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306章 否决!
    “此处是众议殿,老夫不与任何人做口舌之争!老夫建议,不要再拖下去,尽快决定血芒殿阁老入选条件,因为接下来还有众多的议案,不知道要几天才能完全解决血芒界之事。c”

    “方虚圣执迷不悟,我等也没有必要浪费口舌。这圣院,不是一人之圣院,而是人族之圣院,众议的结果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惜,方虚圣被血芒界影响太深,已经忘记自己的出身!”

    “尊卑有序,不可破例!”

    众多人议论纷纷,几乎一面倒反对方运。

    片刻之后,颜宁山长叹一声,道:“接下来,众议表决,将血芒殿阁老条件定为大儒,若赞同者达七成,则议案通过,若不足七成,明日进行二次表决,若二次表决依旧失败,则阁老条件降为大学士,血芒大学士至少占一席。”

    主持者在众议中有极大的权柄,颜宁山的决定兼顾双方,没有人提出异议。

    众议殿鸦雀无声,所有人望着颜宁山。

    “表决开始。”

    颜宁山一声令下,竹牌落在每位列席者面前。

    景国皇太后握着景君的小手,景君握着毛笔,两个人慢慢在竹牌之上书写。

    否。

    文相姜河川看了一眼方运,提笔写上一个“否”字。

    方运提起毛笔,神态自然,如平常练字一般,在竹牌之上徐徐写出一个“否”字。

    写完,竹牌飞走,方运开始吃桌案上的水果。

    宗甘雨手提毛笔,面色严峻,认认真真扫视列席的每一个人,而每一个人都从这位宗家家主的目光中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一些人轻轻点头,表示明白,必然会支持杂家与宗家。

    随后,翁家、谷家与司马家等一些家主亦扫视全场,与许多人目光相接。

    众议殿的气氛无比凝重。众人仿佛在做一件决定全人族命运的大事。

    坐在旁听席之上的众大学士则翘以盼,等待表决结果。

    并非所有人都亲身来到圣院,像景国左相柳山,人在景国学宫。但神念形成的身体却坐在这众议殿中。

    自始至终,柳山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开始众议之时,他露出极淡的微笑。

    不多时,众人面前的竹牌66续续飞起。最后悬浮在众议殿前方的高台之上,密密麻麻排列着,背对着众人,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赞同,多少人反对。

    许多人深吸一口气,等待竹牌光。

    宗甘雨的目光扫过一些人,绝大多数人微笑点头,他松了口气,这意味着,他们都选择只允许大儒当阁老。

    宗甘雨把头转向高台。等待竹牌光,白光的竹牌只需要过七成,那就意味着血芒殿只能由大儒担任阁老,而方运,退出圣院!

    宗甘雨的余光看着方运,脸上浮现得意之色,但随后浮现惋惜之色。w?c?

    一息,两息,三息……五息,六息……十息。十一息……

    一开始,所有人都静静等待,但过了十息后,都感到不对。

    唯有方运依旧旁若无人地吃着水果。

    二十息过后。竹牌还是没有光,在场的大儒还能忍住,但大学士们和国君却掩饰不住眼中的惊讶。

    宗甘雨望向庆君,庆君一脸疑惑,望向谷俱悟,谷俱悟神色复杂。望向其他人,全都相似,没有一人知道生了什么。

    “难道圣院力量出错了?”一些人暗自猜测。

    突然,高台之上大放金光。

    所有人本能地闭眼,等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现所有的竹牌竟然化为粉尘,徐徐飘落,消散在空中。

    众人愕然。

    结果呢?结果还没出来!

    卫皇安眨了眨眼,从未听说众议中生这种事。

    数以千计的大学士和大儒目瞪口呆,陷入迷茫之中。

    但是,少数人却好似知道生了什么。

    颜宁山收敛讶色,缓缓道:“众圣殿法旨,此次表决无效,再议!”

    “什么?”一些人失声叫出,忘了众议殿的规矩。

    众圣竟然干涉众议殿,否决了众议表决,人族从未出过这种事。

    这种时候,颜宁山也懒得在乎什么规矩,坐在原地,望着高台呆,看了一会儿,又看向方运。

    方运依旧在吃水果。

    “圣院的水果不错,这串葡萄,怕是产自孔圣古地吧?”方运一边吃一边点评。

    所有人的目光离开高台,落在方运身上。

    如果不出意外,表决的结果显而易见,除了景国人和少数大儒,没有人会否定那个议案,因为这些大儒或世家家主都有自己的圣道,都有自己的理念,绝不可能因方运威胁要离开圣院就改弦更张。

    在个人感情上,他们同情方运,但站在人族的角度,他们必须要反对方运。

    可是,众圣竟然否决了众议!

    许多人示意颜宁山,想要开口。

    颜宁山苦笑道:“老夫知道你们满肚子问题,有什么就问吧,谁都可以开口,反正老夫又可以到史书上走一走。不要乱,一个一个问。”

    这等大事,必然会被史家人录入史书。

    “敢问半海先生,众圣可给出否决此次众议的理由?”

    “众圣不需要给。”颜宁山回答。

    “众圣难道允许血芒殿阁老由大学士担任?”

    “如果众圣允许,会在表决前下法旨,众圣的否决,是针对此次表决结果。”

    “那结果到底是什么?”

    “老夫不知。”颜宁山道。

    “所有圣人都同意吗?”

    颜宁山迟疑片刻,道:“此等大事,众圣也会表决。”

    众人恍然大悟,怪不得竹牌一直不光,三十息后才消散,期间应该是众圣在表决。

    “众圣……到底为何如此做?”

    “你们问众圣吧。”颜宁山连连苦笑,已经回答不下去,这件事透着太多的诡异。

    一些人若有所思,想起之前方虚圣抱怨众圣不作为,认为众圣不应该把这件事交给众议殿,谁知道在关键时候,众圣还是出手干涉。

    卫皇安微笑道:“孩子淘气,打一顿就好了。”

    翁实冷哼一声,道:“到底打在谁身上还不一定!或许是赞同之人不足七成,才惹得众圣出手。诸位,明日表决,我等一定要支持大儒才能担任阁老,绝不能让人族大权旁落!”

    田松石苦着脸道:“老夫愚笨,谁知道众圣是怎么想的?是支持这条提案,还是否定这条提案?”

    无人回答,半圣的想法可琢磨不透。

    哪知方运拿出扇子,轻轻扇动,悠然自得道:“众圣一定是在支持我,明天你们若再反对我,众圣还会否决!”。

    “胡言乱语,大言不惭!”翁实道。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