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39章 读书的作用(六)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山林的夜晚静悄悄,只有木柴燃烧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

    全军已经睡下。

    张经安睫毛动了动,睁开眼睛。

    “醒了?去外面说。”一旁的方运说完,起身走出营帐。

    张经安皱起眉头,起身向外走。

    方运坐在一处篝火前,张经安在对面坐下。

    熊熊的篝火两侧,父子二人隔着木柴与火光对视。

    “你昏倒之前的话,我听到了。”方运道。

    张经安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咬牙道:“那又怎么样?我早就怀疑,你一定是故意害我,故意把我引入军营,故意让我吃苦,故意逼我走,然后把我逼进学堂!”

    方运却好似没听到,自顾自道:“你选择当将军,你失败了,而我在短短十数天,已经当上队正。不过,你既然说不想当将军,不想当兵,我不反对。那么,除了当将军,你还想做什么?我必须在前往珠江军大营之前,把你安排好。”

    张经安呵呵一笑,道:“我想你给我一大笔黄金,混吃等死!”

    方运微微一笑,看向张经安的目光如同掠食的凶兽。

    “你很清楚,张家不养废物!”

    张经安冷哼一声,无言以对。张家不是没出过纨绔子弟,但要么被那一代的珠江侯生生打残,要么从张家除名,最惨的直接被带到战场上与妖蛮战斗最后被杀。

    “既然当不上将军,那我便要当文官!”张经安认真道。

    “今夜休息,明天回城。”方运道。

    张经安讥笑道:“你不会和这次一样,让我吃苦受累然后逼我放弃吧?”

    “你小看我了。”方运说完起身,走了几步又道,“如果你当不成文官。以后我给你选行当!”

    张经安看着方运的背影,和多日前比,目光少了一些稚嫩。多了一种坚硬的力量。

    第二天,方运领着张经安回到荆州城,在珠江侯府逗留片刻,便直接去荆州府衙。

    清晨的府衙门口十分安静。门口的衙役都懒洋洋地站立。

    方运下了马车,直截了当对门卫道:“你进去通报,就说珠江侯张龙象拜见乔知府,若乔知府不见,我就砸了这荆州府衙的门庭!”

    “请侯爷稍等。”门卫无奈地离开。

    不多时,门卫出来。道:“知府大人请侯爷进偏房稍候。大人手头有要事处理,一刻钟后便会见您。”

    方运笑了笑,知道这是乔知府故意晾着自己,但最终会见面,这便是一种妥协,哪怕被人传出去会见逆种,也有说辞。

    “走吧。”方运看了张经安一眼,进入府衙的偏房,喝着茶水。闭目养神。

    张经安则坐不住,四处打量。

    过了整整两刻钟,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

    “对不住,对不住啊!本官忙于政务,实在脱不开身,珠江侯勿怪,勿怪啊。”一个国字脸的翰林笑着走进来。

    方运甚至都不起身,懒洋洋坐在椅子上,道:“乔兄,当年你我也算是文友。我此番出狱,你连我侯府的门都不进,看来是忘了当年的情分。”

    乔知府面不改色,微笑道:“龙象啊,你是明白人,我也是明白人,有些话我不用说,天下皆知。我不是不想进珠江侯府的大门,是不能进啊。”

    方运道:“我也不与你废话,来这里就是请你帮个小忙。我这不成器的儿子要当大官,你看着给他安排个职位。”

    乔知府并没有立即回答,好像在侧耳倾听什么,随后看了看张经安,点头微笑道:“令郎天庭饱满,双目有神,定然聪明伶俐。可惜,有品级的‘官’至少是童生才能担任,若本官未记错,令郎还只是白丁?”

    张经安脸上闪过一抹羞恼,不悦地看着方运。

    “没办法,你也知道我被囚禁十年,不日将被派往珠江军驻地,临走前,我想顺着犬子的志向为他铺好一条路。他不想参与科举,又想当官,我就求到你这里来了。”方运道。

    乔知府微微一笑,道:“没有文位倒是也能当官,而且能走到高位,足以让百官忌惮。”

    “真的有?”张经安好奇地问。

    乔知府轻轻点头,道:“是有。”

    “我能当吗?”张经安问。

    “能!”乔知府回答。

    “好,那我就当你说的官!”张经安高兴起来,心道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好,那请小侯爷定个日子,我联系宫里,给你去势!”乔知府说完,笑眯眯地看着张经安的裆部。

    张经安只觉下身有阴风吹过,本能地伸手捂住。

    “小爷不当宦官!”张经安气急败坏道。

    乔知府无奈道:“那就没办法了。当然,你当不了官,可以当吏员,也可以当里长或更高的亭长,这在百姓眼里,都是小官。”

    张经安心中思索,吏员就是在衙门当差的人,说是官吏,实则很苦,谁都清楚。里长能管一百户人家,而一个亭长管十里也就是千户人家,权势并不小。

    张经安偷偷看了一眼方运,发现他竟然面带微笑,冷哼一声,道:“我当亭长!我就不信我当不好。”

    乔知府微笑看向方运,道:“侯爷,请您立下保荐书,若没有您的保举,下官可不敢让令郎担任亭长。”

    “你确定要当亭长?荆州府富庶,人口众多,一户平均不下十人,也就是说你至少要管理万人。”方运道。

    张经安道:“我知道你想让我失败,以此来证明我不读书什么都做不到,但我就要当亭长,我要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好。那我也当亭长,与你的治下相邻。乔知府,请任命我们两人吧。”方运微笑道。

    乔知府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随后手握官印,传书给楚王,同时与方运父子聊天拖延时间。

    不多时,乔知府露出笑脸,帮两人办理好任命文书。

    临近中午,父子两人走出县衙,手里各持一张文书。

    方运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书,现在自己就是“江津街”的亭长,江津街主街以及附近街道近两千户人家都归自己管。

    方运看了看张经安,他负责的是“武德街”,与江津街并行。

    两条街都是荆州城内的繁华街道,既有商铺又有住家,鱼龙混杂,极为复杂。

    每条街所辖常住人口就超过两万,流动人口也起码有一万。

    “从今日起,我便是张亭长了!”张经安得意洋洋,新官上任,好似全然忘了军营的痛苦经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