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27章 才气玉
    方运想了想,突然以上品文心“巧舌如簧”一息之内吟诵《风雨梦战》,唤出十个寒铁骑士,然后看向张经安。

    张经安眼中露出羡慕之色,之后没有丝毫的异样。

    方运道:“我方才用的是什么战诗?”

    张经安撇撇嘴,道:“这难不倒我,这是著名的翰林传世战诗《踏连营》,我也能背下来。”

    “哦?方才我出口成章的速度如何?”方运问。

    张经安疑惑不解看着方运,道:“就跟正常翰林吟诵战诗一样啊,不快不慢,都差不多。你别把我当无知小孩好不好,我好歹是珠江军的传人!”

    方运更加放心,看来《易传》不仅会掩盖外形,甚至会直接制造幻觉,自己明明用的是《风雨梦战》,外人听到看到的是《踏连营》。自己明明是用了文心,但在别人的感知中,自己出口成章的语速很普通。

    方运暗暗点头,看来书山老人说的不错,这种幻觉很高明,至少要人族亚圣或妖蛮大圣才能看破。

    “进入密室!”

    方运一声令下,寒铁骑士下马,掀开地板,顺着阶梯向下走。

    方运心中推断,荆州乃是楚国国都,城中心就是圣庙,绝不会有人来堂堂封侯家族偷抢,所以这苟家就算有密室,也只会有一些普通的机关。

    果不其然,寒铁骑士刚下阶梯,就有大量的箭矢长矛开始攻击,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对它们来说如同挠痒痒,随后,苟家处处有钟声和锣声,似是机关引发。

    方运道:“经安,你在门口站着,我自己下去。”

    “好,到时候记得分我一点好处!”张经安道。

    方运快步进入楼梯,前面的路已经被寒铁骑士踏过。他先外放三境文胆之力,然后快步向前。

    走下阶梯,就是一个长宽约三丈、高约一丈的密室。

    密室中有四排架子,摆放了一些珍贵的东西。两侧还有许多箱子,应该是寻常的金银珠宝。

    方运微微一笑,拿出吞海贝,海贝张口,放出一道白光。犹如银沙铺在密室,随后把密室连箱子带架子全部收走,一点不留。

    方运拿出一支妖王血墨锭奖励给砚龟,然后一边走一边用神念清点吞海贝中的新战利品。

    大学士文宝一件,翰林文宝两件,进士文宝四件,举人文宝十件,各种金银珠宝古玩字画折合银两上亿。

    除此之外,竟然还有只在孔圣文界出产的稀有神物,才气玉。

    才气玉相传是孔圣陨落后。才气进入孔圣文界后形成的神玉。

    圣元大陆人佩戴此玉有养念安神的功效,整体作用并不大,属于一种收藏品,大多数读书人并不推崇此物。但是,对文界人来说这种才气玉乃是最珍贵的神物。

    无论是其他众圣的文界人还是孔圣文界之人,只要佩戴才气玉,智慧会慢慢得到提升。如果一个人的才智平平,只能考中举人,那么只要佩戴才气玉,多年后。必然可以成翰林,甚至有机会成大学士!

    这一块才气玉,比整个封侯家族更有价值。

    在孔圣文界,才气玉乃是至宝。比大儒文宝都更重要,而这块才气玉还是璞玉,没有经过雕琢,而且存放在这里不给苟家人使用,方运猜到是来历有问题,等风头过了才会拿出来用。

    “便宜经安那个臭小子了!”方运笑了笑。这东西对自己没什么用。

    苟家终究只是封侯家族,除了这块才气玉,其余宝物都不入方运法眼,不过,苟家的祺山军大旗让方运很在意。

    在孔圣文界,还存留着古老的分封制,只要周天子还在,就没人敢自立为皇帝。

    封侯和封公的家族,都会持有一面大军的军旗,既是军队的大旗,也是家族大旗。这大旗乃是整支大军的灵魂,一般时候都被珍藏在各国国都的各家宅院,只有对外全面开战的时候,才会祭出大旗。

    在孔圣文界,家族大旗有极重要的象征意义,大旗被敌方收缴乃是奇耻大辱。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虽不是珠江军大旗,但也不错,到时候连珠江军大旗一起带回张府!”

    方运说着,从吞海贝中拿出祺山军大旗,扛着登上楼梯。

    祺山军大旗层层叠叠卷着丈许长的旗杆,缓缓从密室口升起。

    此刻,藏书室中站着许多人,这些人和张经安一样,目瞪口呆看着方运扛着暗红色的祺山军大旗走出来。

    张经安拼命揉了揉小眼睛,仔细一看,心道不错,正是祺山军大旗,真是阴错阳差,没找回珠江军大旗,反倒先找到苟家的大旗。

    方运扫视冲进藏书室之人,有两个翰林,多个进士和举人,各个面带敌意。

    方运开怀一笑,露出白净的牙齿,道:“我本来想翻翻书,结果一不小心掉进地下大洞里,在里面找到一杆大旗,可惜大旗没展开,不知道是谁家的,可能是我们珠江军大旗吧,我就顺手扛了上来。”

    苟寒气得浑身发抖,隐忍许久终于爆发:“这是我们苟家的祺山军大旗!你为何闯入我们苟家密室,里面的东西若丢失,要你十倍赔偿!”

    “废话少说,我去找珠江军大旗。”方运说着就要离开。

    “站住!你当我苟家是什么地方?两位世叔,请帮忙阻拦,我去密室看看。”苟寒说着冲进密室。

    两个翰林一左一右走到方运面前,骄傲地抬起头。

    “张逆种,多年不见,你胆子大了不少!当年你在我身上留下一道疤,这十年过的怎么样?”左面一个高大凶狠的翰林说着,拿出一支文宝笔,口中飞出唇枪舌剑,随时可能战斗。

    “张兄,你我当年虽非好友,但也算泛泛之交。日月轮替,光阴流转,此刻的张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张家。此刻的孔圣文界,也不是当年的孔圣文界。请张兄三思!”右面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翰林道,他背负双手,毫无战意。

    “牢里十载,我忘记两位了,请让路!”方运面无表情就要往前走。

    那文质彬彬的翰林微笑道:“看来张兄还在气头上。你可以不认识我向澜这个无名之辈,但不至于不认识这位小八俊之一的柴松吧。”

    柴松冷笑道:“他不是忘记你我,是不想回忆往事!”

    就在此时,密室里传来一声疯狂的吼叫声。

    “张龙象!还我苟家宝物!”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