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188章 格物之目
    整整十头妖王瞬间死亡,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在利齿花朵笼罩之后,十头妖王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这意味着利齿花朵不仅有锋利的牙齿,还有恐怖的威能。+,

    窥一斑可见全豹,越是这种看似平平的威能,越让人心生恐惧。

    十朵利齿花张开后又收敛,恢复为十根藤条高高悬浮在上空,如同整片花园的君王,俯视所有人。

    方运伸出左手,就见藤条似乎犹豫了刹那,随后一根藤条乖巧地降下,碰触方运的手心,如同接受主人抚摸的小狗一般。

    熊屠万分骇然,神色惶惶,死死握着镇罪龙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有几头熊妖王吓得四腿战战,抖得异常厉害。

    这些熊妖王从藤条身上感受到莫名的压迫力,如同遇到了天敌。

    曾经被方运的圣页和圣血吓退的熊崆和熊煞最为惊慌,甚至在内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本能地感觉若是攻击方运,必然死亡!

    十条噬龙藤轻轻晃动,不仅妖蛮害怕,连平潮都吓得面无血色,两手抖个不停。

    “云……方……方……这……这真是噬龙藤吗?让……它离远点可好?老夫……老夫……有所不适……”

    云照尘等人看着诧异,都不明白连平潮为何如此惧怕噬龙藤。

    “什么,是噬龙藤?”熊屠再也顾不得什么圣族妖王的威仪,吓得噔噔噔后退三步,一边后退一边大喊,“不要攻击方运!全部后退!噬龙藤大人,我手持镇罪龙符,忠于龙族,绝无二心,请您不要杀我们!之前是误会!是误会!”

    堂堂第一熊妖王竟然说出这种话。许多人想笑又不敢笑。

    “何为噬龙藤?”孟静业低声问。

    三大亚圣世家的人竟然都摇头,显然也不知道这种远古极凶的来历。

    曾家一位大学士道:“老夫翻阅两界山典籍的时候,倒是发现过一些妖族壁画,其中有一幅壁画画着一群妖族跪拜大日,不过和我们人族的太阳不同,壁画里的大日是紫色的,而且外放出无数的藤条,看样子与这些藤条有相似之处。因为壁画上跪拜的还有半圣妖物,我格外好奇,还问了几位老学究那紫色大日是何物。都回答不出来。现在知道了,应该叫噬龙藤。”

    卫皇安笑道:“熊屠,现在老实了吧?你动手给我看看?”

    方死冷哼道:“熊屠,你无需忌惮方运。他虽然是龙族的文星龙爵,但你有镇罪龙符在,他奈何不了你。方才你们有十一人攻击方运,只有你活下来,正是龙符之故。这意味着,别人攻击你。噬龙藤也会出手相助。你和方运一样安全。”

    “说的是!”熊屠急忙挺直身体,后腿着地站立起来,额头上的红毛随风轻动,看似恢复了往日的气势。但实际上后背微微拱着,比平时矮了数寸。

    方运看向方死,问:“化名方死,对我恨之入骨。你是雷家人还是宗家人?能如此快确信龙符的作用,看来进了血芒古地还保留格物之境,拥有格物之目。追寻至理,洞察入微。”

    从大学士开始,人族会不断获得强大的力量。

    初入大学士只是新晋,再之后,就要“格物”,而格物乃是读书人的根基。

    所谓格物,便是探寻万物万事的道理,一旦格物有成,大学士便进入格物之境,拥有格物之目,获得极为强大的洞察力,读书的时候可以更清楚重点所在,交谈时可以更敏锐理解别人的真实意图,战斗时更快发现敌人的弱点,诸如此类,益处繁多。

    方运自信面对新晋大学士还有一战之力,但面对格物之境的大学士,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格物大学士看在眼里,处处都是缺陷破绽,一切手段都会被针对。

    经验丰富的老兵凭借一根木棍,也能打得全副武装的新兵哇哇大叫,两者的差距就是如此悬殊。

    外界的大学士进入血芒古地后,实力会快速下降,一直会降到新晋大学士的层次,这位大学士明明双目泛红,被血芒之力侵蚀很深却依旧如此清醒,依旧停留在格物之境而不是降到新晋进士,那必然是实力绝强之人。

    “方翰林好眼光。”那方死盯着方运,眼中的红芒轻轻闪动。

    方运微笑道:“我之所以不在外界暴露身份,是为防止暗中的逆种或叛徒出卖我。现在到了这里,身份被叫破,已经无需顾忌。你,还是正常称呼本圣吧。”

    “本圣”两字一出,血芒古地的所有读书人与妖族为之震惊,唯独云照尘面色不变,而熊屠目光闪烁,因为他之前听过方运自称“本圣”,还以为方运是口误。

    “是啊,在下自然要称呼您一声,方虚圣。”方死的声音里充满浓烈的恨意。

    这个称呼一出,多位血芒古地的人惊呼,尤其是方运同队伍的几人,除了连平潮一脸的茫然,云照尘微笑不语,其他八个人各个面露惊喜之色。

    “活着的虚圣?我不会听错了吧?”孙展帆道。

    “你们看照尘的笑容,这老东西早就知道,方运定然是虚圣没错了!”

