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30章 剑镇苟家
    方运迈过正堂的门槛,立于台阶之上,昂首俯视庭院中心的苟植。

    苟植站在鹅卵石道路的中间,冷漠地看着方运。

    周围的人纷纷向四周后退,一些胆小的家丁甚至躲在两侧的圆拱门之后,只露出半个身子偷看。

    微凉的秋风掠过庭院,金黄色的菊花随风轻动,沙沙作响。

    张经安双唇紧紧抿着,脸上血色尽消,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苟植,可眉宇间却积郁着化不开的憎恨。

    张经安紧紧握着小拳头,低声道:“你要是能胜过这条小狗,我就叫你爹!”

    “看来当你爹挺容易。”

    方运似乎以张龙象的身份自嘲一笑,拾阶而下。

    一步。

    方运双目徐徐睁大,双眼好似已经把整个世界纳入其中,仿佛他只要一眨眼,这片天地就会毁灭。

    苟植看着“张龙象”,只觉前方升起一面万丈山峰,俯视世间,执掌苍穹,自己竟卑微如蝼蚁。

    两步。

    方运的鞋落在第二阶台阶,周身天地元气涌动,劲风把翰林袍撑得鼓鼓胀胀,头发在风中起伏。

    苟植只觉呼吸困难,隐隐感觉方运所在之处,便是完全独立的一界,他乃一方世界之主,王命所在,莫敢不从。

    苟植完全无法理解内心为何会升起这种念头,无法想象这位当年和自己相差不多的进士,为何今日能显现出比楚王都更加高贵的气息、比大儒更浩瀚的威严。

    在场的苟家好友家丁同样难以置信看着方运,柴松与向澜面露惊色,之前早知道张龙象颇为勇武,有大将之风,可现在大将之风已经不足以形容张龙象,他简直如人间的帝王一般!

    第三步,方运落在最后一级台阶,身体稍稍前倾了头发丝那么短的距离,但所有人都感觉。有一座大山正在倾斜,要把整座苟家砸入深渊。

    苟植动了,他的右脚上前半步。

    在那些家丁眼里,这是苟植准备战斗的前兆。说明苟植没有被方运的气势压倒,要跟方运对峙。

    但是,老辣的柴松与向澜两位翰林却暗道不妙。

    人的言行往往受本能和内心的真实状况影响。

    苟植不是左撇子,他如果要进攻,本能应该是迈出左腿。然后以左腿为支点,利用右腿攻击,虽然读书人攻击不用近战,但这是正常人的本能,是人类没获得才气前便具有的本能。

    先迈出右脚,身体重心前移,这种状态下,要么用左腿发力进行攻击,要么用右脚发力后退!

    “你……”方运看着苟植,露出淡漠的笑容。“还差太多!”

    方运的左脚离开台阶,落在地上,激起堪称完美的环状尘土。

    在这一刹那,方运双眼中倒映的世界破裂,一道无上的意志要毁灭这片天地!

    苟植身体猛地后退,同时张口,一把银亮的光芒从口中喷发出来,唇红齿白,银光如月,瞬间成为最美又最凶险的风景。

    突然。所有人都发现,那道银光在飞驰的过程中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因为,此地升朝阳。伴有龙吟啸!

    浩荡金光自方运口中飞出,夺秋菊之盛放,掩银光之清冷,让庭院内万物仰望。

    啪……

    众人只听一声碎响,眼前仿佛见到大日降临、镇压明月的场面,明月碎成乱星银点。方运那明亮的真龙古剑却毫发无损地飞临苟植的眉心。

    一道伟力直透苟植的文宫。

    苟植双目呆滞,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眉心有一点殷红。

    方运收回真龙古剑,回到正厅中,抓起珠江军大旗与祺山军大旗,然后把珠江军大旗推到张经安面前。

    “还愣着干什么?回家。”方运道。

    “啊?”张经安一脸茫然,至今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明明只有一招!

    明明只是一刹那!

    怎可能分出胜负?

    对方可是楚国小八俊之首啊!

    方运提着祺山军大旗迈步向前走,张经安则扛着珠江军大旗,迷迷糊糊跟在后面。

    苟家众人瑟瑟发抖。

    柴松与向澜两位翰林目瞪口呆,与张经安一样茫然,他们所学所知的一切,都无法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

    哪怕是大学士中,能一剑粉碎巅峰翰林的唇枪舌剑的也极少!

    苟寒看着父亲,喃喃自语:“爹,你怎么了?继续出手啊?刚才一定是假的,您的唇枪舌剑肯定还在,出手啊!就算没了唇枪舌剑,也还有战诗词,还有文宝啊!爹!爹!”

    方运从苟植的身边漫步走过,秋风吹动,两人衣衫与头发轻飘。

    “告辞。”方运道。

    “你……”苟植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神色,目光又疑惑又惊惧,突然身体前倾,重重倒下,一连串清脆的开裂声从他的眉心爆响,声传数十里。

    文宫崩碎。

    鲜血汩汩从苟植的口中涌出。

    “爹!”苟寒大叫着冲过去。

    方运走到庭院门口,突然回头,看向柴松。

    柴松只觉被天敌盯住一般,仿佛小兽置于虎口之下,本能口吐唇枪舌剑进行防御。

    一道金光闪过,把他的唇枪舌剑与左臂连带肩膀全部斩断。

    真龙古剑再度回返,而柴松却惨叫着倒在地上,右手捂着肩膀的伤口,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咔嚓……

    柴松的眉心出现一声脆响,一旁的向澜立刻判断出,柴松的才气古剑被斩断,心志又被方运压制,文胆刚刚裂开一道缝隙。

    向澜急忙脱下衣袍,包裹住柴松的伤口,却发现柴松的伤口仿佛被莫名的力量侵蚀,根本堵不住,鲜血一直在喷溅。

    不得已之下,向澜只好手握官印,借用楚国圣庙的才气封住柴松的伤口。

    向澜看着昏迷的柴松,轻轻一叹,他的命保住了,但人注定废了。

    向澜慢慢向门口望去,那个巍峨的身影已经消失,只有一个小小的背影扛着珠江军大旗,很快也消失在视野里。

    “张家……要崛起了……”向澜低声呢喃。

    苟寒还在撕心裂肺地喊叫。

    “爹!爹……张龙象,我诅咒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你毁了我爹,我爷爷一定会找你报仇!张龙象,你准备好棺材吧!我爷爷归来之日,便是你身死之死!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要让你断子绝孙!”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