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261章 计知白审案
    宁安县衙门大堂正门向南面敞开着,大堂中只坐着两个人。?

    两人都身穿进士服,一个坐在正堂的主位之上,年纪约四十出头,正是新上任的青乌府知府兼宁安代知县费昌,正笑呵呵地看着位于左侧就坐的计知白。

    “计老弟,我看不如你坐在我这里,我旁听就是。我虽中进士多年,但只在州衙门和京城做一些佐官,还是第一次主政一地。倒是你曾主政宁安城,又曾在吏部任重要官职,经验远胜于我。”

    计知白白净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血色,文胆碎裂的打击至今没有痊愈,眉目间积郁着淡淡的愁意。

    计知白微微一笑,道:“费老哥客气了。我当年虽然风光一时,但圣院已经裁决,我永生不得为官,不得进入圣院,更不能进翰林殿,晋升翰林的机会小的可怜。再加上我文胆受损,前途已断,目前只能做个幕僚,费老哥可别用当年的老眼光看我。”

    哪知费昌严一本正经道:“计老弟此言差矣。当年我得罪前任右相,被贬到清水衙门,成为众人的笑柄,一呆就是三年。还好你这个小老乡救我于水火,不仅让左相大人委以我重任,此次更是直接任命我为青乌府知府,成为一方重臣,光宗耀祖。这份大恩,我费昌永世难忘,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计知白。”

    “唉”计知白轻轻摇头。

    费昌道:“方运已死,那么圣院的禁令必然会有所松动,过个三五年,宗家一定会让你以戴罪立功,解除禁令。再者说,方运已死,宗圣的圣道必然畅通无阻,一旦宗圣晋升为亚圣,大赦天下,恐怕一句圣言就能让你文胆复原。”

    计知白眼中闪过一抹喜意。随后微笑道:“是啊,方运那个祸害终于死了!只要他死了,一切都会解决。恩师已经决定,宁安县的所有事务交由我处理。一旦有机会起复,必然继续重用我。”

    费昌眼中闪过忧色,道:“方运在宁安城极为得民心,那刘育又是他树立起的用他的话说,就是典型的人物和榜样。打倒刘育。的确能打击方运的名声,但万一处理不好,很可能引哗变。”

    计知白轻轻摇头,道:“当年曾经有个翰林借着酒意,在一个文会上说,官府治理百姓很简单,以百姓不造反为底线施政即可。我们又不是断他们的生计,又不是让他们吃不饱穿不暖,他们最多观望一阵,一旦我们稳坐宁安县。他们也会渐渐熄了反抗之心。更何况,我们处罚刘育都有根有据,证据确凿。”

    “你说的是,那些证据都是货真价实,无论是圣院还是景国三法司,都会承认。”

    就在此时,外面的衙役押着刘育立在正门前。

    费昌正式升堂,然后示意衙役把刘育押进来。??

    费昌一拍惊堂木,大喝道:“堂下所立何人!”

    刘育一身童生服,须皆白。面有颓色,双目红肿,但目光异常有神。

    “你若不知道我是何人,怎么把我抓来的?”刘育面带讥笑。

    “放肆!”费昌大怒。

    刘育冷哼一声。道:“你们的意图老夫很清楚,不就是因为方虚圣圣陨,想要报复他吗?对,老子就是他手下的人!他活着,我今生奉之为主;他圣陨,我来世为牛马!老子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快些判案。”

    费昌压下心中的愤怒,望向计知白,道:“本府不知宁安县风貌,因此请幕僚计知白辅佐本府审案。计知白,劳驾了。”

    计知白点点头,道:“在下自当遵命。”

    说完,计知白看向刘育,冷漠地道:“刘童生,我问你,方运当年抓捕一大批棉花工坊房主,其中一个名叫洪辽,你可记得?”

    “当然记得,听说这位洪辽跟一些官员关系不错。对了,老夫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还是计县令在任之时。”刘育不无讥讽地看着计知白。

    计知白道:“那洪辽当年把一批八成新的机关折旧报废,然后偷偷卖给私人工坊,赚取八千两,此事属实?”

    “的确有这事。”刘育道。

    “昨日,有人举报你与洪辽一同共事,曾经收了洪辽的黑钱,帮助他侵吞县有机关,可有此事?”

    “胡说八道!因为此事,老夫已经许久不见洪辽!”刘育道。

    计知白冷冷一笑,把一叠文抛向刘育。

    刘育急忙结果,仔细一看,上面竟然有洪辽的口供,洪辽贪墨八千两后,拿出一半用来打点,其中花费二十两给了刘育和他的学徒。

    刘育看完,又气又急,大怒道:“那二十两银钱,明明是那年县有工坊给我的奖励,怎能说是贿赂?”

    计知白又抛出一叠文。

    刘育急忙查看,额头竟然渗出冷汗。

    这些文都是口供,而且是刘育学徒的口供,当年有人在刘育面前提过,说这些根本就是洪辽的封口费,但大家胳膊扭不过大腿,只能默认不闻不问。

    刘育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重重一叹,道:“此事老夫确有耳闻,当年家人病重,实在没钱,我罢了,你们如何定罪老夫不管,但那二十两白银,老夫拿得问心无愧!”

    说完,刘育挺直脊梁。

    “问心无愧?可笑!那这些呢?”

    计知白说着,又把一些文抛向刘育。

    那些文上都是刘育学徒的口供,刘育曾经把工坊一些报废的材料拿家,打造成家具或农具等物,自己贩卖。

    刘育沉默片刻,道:“那些废料,都会被运走废弃,本身就不值什么钱,所以我才挑一些可用之物。你们说我贪墨工坊材料,我无话可说。”

    “这些,这些,你自己看!”计知白说都不说,把一叠厚厚的文扔到刘育面前。

    刘育快阅读,目光暗淡,许多事他都记得,他因为见自己的一个学徒可怜,托了关系送到更赚钱的工坊;他也曾在工作中失误,导致一些机关受损

    只看了不到三分之一,刘育便把手中的文扔在地上,道:“你们定罪吧,这些都是事实,老夫无法狡辩。”

    计知白道:“你明明错漏百出、卑劣至极,却与方运联手欺骗天下,实乃罪大恶极!不过,我念在你年老体衰,家里老老少少人口众多,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写认罪,承认方运是为了政绩为了科举而给你好处,罔顾律法,一切旧事既往不咎!”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