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29章 生死文战
    张家的大旗旗杆原本有一丈高,但现在已经折断,只有半丈,而卷着的大旗表面布满鞋印,有几个鞋印明显刚刚踩上去。

    “狗杂种……”张经安气得牙齿紧咬。

    方运把珠江军大旗递到张经安面前,道:“等文战结束,你扛回侯府!”

    “是!”张经安马上跳下椅子,向方运行了一个军礼,激动地抱住比他还高的珠江军大旗,用力拍打,掸去尘土,然后把大旗展开。

    浅黄的穗子,血红且老旧的大旗,上有黑色隶书绣着“珠江军”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方运看着大旗,想起书中记录有关珠江军的历史,哪怕自己并非是真的张龙象,心绪出现细微的起伏。

    楚国珠江军,曾与秦国对垒,与赵国鏖战,与齐国交锋。

    曾杀入妖族腹地,也曾踏平万顶蛮族帐篷。

    每一代的珠江军,都赫赫有名。

    只不过随着张万空失踪、张龙象被囚十年,珠江军连番作战,精锐损失惨重,如今真正的老兵不足五万,另外十五万都是从军不足三年的新兵。

    楚国的力量虽然仅次于秦国和赵国,但因为身在文界的最南面,多处国境与妖蛮接壤,大片的国土被妖蛮占据,实力远不如从前。

    张经安出神地望着珠江军大旗,突然低声道:“我看过你高举大旗的画像,那时候的你没有白头发。”

    方运默然,张龙象在狱中受苦十年,哪怕身为翰林,延缓衰老,鬓角也已经花白,头上有少许白发,远比同龄的翰林更老。

    “你会去珠江军大帐吗?”张经安问。

    “等朝廷的文书下来,我就去。”

    “那你带着大旗去吧,听说珠江军可能会被派往两界山,你一定要和爷爷一样。把珠江军大旗插在两界山城头!”

    方运点点头,没有解释把军旗插在两界山城头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因为迄今为止,没有哪支军团有资格把军旗插在城头。

    两界山大战中,甚至没有一支军队的大旗从头到尾一直立在两界山城墙之上。

    “将来。我也要举起这面大旗!”张经安双目炯炯有神。

    “你要先成翰林。”方运泼了一盆冷水。

    张经安目光一暗,小声道:“我不喜欢读书。”

    “不读书,就不要说什么举起大旗!”方运犹如严父一般回应。

    张经安低下头,晶莹的泪珠吧嗒吧嗒下落,许久之后。轻声抽泣道:“你要是早回来几年多好,娘不会死,桦爷爷也不会死,我也能在学堂里好好读书……”

    方运心中一颤,长长叹息,不用张经安多说,书山老人给的册子里写得很清楚。

    一般的王侯之子,三四岁就会开始读书,五岁就开始上学堂,而张经安在上学堂的第一天。就被大量的同窗辱骂,称其为逆种,被排斥打击,每天都是哭着回家,最后连一年都没学完,不得不休学。

    那时候张家已经完全破落,不要说请先生,连足够的众圣经典都没有,小小的孩子心中想的最多的便是如何过日子,哪里有机会静下心读书。

    心散了。很难收回。

    方运沉默着。

    正堂里静悄悄。

    时间慢慢过去,临近傍晚,一个仿佛压抑着无尽怒火的声音从院子门口传来。

    “张龙象,逆种竖子。待罪翰林,安敢在我祺山侯府撒野!”

    张经安的两手一抖,缩在椅子上,紧紧抱着珠江军旗,双眼中涌动着难以磨灭的恐惧之色。

    方运稳坐上座,目光从天空的云朵缓缓下移。落在说话之人的脸上。

    那是一个削瘦的身影,白色的翰林墨梅服在他身上稍显宽大,此人一脸蜡黄,面色虽阴沉,但没有丝毫的怒色,反而异常沉着,只是看向方运的目光不时闪过轻蔑之色。

    方运依旧坐着,双目倒映晴空白云,面无表情,缓缓道:“苟植,你现在跪地求饶,磕头认罪,传文天下忏悔,在人族用人之际,我给你一个机会。如若不然,勿谓言之不预也!”

    “好一个勿谓言之不预!张龙象你嘴上功夫越来越厉害,恰好我嘴上的功夫唇枪舌剑也不错!今日,我便再度把你打落尘埃,踩着你的头碾进泥里,让知道招惹我苟家的代价!张逆种,你可敢与苟某生死文战!”

    苟植缓步上前,目光犹如星辰,双手背在身后,每一步都仿佛跨越千里,携山带岳,气势雄浑。

    苟家友人看到苟植,个个面露喜色,身为楚国小八俊之首,身为即将晋升大学士的巅峰翰林,苟植绝对能够当场斩杀张龙象。

    “爹!就是这个张龙象打了我一耳光,你一定要打回来!不,我要亲自打回来,把他的脸踩进泥水里,让他终生耻辱!”苟寒大声道。

    苟植昂首道:“打杀了逆种张龙象,就一并废了张家的小杂种,当年我太过心软,否则天下哪里有这个小杂种的立足之地!”

    张经安眼前浮现当年苟植的种种行径,身体轻轻颤抖。

    方运缓缓道:“经安,记住你的痛苦,记住你的恐惧,记住你的无能!”

    说完,方运起身,向苟植走去。

    张经安看着方运的背影,心中的恐惧突然消散,只觉眼前的身影已经撑住天空,哪怕天地崩裂也无法让其弯腰。

    方运迈步前行,面色冷漠,道:“苟植,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本侯了。你我对圣庙立誓,生死文战,若我胜了,带走在苟家的一切所得!”

    “你以为你带得走吗?我若胜,什么都不要,只要你一条命!若是敢,就立誓,若是不敢,放开两面大旗与苟家宝物,滚出荆州城,永远不得踏足此地!”

    方运朗声道:“请孔圣见证、圣庙明鉴,翰林张龙象,因苟家欺辱吾之妻儿家仆,猪狗不如,妄为读书人,特于今日,请生死文战,以诛此獠!”

    苟植立刻舌绽春雷道:“这是你自寻死路!苟某现在就立誓!请孔圣见证、圣庙明鉴,翰林苟植,因疑似逆种张龙象飞扬跋扈,破门夺宝,殴打吾子,特请生死文战,以儆效尤!”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