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303章 对抗众议
    谁都没想到,方运的手段竟然如此厉害,把整个雷家都逐出众议殿。

    不过,许多人并未觉得方运有错,毕竟雷家就算没有策划刺杀方运,也不能说无辜,怪不得之前说雷谟已死,原来是假死入血芒,刺杀人族虚圣。

    事到如今,雷家必然会被重罚,而家主雷傲本来就是雷家各方妥协的产物,现在必然要背起这口黑锅。

    宗家许多人暗中用眼神交流,一些旁听的大学士脸上有焦急之色。

    “宗甘雨家主,宗青玶托我交一物于你,待众议结束,请勿离去。”方运的声音在众议殿荡。

    谷家家主谷俱悟诧异地看了一眼宗甘雨。

    宗甘雨却端坐在桌案之后,看向前方,好像没有听到这句话。

    但一些宗家之人则心惊肉跳,方运既然知道了雷谟进入血芒古地,恐怕知道宗青玶与谷垣也在,再联系方运给谷家一个包裹,方运要做什么,呼之欲出。

    如若宗家阻挠,那么雷家就是前车之鉴。

    至于方运为什么不直接出手,所有人都很清楚,那是给宗圣一个体面!

    众议殿越寂静,数息之后,宗家家主宗甘雨低头看向桌案,伸手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轻轻放下。一看

    他的头再也没有抬起来。

    在场的许多人轻轻松了口气,似乎宗甘雨若继续抬着头,会生惊天动地的大事。

    方运脸上闪过一抹极淡的笑意,同样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方运放下茶杯,又抬起头。

    许多人在心中感慨,方运的地位,果然不同了。

    颜宁山道:“雷家人虽已离开,但众议殿人数足够,众议继续。这第三项表决,就是决定众议殿阁老的人数”

    随后,竹牌再次出现。大多数人同意血芒殿阁老为九人。

    “血芒殿阁老九人已定,但阁老入选条件却并未确定。诸位有何见解?翁实请讲。”

    卫皇安目光中闪过忧色,他这些天并没有闲着,一直在了解圣元大6和方运。早就知道翁家一位举人在圣墟被荀家人杀死,但却被嫁祸给方运,导致方运与翁家全面冲突。

    而翁家又是谷国的半圣世家,与宗家关系极为密切,屡次参与阻挠方运。但翁家没有派人进入血芒界刺杀,所以方运没有翁家的把柄。

    大儒翁实道:“老夫认为,血芒殿九位阁老,必当出于圣院大儒!不成大儒,不足以服众!”

    方运问:“敢问翁实先生,这所谓‘众’是指何人?”

    “自然是所有人族!”翁实道。

    方运问:“那您是说,要让所有人族一起选阁老?那以后各殿的阁老,都要由天下决定?否则的话,所有的圣院阁老都不足以服众!”

    翁实素来严厉,冷着脸道:“圣院可代表全人族。能否服众,看众议殿表决结果即可!我相信,方虚圣绝不会对抗众议、对抗圣院!”

    那些大儒还好,但许多大学士面色微变,“对抗圣院”是人族极重的罪名,比什么“妄议圣院与朝廷公文结党营私泄露人族机密对抗圣院审查”等罪名更重。

    因为对抗圣院,就等于对抗众圣,影响极其恶劣,性质极其严重。

    历史上,有对抗圣院罪名的人寥寥无几。但每一个都遗臭万年,整个家族甚至后代都受到影响。

    翁实这个大帽子盖下来,卫皇安眉头紧锁,现如今的形势非常明朗。血芒界没有丝毫的力量反抗圣院。众议殿的所有人于公于私都不可能同意让血芒人担任阁老,这是两界之争,看似只需要表决即可通过,但实际的激烈程度丝毫不下于人族与妖蛮之争。

    逼得宗家与谷家不敢开口,逼得雷家被逐出众议殿,这已经接近最严酷的圣道之争。

    方运却不紧不慢道:“若圣院众议违背人族圣道。违背血芒人期望,违背血芒意志,让人族深陷泥泞,那血芒界对抗一下众议,也无不可。”

    “方虚圣,您未免太过放肆!这里是众议殿,您竟然煽动血芒人对抗众议,近乎大逆不道!在场的诸位文友,方虚圣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他根本就不想让血芒界归入人族,反而是想让血芒界独立于人族之外,谋取私利!”

    许多人皱起眉头,方运说的话的确有些出格,无论怎样,方运身为圣元大6人,身为圣院虚圣,不应该说出那番话。

    方运朗声道:“是我提议成立血芒殿,是我提议血芒的礼仪教化、立法执法、军务军队、农事工事等等一切都由圣院全权负责,仅仅给予血芒人政务自主,如果这都是不想让血芒界归入人族,那么,是不是只有我提议让血芒人当圣元大6的奴隶,翁实你才认为我没有谋取私利?”

    翁实道:“方虚圣所言本来很有道理,我们也支持给予血芒界政务自由,让血芒人按照人族的律法自治,只不过,血芒殿阁老,必须由圣院大儒担任!一个都不能给血芒人!”

    许多大儒与大学士轻轻点头,在这件事上,他们无比认同翁实。

    方运道:“血芒殿既然管辖血芒界,必须由一部分血芒人出任!如若不然,血芒界必然全族反对!”

    “他们是人族,人族就要听从圣院,他们的反对无效!”

    “如果所有血芒人反对,你们可以猜猜血芒意志是否也听从圣院!”方运毫不客气道。

    许多大学士疑惑不解,并不清楚这件事跟血芒意志有什么关系。

    但是,部分大儒面带忧色。

    血芒自成一界,得文曲星照耀,那血芒人就是血芒意志的子民,若血芒人全部反抗,血芒意志必然会有所行动,如果众圣出面弹压,极可能逼得血芒意志玉石俱焚。

    方运继续道:“我知道,你们是怕无法控制血芒人,但礼法军农等等一切都由圣院和各世家掌控,若这都无法控制血芒人,不仅仅是圣院无能,也表示圣院已经不配统治血芒界!更何况,会有大量人族迁入血芒界,稀释血芒人,用不了多久,血芒人与圣元大6人将不分彼此。既然同文同种,给予血芒人以少数阁老席位,又能如何?如何在人族危机之时尽快收拢血芒人民心,壮大血芒界,这还需要我这个年轻人教诸位吗!”。(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