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390章 啼笑皆非
    “您不能掉以轻心,礼殿与刑殿的某些阁老对于巾帼社向来严防死守,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您没有经历当年的恐怖时期,不知他们到底何等狠辣。”

    “不如您先把牌匾收入海贝中,藏起来!”苏小小道。

    “对,您先收入海贝中!”众人纷纷劝说,连杨玉环也紧张地盯着方运,奴奴也轻声嘤嘤叫,好像在劝说。

    方运并不在乎,但见家人都如此,便轻轻点头,道:“那我便暂时收入吞海贝中。”

    方运说着,吞海贝外放一道微光,把牌匾收入其中。

    “方虚圣且慢!”就听前方传来滚滚雷音,声震数十里,赫然是其中一位大儒开口。

    众女吓得身子一抖,紧张地看着迫近的大儒与大学士,发现这些人的面色都有变化,更加担心。

    方运面色如常,微笑一拱手,道:“学生见过凌先生、赛先生和诸位大学士。”

    巾帼社一些家世不错的女子都面露疑色,凡是孔城的书香门第,对人族大儒都如数家珍,只对少数非常低调的世家大儒不甚了解。这两位,都不是那种在古地潜修的大儒,在孔城名气极大。

    一位是赛霄宇,乃是蜀国半圣米奉典的学生,画道四境,书道也在多年前已达三境,不仅是战殿阁老,也是圣院画院的掌院,并未有与方运交恶的传言。

    至于另一位大儒凌孤傲,在别的地方名声不显,但在书法界中却大名鼎鼎,真正的书法大家,书法已经是四境。

    在凌孤傲后面,众人还看到许多面熟的大学士,其中就有如今书法院的掌院、书圣王羲之的后人大学士王明寒,乃是半圣世家的大学士,地位不比两位大儒低多少。

    这些女子在疑惑,更多的女子在担心。方运却隐约明白了什么,嘴角泛起浅浅的笑意。

    十多人踏云降临,降落在众人前方,赛霄宇面带微笑。双手负在身后,道:“方虚圣,别藏着掖着了,我们已经看到那块牌匾,拿出来吧。”

    其余人也面带微笑。看上去非常客气。

    但是,在许多女子眼里,他们这是在冷笑,笑容里充满了虚伪,明显是要逼方运交出牌匾当罪证。

    “大儒杀人啦!”就见一个老妇人一边冲向大儒凌孤傲,一边拔下头上的木钗,让头发散落在身后,同时伸手撕开外衣,露出白色的内衬。

    冲到凌孤傲面前,那老妇人就地一倒。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泛着白眼。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无论是圣院来人还是方运等人,全都目瞪口呆。

    没等方运开口,就见几个年纪大的妇人竟然学那人一起冲上去。

    奴奴窝在杨玉环怀里,嘴巴大张,两眼瞪圆,一副惊到的模样。

    连砚龟都伸长脖子看热闹。

    方运哭笑不得道:“他们不是来抓我的。速速起来。”

    几位大学士面色发青,怀疑方运设下圈套害他们文名,头脑急转,思索自己到底在哪里得罪过方运。

    那几个妇人却不管不顾。陆续跑到凌孤傲面前躺下,有一个胆大的妇人甚至用两手抓住这位大儒的脚腕。

    即便是大儒,遇到这种事也发怵。

    方虚圣设下埋伏?

    不过,经过短暂的混乱,两位大儒与许多大学士目光清明,猜到一个可能。哭笑不得。

    方运无奈道:“好了,你们别闹了。两位大儒,可是为‘巾帼书社’四字而来?”

    赛霄宇哭笑不得解释道:“圣院监天,你这里出了传世战诗,圣院第一时间知晓,后来东圣阁有异动,我们就利用大儒官印自圣院俯察近处,看到那面牌匾。诸位巾帼,我们又不是礼殿那些老顽固,就算是那帮老顽固,现在也不敢来,须要经过阁老商议后,才有初步结果,然后从东圣阁领到文书,才敢过来收缴牌匾。想抓堂堂虚圣,需要多位半圣的点头才行。”

    “那你为什么说让方虚圣交出牌匾?”抓着凌孤傲腿的老妇人突然在下面喝问,理直气壮。

    几位大学士一愣,掩面偷笑,这场面太有趣了,几百年都未必能出现这种笑话。

    方运也暗自发笑,其余女子觉得好笑,可都不敢笑。

    赛霄宇无奈解释道:“我们不是为了牌匾,我们是为了那四个字,那是圣元大陆前所未有的新字体,初望,如钢铁浇铸,仔细一看,如碑如石,细细揣摩,竟如天柱屹立脑海,久久挥之不去。这等楷体,隐隐胜过之前方运所创,我们这些喜欢书道之人见猎心喜,所以第一时间赶来,哪曾想会被你们误会。不过,也是我等太心急,没有提前说明来意。”

    凌孤傲道:“女子书院之事,与老夫无关,但那四个新体文字,老夫非参详不可。”

    趴在地上的几个妇人相互看了看,个个满面通红,然后快速起身,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衣服,快步往书院里跑。

    巾帼书院的女子们这才明白方运毫无危险,暗暗松了口气,有些人忍不住笑起来。

    “嘤嘤嘤……”小狐狸乐得捂着肚子在杨玉环怀里直打滚,砚龟却露出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人族真乱。

    方运轻轻摇头,就见吞海贝放出光芒,书院牌匾徐徐落下,还未等落地,凌孤傲伸手虚抓,就见牌匾嗖地一声飞到他们面前。

    就见这两位大儒和十几位大学士的双眼突然冒出精光,满面红润,有几位大学士甚至兴奋得双手发抖。

    “错不了,是新字体!”

    “点画之丰厚饱满、结构之阔大庄正,堪称千古第一!”

    “字字雄健,字字浑厚,如刀劈斧凿,如龙在卧,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阳刚至伟,如高山扑面,壮哉!”

    “方运书法未到三境,却字墨成骨,亘古唯有。”

    “听说方虚圣把翰林殿的磨砺剑壁生生刺穿,我当时不信,今日一看,有此雄文,天地可破!”

    “王圣羲之之文,堪称天下第一行书,方虚圣此字,隐隐有争天下第一楷书之势啊!”

    “方虚圣,这只有四字,意犹未尽,可否书写一篇文章,让我等一观全貌?”

    “方虚圣,这是您独创的字体?”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