,坚持读书!”

    “无论说什么,你都无法否定一件事,你做出了最错误的选择!”方运道。

    “父亲说的是。”张经安无言以对。

    “你说我在操控你,但若是没有我,你现在就算十八岁成年,进了军营,结果如何?”方运问。

    “没有文位,哪怕再能杀敌,无非是成为伍长或什长,连队长都当不上,更何况军官。”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