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392章 人族潜力
    李繁铭笑嘻嘻地下车,就见一只大兔子从车上蹿出来,快速跑到方运面前直立起身子,伸出两条前腿,学人族拱手,向方运见礼。

    大兔子很壮实,直立起来半人多高。

    方运笑着伸手摸摸大兔子的耳朵,大兔子很享受地嘿嘿笑起来。

    李繁铭一边走一边道:“每次我提起你,这个家伙就围着我乱转,想要见你。这次殿试结束,我正式来圣院读书,就把这个混蛋给带来了。去吧,你跟奴奴玩去。”

    大兔子跑到杨玉环脚下,奴奴疑惑地看了大兔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当年在中秋文会上,方运以一首《水调歌头》把它和杨玉环唤到孔城,遇到过这只兔子。

    奴奴像个骄傲的小公主一样,轻轻点头,表示打过招呼,然后从杨玉环怀抱里跳下去,一溜烟跑到砚龟前,毫不客气拎着砚龟的脖子,跑到方运前,跟献宝似的高高举起。

    砚龟很不满意地四腿乱蹬,但毫无办法。

    大兔子两眼瞪得溜圆,惊恐地看着奴奴,把砚龟当小乌龟玩耍?这一家人真可怕。

    方运抱起奴奴,坐在近处的桌子边,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然后拨花生给奴奴吃,偶尔扔一颗给大兔子。

    来此地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甚至拖家带口前来,为的就是看看方虚圣的文会,希望方虚圣保佑。

    宁安县科举的事迹已经在全人族传开,一县的录取名额抵得上半个府,让十国各地的父母记在心上。

    大量的夜明珠高悬在天空,让巾帼书院变成不夜之地,众多人就地临摹学习颜体字,气氛极为热烈。

    到了夜晚。许多人读书人意犹未尽,起哄请方运再写一些。

    方运也不推辞,请大学士以才气把一张张大纸悬停在半空。他则在下面以翰林的天赐神来之笔控制一支斗笔。

    毛笔的种类很多,一般来说最大的是抓笔。笔杆有碗口粗,一些特制抓笔甚至比人都大。

    斗笔只比普通毛笔大一些,笔头像是一个斗,里面嵌入笔毛。

    方运这支兼毫斗笔最粗处达到一寸,适合写大楷字体,而且也是一支翰林文宝笔。

    大笔重墨,在竖立的纸张上徐徐展开,第一篇书写的正是方运的第一首传世强弓诗《擒王》。

    挽弓当挽强。

    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

    擒贼先擒王。

    方运压制才气,并未形成战诗,只是纯粹以颜体书写。

    这些日子方运一直在练习颜体,随着自身文位和实力的增强,学习能力也越来越强,现在书写颜体已经相当于有十余年的火候,深得颜体精髓。

    之后,方运一首诗接着一首诗写,最后写《巾帼颂》。

    在写完“不爱红妆爱武装”后。方运收起斗笔。

    方运回到座位上,杨玉环把温热的茶水递过来。

    方运接过微微一笑,低头饮茶。

    杨玉环看着方运。浅笑道:“武装是谁家的千金啊?也不怕红妆公主伤心。”

    方运一愣,差点喷出茶水,幸好反应快,一口咽下。

    “玉环,你怎么也学坏了?”方运笑道。

    “妾身只是好奇而已。”杨玉环笑着,奴奴则在她怀里望着方运嘻嘻坏笑。

    “你啊,污!”方运笑道。

    两人说笑着,李繁铭突然快步走近,低声道:“你看看论榜。”

    方运点点头。手握官印,神念进入论榜。

    目前排在最上面的文章都是在讨论巾帼书院或颜体。其中排在第二位的,标题极为醒目。

    “人族之虚圣。抑或女子之虚圣?”

    标题之下,便是那人写的正文,正文内容围绕着巾帼书院展开。

    先是以众圣经典为根据,以《三礼》为基础,定义了女子的地位,其中第一句便引用《诗经》的原句“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

    其意简而言之,便是生了男孩要让他睡在床上,给他玩弄玉器,期望他当上诸侯。若是生了女儿,就放在地上,给她玩弄陶制的纺线锤,让她贤淑知礼,不要给父母丢脸。

    《诗经》乃是人族最重要的经典之一,里面的内容向来被奉为圭臬,甚至可以作为科举的考试内容。

    这一句在圣元大陆人来看,自然是认定男子比女子地位高。

    在方运看来,《诗经》反映出的无非是生产力变迁导致男女的地位变化而已,追溯到古代,还有一个母系社会,那个时代女子的地位高于男人,只不过随着时代变迁,男性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女子的地位变得低下。

    但是,一切并非一成不变,方运追寻历史,展望未来,已经有一种预感,人族若不思求变,绝对无法战胜妖蛮。

    人族只有激发所有潜力,才有机会胜过妖蛮。

    所以,方运把目光望向人族潜力最大的群体,女人。

    只不过,一切需要从长计议,慢慢推进,巾帼书院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

    这一步,主要的作用是试探!

    方运看了那篇文章的发布者,是礼殿的一位老翰林,方运记得此人的名字,因为就在前不久,此人还在论榜上支持自己,声讨雷家与宗家。

    这位老翰林的经学极为扎实,整篇文章滴水不漏,文词犀利,方运看完后,甚至有种感觉,自己要是不同意他,文宫就会动摇,要是反驳,就可能堕入逆种。

    这篇文章之下,许多读书人称赞,还有少数人说着怪话,明里暗里攻击方运。

    只有零星几个人认为方运做的没错,人族在危难关头理当有所变通,为了对抗妖蛮,提升女子地位也无不可。方运记下这几人的名字。

    文榜都是实名制。

    文章下面有许多人反对建立巾帼书社,其中重复最多的观点便是圣元大陆的圣道与社会决定男尊女卑这个事实,任何妄图颠覆男尊女卑的人必将失败。

    方运没有反对这个观点,反而认为这个观点在现如今十分正确,这不是由任何个体决定,而是与人族相关的一切的整体决定这个社会必然男尊女卑。

    还有一些人发表了极端的观点,认为女子无力无能无用,都是男子在对抗妖蛮。

    方运只回复了一句话。

    “那些说女子无力无能无用的,先想想抗击妖蛮的男人是谁生的。”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