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181章 雾封龙井
    在方运拿出龙圣之血的一刹那,浩瀚如海的气息瞬间遍布整座花园,整座花园泛着湛蓝的海光,惊涛骇浪如在眼前,风暴雷音如在耳边。

    十位大学士只觉双膝一软,差点要跪在地上,而他们的头颅不由自主低下。

    “龙……龙圣之血!”连平潮惊骇欲绝,因为他从龙圣之血中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意,那杀意仿佛要吞噬天地,毁灭万物。

    “这滴龙圣之血的主人,绝对还活着,这是龙圣真血!”云照尘说完,想要抬起头仔细看那龙圣真血,却发现根本无法抬头,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制定了规矩,血芒古地的大学士没有资格看!

    十个大学士不仅眼前好似看到惊涛骇浪,心中也在泛起惊涛骇浪。

    活着的龙圣之血,是龙圣真血,远超死去的龙圣的龙圣之血,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若是用卑劣的手段占有,哪怕在星光断绝之处、相隔百界也会被龙圣知晓,一个念头就能将其杀死。

    哪怕是众圣世家的弟子,也别想拿到龙圣真血,因为龙圣真血蕴含龙圣的血脉力量,若是给予他人,很可能会暴露自己的力量,被敌人针对。

    一个有龙圣真血的人,不仅要得到龙族的信任,还要为龙族立下大功。

    方运看着眼前玄黄色的东海龙圣之血,血中有一条淡淡的青龙虚影。

    那青龙虚影先是低头看了一眼镇邪井,然后发出一声苍古龙啸。

    “嗷……”

    声传方圆数千里的龙城废墟。

    处处有惊人。

    青龙长啸之后,与龙圣真血一起飞入龙王龙珠之中,随后龙珠猛地炸裂,光芒闪烁。

    方运本能眯起眼,而不远处的十位大学士则如遭重击,身体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十匹战诗龙马化为乌有。

    十人狼狈地挣扎着要爬起来,可无形的威能压在他们头顶。让他们始终无法站起,最后只能坐在尺许高的草地上。

    “这就是圣位力量吧,哪怕只是一滴血,也足以让我们连观看和站立的资格都没有。”

    “照尘。你实话实说吧,这个云方……不,这个方运,到底是什么来头。”丘猛终于忍不住。

    其他人沉默着,显然。他们都已经猜到云方就是方运,但并不知道方运在圣元大陆的具体身份。

    云照尘轻轻摇头,一言不发。

    “照尘,起码可以透露一些,哪怕一点也好。”叶放歌道。

    云照尘沉思片刻,缓缓道:“老夫……地位差一些。”

    连平潮面色剧变。

    云照尘的地位在血芒古地的大学士中,绝对可以位列前十,就算进前五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与卫皇安和莫遥的地位相差并不大,否则也不会带人组成一队进入龙城废墟。

    论名誉地位。血芒古地的大学士的确不如圣元大陆,但论实际地位,这些大学士都掌握龙纹米,地位绝对比圣元大陆的普通大学士高。

    即使如此,云照尘竟然说自己地位差,没有资格透露哪怕方运一点的信息,那足以说明,方运的地位不仅高于大学士,甚至高于大儒!

    “这位是半圣之子?”连平潮试探着问。

    “不要问了,有关他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说。总之,他若死在血芒古地,整座血芒古地都会为他陪葬!”云照尘说话的时候,特意看了连平潮一眼。

    连平潮吓得一哆嗦。随后恼怒道:“他地位若是那般高,为何会被人通缉?”

    云照尘淡然道:“若是涉及圣道之争,在血芒古地这种地方杀人最干净不过。”

    连平潮又吓了一跳,道:“他……他一个翰林,涉及圣道之争?”

    云照尘没有回答,众位大学士继续坐在草地上发呆。

    龙王龙珠炸裂之后。一头十丈长的青龙从中钻出来,冲方运轻轻点头,直冲入水中,消失不见,只留不断扩散的波纹。

    随后,水池上空浮现一层浓浓的白雾,不过一尺厚,把水池完全遮住。

    方运仔细看了一眼水池,调转马头往回赶,惊讶地发现十位大学士正从地上站起来,而且已经没了战诗龙马。

    十个大学士面色尴尬,陆续出口成章形成战诗龙马。

    等十人重新登上战诗龙马的时候,方运抵达近处。

    云照尘微笑道:“池里的东西取到了?”

    “别提了,什么东西都没有,还浪费了一滴龙圣之血与龙王龙珠。”方运嘴上说的遗憾,但表情很淡然,丝毫不觉得失去贵重的圣血与龙珠是什么大事。

    “刚才那条……不,那尊龙圣气息,是哪位龙圣的?”连平潮小心翼翼问。

    “东海龙圣的。”方运道。

    十位大学士露出恍然之色,怪不得那龙力那般强大,远比普通圣血强大太多,如果是东海龙圣就说得通了,毕竟东海龙圣号称龙族最强者,甚至能力敌普通大圣。

    “水池里到底有什么?”刘山阿忍不住问。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若是想活命,就只能按照碑文上说的去做。”方运无奈道。

    “龙族碑文给你,才不至于明珠蒙尘。应该再无危险吧?”云照尘问。

    方运皱起眉头,回忆碑文内容,道:“远古时期的东西,死的死,没的没,凡是能活到现在的,皆非泛泛,要多加小心。总之,若不出意外,就不会有事。”

    “嗯,毕竟是龙族的镇罪殿,不至于出意外。那我们现在一起进花坛?”云照尘问。

    “好。”方运回头看了一眼被浓雾笼罩的镇邪井,

    方运与六人正要向前走,连平潮的声音响起。

    “云方,你看能不能带我们进入花坛?”

    方运诧异地看着连平潮,看着他他满面僵硬的笑容。

    连平潮笑着解释:“你说每人只能带一株草木神物,我们四人进去,取四株出来,两株给你,另外两株由我们四人平分,你看如何?”

    “我没有精力写更多的圣页敕令了。”方运说完就要走。

    “哎……你别急着走啊。之前老夫虽误会你,但那不能怪我,你是翰林,我自然要怀疑,你如若是大学士,我岂能怀疑?老夫认错还不行吗?”连平潮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连大学士日后定当能在文位上更进一步。”方运说完,一夹马肚子加快冲向花坛。

    连平潮尴尬地呆在原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