    “可是,他凭什么获封虚圣?”

    “嘘……”叶放歌阻止众人议论。

    卫皇安与莫遥的队伍中也出现了骚动。

    方运望着方死,轻轻点头,道:“我大概猜到你是谁了。”

    “你唬骗不了老夫!”方死不为所动。

    方运道:“无需唬骗。其实原因很简单,能豁出去性命进入血芒古地杀我的大学士不多,对我恨之入骨的大学士更少,也就区区二三十。其中,能被宗雷两家用来牺牲的大学士,也就你们几个废物。更何况,你是大学士,你是雷家的大学士,你的尊严和脸面让你不喜易容,所以哪怕你掩饰了声音,但说话的语调、遣词用句、口气和一些细微的习惯,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我,为了避免被怀疑,改变了自己很多方面,所以当你出现的时候,和我记忆中的人稍稍对比,便能猜到你的身份。”

    “你说的很有道理,你看起来更像是格物大学士,可惜,也只是口舌上的格物大学士,你只是猜测,并不能断定老夫的真正身份。”方死道。

    方运笑了笑:“雷谟大学士,是谁帮你暂时修复文胆?你还能撑几天?不要小瞧天下人,学海三傻大人。”

    荀平洋道:“方虚圣,雷谟在你进入血芒古地后去世,早就下葬,他……咦?他的确很像雷谟。”

    “不愧是方虚圣,样样精通,方全才名不虚传。看来,格物之目虽有用,若不得其法,还不如一颗七巧玲珑心。”孟静业道。

    “是啊,现在再用格物之目看雷谟,当真处处是漏洞。”

    方死冷淡地道:“是你认错人了,雷谟已死。”

    “原来如此,看来你们几人都是弃子。”方运没想到这次雷家人如此狠辣,从此以后,圣元大陆再无雷谟这个人,雷谟就算离开血芒古地,也只能去各古地隐姓埋名。

    “只要你死,我们哪怕是弃子也值得!”方死身边的方灭咬牙切齿盯着方运。

    “想杀我?先解决噬龙藤再说吧。”方运说道,他暗中一直在观察所有的大学士。

    孟静业道:“无论你们几人是谁,既然被我们看到,就不要妄图再走了。莫遥,交出你队伍的三个大学士。”

    莫遥呵呵一笑,道:“老夫乃是血芒古地之人,不似卫皇安那般数典忘宗,遇到圣元大陆大学士便卑躬屈膝。我与他们有一笔交易未完成,在此期间,动他们三人,就是与我莫遥为敌!”

    “哦?莫遥大学士,你是准备与我们三大亚圣世家为敌?”孟静业的语气毫不客气,完全不把曾经的血芒第一大学士放在眼里。

    “这里是血芒古地,不是你们圣元大陆!你们仗势欺人,我莫遥岂能束手就擒!”莫遥毫不畏惧。

    卫皇安哈哈一笑,道:“莫遥,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胆气!好,等你被三大亚圣世家的人杀死,我亲自给你立碑文,盛赞你对抗圣院暴政,乃是我血芒古地的义士,让你的不屈念头传遍天下!”

    “你我同为血芒古地之人,难道眼睁睁看着老夫被他们杀死?诸位城主,我血芒古地不曾屈服于熊妖,但可曾对圣院低头?”莫遥道。

    卫皇安道:“不管方运在圣元大陆如何,他既然在血芒古地杀了妖蛮,那就是自己人。无缘无故杀他,我卫皇安第一个不服气。哦,我被你们绕了半天,差点忘了要说的话。莫遥,你与熊屠联手,栽赃我的人出卖方运,罪同逆种叛族,该当何罪!”

    卫皇安本来笑嘻嘻的,可说到最后突然迅速变脸,杀机涌现,口吐唇枪舌剑。

    唰唰唰……

    他身后的大学士纷纷出手,莫遥的人立刻还以颜色,就见数十把唇枪舌剑在两支队伍之间悬浮。

    “卫皇安,你莫要血口喷人!”莫遥道。

    “血口喷人?你的性子我太了解了,不仅买通了我队伍里的人,恐怕也买通了云方……不,现在应该叫方运了,也买通了他队伍里的人。他们队伍中发生了什么,你已经知道。一定是你让人传音给熊屠,告诉他云方就是方运,借它之手杀掉方运,甚至让熊屠栽赃我。”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