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310章 我有一杯酒
    这蛟龙宴精心准备,再加上有孔德论这个孔家嫡孙在,孔家酒楼的上菜度异常快,上一道众人吃一道,刚吃完,立刻出现下一道菜。

    炭烧龙颈肉、水爆龙肚、酱龙肉、扒龙肉条、麻辣龙丁、红烧龙尾、红焖龙手、龙血糕、龙筋锅、溜龙肝、爆炒龙腰花、糖醋龙排、炸龙皮等等等等一共三十六道蛟龙做成的菜6续上桌。

    众人把一条蛟龙从头吃到尾、从外吃到内,把人族的种族天赋挥的淋漓尽致。

    吃到一半,方运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在血芒界建立一个大型蛟龙部落,活着的时候让人族练兵,死后入肚为安。

    龙骨如巨大的蝎子,一截一截,俗称龙蝎子,作为最后一道菜上来,众人吃肉吸髓,赞口不绝。

    吃完最后一道龙蝎子锅,所有人意犹未尽。

    “这得多少钱?寻常的蛟龙宴绝不可能如此多,这可是三桌蛟龙宴啊。”李繁铭问。

    孔德论微笑道:“上千万应该有了,具体我也不知道多少。”

    院子里一片沉寂,在场的人大都非富即贵,许多都是世家子弟,可听到一顿饭吃了一千万两,还是有些吃惊,这实在是太奢侈,一旦传出去,必然会被礼殿指责。

    方运道:“别问这些没用的,来孔家酒楼提钱太俗气!我问个正事,吃剩下的龙骨我们能带走吗?”

    众人莞尔,蛟龙王的龙骨可是上好的神物,作用很大,尤其当作笔杆或笔架等文宝材质,能让文宝的寿命更长,威力也有所增强。

    大家文位很高,哪怕吃的很多也不伤身,都可以迅消化,所以等火锅上来后,众人还能继续吃。

    不过。方运本以为众人会吃的过瘾,可现大家情绪并不高。

    方运仔细一想,恍然大悟,亲自去厨房。不仅调制了蘸料,还弄了三锅牛油麻辣火锅。

    新的麻辣火锅上桌后,众人一试,除了几人不喜麻辣,其他人大呼过瘾。一边吃一边吸气,一边吃一边喝着凉开水,院子的气氛顿时与火锅一样沸腾。

    “清汤淡水的火锅能吃,但论过瘾,还得是这种麻辣火锅,别的都不行!”

    “方运啊,你这辣椒可是产自妖界,半圣吃着都辣。明天诸位当心。”

    “有过瘾的地方,就有倒霉的地方,万物平衡。”

    众人会心一笑。

    大家吃着火锅。喝着小酒,偶尔行酒令、作联诗,大多数时间都在天南地北闲聊。

    这些人对血芒界的事情非常好奇,方运有选择性地讲述自己的经历,在说到门口被泼粪的时候,所有人都怒了,尤其那些世家子弟,哪受得了这种侮辱,一致认定方运不够狠,有人甚至觉得应该诛三族。

    讲到方运受刑。许多人唉声叹气,罪厅是为了惩罚那些皮糙肉厚的古妖,人族没死在刑罚之下都算有大毅力。

    最后,方运说到差点与妖皇同归于尽。并没有说自己是血芒之主,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知不觉,聊到深夜。

    这里的人虽然都有文位,可孔家酒楼的酒也不是一般的酒,渐渐地许多人醉意朦胧,说话就放肆起来。开始相互调笑,揭别人老底。

    孔家酒楼后面就是孔城大运河,大运河也是孔城仅次于倒峰山的孔城第二景。

    众人吃的差不多了,李繁铭提议去大运河边走走,得到众多响应,于是一干人起身,晃晃悠悠向大运河走去。

    孔德论展现了纨绔子弟的做派,命令孔家酒楼的小二带把酒菜放食盒里,跟着他们一起走,大运河周边的凉亭石桌多,众人乏了可以边吃边聊。

    冬日的后半夜人迹稀少,只有他们一行人一路摇摇晃晃,一边走一边聊。

    他们虽有醉意,但头脑都算清醒,并没有做出扰民之事,很快到了大运河边。

    大运河又称小长江,河岸两侧有栏杆,每隔十丈有向下的阶梯通往河边。

    冬日枯水期,大运河的水量较少,露出许多阶梯。

    众人慢慢腾腾顺着阶梯向下走,来到运河边。

    凉风一吹,酒意渐淡,可兴致不减,孔德论命令小二把酒菜摆在台阶上,众人竟然如同春游一样吃喝起来。

    方运一开始为了避免众人尴尬,所以极为活跃,让众人忘掉自己虚圣的身份,在宴会热络之后,他反而说的少,听的多。

    方运微笑聆听众人谈天说地,偶尔有争执,双方都会把他当仲裁者,他要么和稀泥,要么打岔,不能让他们在喝醉的情况下吵架。

    有人圣道顺利,只谈风月,但还有一些人修习受阻,借着酒劲大吐苦水。

    几家欢喜几家忧。

    随着东方的天空由黑变青,众人聊的话题偶尔有些重复,兴致慢慢淡了。

    不知不觉,所有人坐在台阶之上。

    繁星照孔城,白衣望天地,水波有声人不语。

    孔德论喝光杯中酒,微笑道:“雅兴既止,宴席即散。今日离别,他日必当再相聚,诸位,再喝最后一杯,然后散了吧。”

    在场的读人都是洒脱之辈,无人劝说,纷纷举杯。

    “愿多年之后,再聚孔江畔,共饮杯中酒。”颜域空道。

    众人一饮而尽,纷纷起身,却无人离开。

    李繁铭微笑道:“走罢,方运明日还要众议,若是睡不好,出了岔子,我们的罪可就大了。”

    “方运,那年重阳节,我等齐聚,只缺你一人,你写成‘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今日,你也作诗一,纪念圣墟友人重聚。”

    “不作可以么?”

    “不可以!”众人齐声笑道。

    方运笑了笑,拿起酒壶,走到河边,水壶倾斜,壶嘴有酒涌出,落在河水中。

    “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

    随着酒落水中的声音,方运诵出一诗。

    诗成,酒尽。

    众人听到前两句,露出淡淡的微笑,不知为何,心中升起淡淡的遗憾,缠着自己难以释怀,却又觉得这遗憾无妨。

    听完后两句,众人只觉眼前豁然开朗,露出欢喜之色。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未完待续。)

    ps:“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是唐朝诗人韦应物的原句,后两句是前不久一个网友附加的佳句。前两句在原诗中,其实是结尾,有空在微信里说两句,谈谈这个,正文毕竟不好说。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