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220章 古妖秘术
    包括人族大学士在内,都无奈地看着方运,谁都没想到这个方虚圣如此直接。∑,

    卫皇安道:“我要对你刮目相看,好,有时候就要直来直去,先把他们的妖脑子震一下。”

    那些熊妖和古妖则疑惑不解地看着方运,堂堂虚圣不可能如此直接,必然是有什么后手。

    熊屠眼珠转了转,道:“我们熊妖不会出卖我,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着,看向莫遥。

    方运也看了一眼莫遥,他的头发垂下,依旧遮住面庞,不言不语。

    “你怀疑错人了,并非是莫遥指使。毕竟就是他向你出卖我的消息,等回到圣院,我便动用虚圣之权,定莫遥为逆种!”方运道。

    “你敢!”莫遥一甩头,把长发甩到身后,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孔。

    “这有什么不敢的?不久之后,圣院就会派人进入血芒古地,诛你九族。当然,你也可以戴罪立功。”方运面带微笑,但目光比海水更冷。

    浅蓝色的海水微微荡漾,罪厅中的气氛越发异样,哪怕有金色光芒照耀大厅,每个人仍然感到心底发寒。

    这就是虚圣最令人恐惧的特权之一,只需要有说得过去的证据,可以不经圣院和四圣阁审查,直接定人为逆种,先抓捕之后再交由刑殿进行最后的审查。

    方运一旦上报圣院,指出血芒古地有逆种,刑殿根本就不会审查,虚圣的话就是铁证,直接带着战殿屠光莫遥九族。

    虚圣一言定顺逆。

    “方虚圣,老夫之前被圣元大陆派来的大学士诓骗,并不知你乃虚圣,自然有过一些不妥当的言行。但老夫发誓,自从得知您是虚圣。绝无半点意图谋杀您的念头。您要知道,我莫家在古地经营数百年,很清楚杀虚圣是何等的罪名,老夫再蠢,也不至于逆种。”莫遥大声喊道,由于用力挣扎,身上的锁链粘连伤口,丝丝鲜血从伤口溢出。

    方运点点头,道:“汤大学士说的不错,你现在并不想杀我。”

    “你出卖老夫!”莫遥猛地扭头看向汤剑秋。他的面容状如禽兽,已经没有一丝读书人的从容。

    汤剑秋慌了,忙道:“莫兄,你不要听他的一面之词,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啊,我背叛了云照尘加入您的队伍,怎么可能会再做如此不智之举?”

    卫皇安突然轻叹道:“汤兄,原来我误会你了,怪不得在罪龟囚车上的时候你见到方虚圣那般恭敬。你不用怕莫遥那个老匹夫。有我与方虚圣在,这血芒古地他翻不了天!”

    “我冤枉啊……”汤剑秋很想传音跟莫遥解释,可现在他用舌绽春雷已经是极限,根本无法传音。

    一旁的熊屠看着头疼。低声道:“贵族真乱。”

    方运不等汤剑秋继续喊冤,开口道:“莫遥,既然如此,告诉我那五个易容人的身份!只要你说出他们的身份。确定你没有谋害我之意图,我便放弃定你为逆种。”

    莫遥本能地扫视四周。

    圣元大陆、血芒古地的人族、熊族和古妖四大势力都有部分被囚禁在这里,但并没有那五个蒙面人。

    过了一会儿。莫遥道:“那五个易容之人,分别是雷谟、雷珞洺、雷钬、宗青玶和谷垣。”

    “哦,只有他们五人,没有别的?”方运意味深长地看着莫遥。

    莫遥的眼皮一抖,咬着牙道:“对,只有他们五人,其中雷谟与雷钬跟着卫皇安,他可以作证,另外三人易容,跟在我队伍中,你已经见过他们三个易容后的样子。”

    “那我知道该如何做了。”方运微笑道。

    莫遥目光轻颤,似是在犹豫什么,但最终道:“多谢方虚圣开恩。”

    “那么,回到之前的话题,熊屠,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有机会离开罪厅?”方运问。

    熊屠笑了笑,不说话,看向那四头古妖王。

    那古猿王嘿嘿一笑,道:“方虚圣,不,您既然您有百帝部落的传承,理当在众星之巅有席位,我们和水族一样,都应该称呼您为殿下。以您的才智,当然能猜出众星之巅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若不被抓进罪厅,我们可直接进入正殿,若被囚禁,也有办法脱困。”

    “哦?你们有什么办法?你们难道有龙庭的帝龙符?”方运问。

    “不要说现在,在远古时期才有几面帝龙符?很简单,你马上就会知道。”古猿王说完,看向其他几头古妖王。

    “开始吧,或许需要数天,也可能数个月,但总会破开这罪厅的锁链。”

    另外三头妖王齐齐点头。

    随后,就见四头妖王的身体突然稍稍膨胀,皮肤凸起一根根粗大的紫黑色血管,如同一条条树根,盘根错节,狰狞可怖。

    “那是什么?”卫皇安惊道。

    方运皱起眉头,能引发这种现象的力量在古妖一族很多,实在难以确定。

    “嘿嘿嘿嘿……”四头古妖脸上流露出愉悦之色,很享受这种状态。

    随后,所有的熊妖突然齐齐嚎叫,然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双目中的红光越来越亮。

    “好!果然是祖帝之力!”熊屠大声吼叫。

    “我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方运,我再也不怕你了!”熊煞恶狠狠盯着方运,全然忘记被圣页吓跑的事。

    与此同时,一缕缕黑色之物从镇罪正殿的方向游来,如同凝而不散的墨汁丝线。

    那些黑色丝线大都进入四头古妖王的身体,然后在古妖王的身体周围形成淡淡的黑雾,腐蚀捆绑它们的锁链。

    还有少数丝线分别进入熊妖一族的体内,其中熊屠得到的黑色细线最多。

    “哈哈哈……本王祖先是熊犴,在妖界相当于祖神一族,但血脉被压制,现在得到先祖的力量,实力必然会大进,从而恢复血脉,回归古妖!”

    “回归古妖!”所有的熊妖热血沸腾,大吼大叫。

    听到熊屠的话,方运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先找到熊犴的帝血,配合秘术分别注入五头古妖王的体内。进入罪厅后,发动帝血的力量,引来熊犴遗宝的力量,破除囚禁,然后进入正殿,以这些力量夺得祖帝遗宝。这种秘术,我听说过。”

    古乌贼王看着方运,用越发阴森的声音道:“您真是见多识广。”

    熊屠突然道:“等脱离囚禁,把方运交给我!我要剁掉他的四肢,我要扒下他的皮,我要剁碎他每一寸骨头,为我部落的妖王报仇!”

    “那他就交给你了。”古象王道。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