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129章 妖王挣脱!
    “唉……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耗费心神。≦≈要看v≥⊥書≥w┼w╳w╬·1╋k╋a╋n┼s┼h╋u╳·c┼·c”曾越道。

    “我们一定可以离开镇罪殿,方虚圣的眼睛一定可以治好。”云照尘道。

    孟静业道:“数百年前,一位大学士的家人被妖蛮杀死,他展开报仇,每天除了战斗,就是苦思冥想如何获得强大的力量,强行参悟圣道,吃不下睡不好,没过几天,双眼就变成方虚圣的样子,最后双眼爆开,形成血洞,彻底成为盲人。后来半圣出手,他的双眼重新长成,但他却再也看不到。哪怕医家大儒说他的眼睛完好无损,他也看不到东西。没过多久,文宫崩毁,唉……”

    连平潮道:“我看啊,你们想多了,他怎么可能是为了摆脱这里苦思冥想,应该只是承受不了刑罚而已。那位大学士是因为参悟圣道才如此,方运区区翰林,拿什么参悟圣道?他若是真参悟圣道,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卫皇安扭头看向连平潮,道:“若你我都有机会离开镇罪殿,我必取你项上人头。”

    孟静业用极冷的目光看着连平潮,道:“若老夫有机会离开镇罪殿,必将亲手屠你九族!杀人者非我,乃是你连平潮。≡≠要看书v∥≠⊥≦w╳w┼w╳·1╬k╋a┼n╋s╬h╬u╬·c·c”

    连平潮讥笑道:“孟子世家好威风,好煞气!我不过是牢骚,甚至都没有伤到方运一根毫毛,何必要诛杀我九族?怪不得除了圣元大6,人族还有其他古地,怪不得差点引文界人造反!”

    “若方虚圣有丝毫损伤,你便是逆种!”孟静业的声音坚定而有力。

    “等你们活着镇罪殿,再说杀我的事吧!”连平潮冷冷扫视在场所有的人,目光中充满了轻蔑。

    “竖子方运,伤我文胆,所以遭到报应!就他也配参悟圣道?”莫遥的伤势极重,披头散,双目中没有丝毫光芒。一片漆黑。

    汤剑秋看向熊屠,道:“熊屠殿下,您可要说话算话,等您挣脱锁链。一定要救我们三人。”

    熊屠哈哈大笑,道:“你与连平潮都是莫遥的人,而莫遥与我在镇罪殿合作愉快,我怎会见死不救?放心吧,我熊屠说到做到。┢╋要看书┠┞╠╋w^w=w`.=1`k^a/n·shu”

    所有的大学士望向莫遥、连平潮与汤剑秋三人。

    连平潮慌了神。辩解道:“没有这种事!我绝不承认,除非你拿出证据!”

    熊屠笑道:“没关系,就算你不承认,我也会救你,我说到做到。”

    莫遥冷哼一声,道:“熊屠,我岂会出卖人族虚圣?你莫要胡说八道。”

    “请熊屠殿下慎言。”汤剑秋道。

    熊屠鄙夷地看着三人,道:“你们人族真他娘的不要脸!救了你们我马上离开血芒古地,和你们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卖了!”

    卫皇安看着莫遥。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莫遥,三十年前,我第一次见你,你是何等意气风,俨然血芒古地的人族未来领袖。要看書?w┼w┼w╋·1╬k╋a╬n╋shu·c·c二十年前,我第二次见你,你已经是大学士。那日你曾对我们说,人族流淌着万界最高贵的血液,人族拥有最不屈的魂魄,总有一天。你会带领人族杀光妖蛮,让人族成为血芒古地的主人!可现在,你做了什么?你玷污了最高贵的血脉!”

    “哦?老夫说过么?不记得了。”莫遥冷漠地看着卫皇安。

    “你知道上一次试剑我为何输给你吗?因为第三次见面之时,你在刑场手刃逆种。你说,人可以背叛一切,但永远不能背叛自己,背叛自己的人,等同死亡!你说,你永远也不会背叛自己。所以。哪怕你我两家有世仇,上一次试剑,我也故意输你一分。”卫皇安的语气中隐含着淡淡的悲痛。

    莫遥昂起头,一头乱随水流轻轻飘动,面色木然,用毫无神采的双目看着卫皇安。

    “你太自大,和你的天赋一样,令老夫无比厌恶。等熊屠挣脱锁链,我也让他帮你解开束缚,你我就在这罪厅生死文战!你我最后一次见面,我会用你的生命教会你,为何我能或者走出镇罪殿,而你只能死在这里!没有高贵,没有不屈,老夫活,你死,便是天地间亘古不变最大的道理!”

    “不,若天地间真有最大的道理,一定不会如此!”卫皇安的目光无比坚定。要看书≮w╳w╬w╳·1┼k┼a╬n╋s┼h╬u╳·c·c

    熊屠呵呵一笑,道:“莫遥,你可要想好了,真让我把你们俩一起救出来?”

    “当然!”莫遥道。

    “你文胆受损,三思!”连平潮劝道。

    莫遥微笑道:“老夫立足血芒古地多年,还有些家底,哪怕文胆有裂痕,也能保证战斗半刻相安无事,足以杀死卫皇安。”

    莫遥的语气中透着强大的自信。

    “好,我最喜欢看人族自相残杀!四位古妖王殿下,可否满足老熊的心愿?”

    古乌贼王皱眉道:“自从那个方运外放圣道之音后,镇罪正殿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我们最好快一些到镇罪正殿。”

    “哦?我怎么没感觉到?”古猿王问。

    “他是水族,你不是,听他的。”古虎王道。

    熊屠笑嘻嘻道:“他们俩奄奄一息,恐怕几十息就能分出胜负,不碍事。等我杀了方运,就让他们俩决一死战,如何?”

    古乌贼王思索片刻,点头道:“好吧。”

    “多谢大人!”熊屠愉快地笑起来。

    “咔嚓……”

    所有人一愣,一起望向声源。

    古乌贼王身上的锁链竟然裂开一道清晰的口子。

    “完了……”谭禾木低声哀叹。

    熊屠笑道:“看来时间至少会提前半个时辰!方运,你给本王等着,看本王如何料理你!”

    方运依旧低着头,纹丝不动。

    所有的大学士心都乱了,一会儿看看方运,一会儿看看四头古妖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越看他们越灰心,因为方运没有丝毫变化,身上的锁链也没有变化,可四头古妖王身上的锁链正在不断开裂。

    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突然,一声重重的咔嚓声爆响,整座罪厅的海水都好似一震。

    古乌贼王身上的第一道锁链断裂!

    咔嚓!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声音不断爆响,所有大学士绝望地看到,古乌贼王身上的锁链接连绷断,连带他周身的海水都在激荡。

    当最后一道锁链断开后,古乌贼王仰天大吼,十条粗大的触手在水中铺开,如群魔乱舞。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