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161章 呼救
    “若是今日走了,我怕会成为熊妖一族的笑柄,血爪部落的熊妖必然会大肆攻击!”熊崆道。

    “那……先打打试试?”熊煞低声问。

    “你先冲?”

    熊煞迅速闭上嘴。

    一头黑熊妖王老老实实站在比他高一尺的白熊妖王身边,眼珠子骨碌碌直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熊妖王的对面,连平潮已经归队,也不去管别人,盯着方运的手中的瓷瓶,目不转睛。

    叶放歌厌恶地看了连平潮一眼,稳稳握住圣血瓷瓶。

    方运看着不远处冰山上的熊崆,道:“熊崆酋长,是战是和,由你决定。就算你们能胜利,也是惨胜,而且我们所有人会全力攻击你!就算你活下来,也无力进入五龙大殿之中,更不用说争夺什么宝物。”

    “若是没有好处,我们怎能离开!”熊崆道。

    “你们能完好无损离开这里,就是最大的好处!”方运道。

    熊煞气道:“你听到没?这个叫云方的小子太猖狂了,说的话能噎死妖!”

    熊崆瞥了熊煞一眼,低声怒道:“别说这个,快给我找个理由撤退。”

    “理由……有了!熊屠殿下点名要杀这个云方!”

    “你怎么不早说!”

    熊崆立刻冲方运大喊:“原来你就是那个云方!既然是熊屠要杀之人,我们若是对你动手,就坏了规矩!走!”

    接着,三十一头妖王一句话都不多说,转身就跑,很快消失在血色黑雾之中。

    方运哭笑不得看着那些熊妖王消失的地方,熊妖真是耿直,撤退两次都找相同的理由,而且这次连狠话都不说。

    方运转头看其他大学士,发现这些大学士看自己的目光有一些异样,心中一凛。猜到原因,既然这些大学士不说破,自己也没必要说出来。

    叶放歌把圣血递给方运。道:“你这是第四次立下大功了。”谭禾木也一起递过来。

    “若只是我一个人,就算有圣页和圣血也吓不住这些妖王,诸位大学士才是根本,我不过是锦上添花。”方运笑着收回两人的圣血。和手中的三瓶圣血一起收入饮江贝中。

    方运说完,望向连平潮。

    连平潮的态度有明显的变化,和善地微笑道:“云贤侄,四千斤龙纹米!我城中只剩两千余斤,那剩余的两千斤龙纹米,将由城外的龙纹米田代替。”

    “也好。”方运道。

    刘山阿好奇道:“平潮。你何时变得如此大方了?”

    “云方既然如此信任我等。拿出秘藏的宝物,虽然没有使用,但足以证明他的实力。既然他有大学士的实力,我便心服口服,承认他是队伍的一员。”

    “我们继续前行。”方运道。

    其余六个大学士如同听从队长命令的队员一样,跟着方运出发。

    除了云照尘,所有大学士的战诗龙马都比方运落后一尺多。

    又前行了半刻钟,就见前方的血雾沸腾,似乎有强大的力量外散。

    “小心。放缓速度,我们已经接近五龙大殿,容不得半点马虎!”方运道。

    六个大学士轻轻点头,做好战斗准备。

    众人继续前行,很快看到前方出现五十多具战像,包围四个大学士,地面有一些血迹碎肉和破损的大学士青衣。

    方运仔细扫视战场,推断出至少有两位大学士战死,由于敌人都是五层楼高的巨大战像,两个人族大学士已经被打成肉泥并且七零八散。难见全貌。

    那四个大学士面色惨白,额头不断冒汗,无论是体力还是才气,都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

    战像的大体型,成为大学士活着的唯一原因,因为四具战像在四方一站,就包围住他们,其他战像根本插不进手。

    战像体形太庞大,如同一群大象围住四只老鼠一样,当两个战像发起攻击的时候,另外两具战像没办法攻击。

    其余的几十具战像都在外面不断走动,防止四个大学士逃跑。

    四个大学士外放文台力量,与战诗词的光芒交替闪烁,持续阻挡战像不断落下的巨拳。

    这些战像只有相当于妖王的实力,若是有一头大妖王战像,这些人坚持不到一刻钟。

    “诸位文友,请救救我等!此等大恩,永世铭记!照尘兄!”一人突然舌绽春雷。

    “山阿兄,丘猛老弟!”

    “放歌,是我啊!当年我也曾相助过你!禾木,当年你我并肩与熊妖作战,可曾记得?”

    方运心中轻轻一叹,若是寻常时候这些大学士求救,谁都会觉得这些大学士没有风骨,可亲眼看着友人被战像打成肉泥,连个全尸都没有,又被如此多的战像围攻,才气即将耗尽,此刻哪还顾得上其它,自然要尽全力呼救。

    “这……”云照尘这个前领队竟然拿不定主意,本能看向方运,但很快发现自己的举动略显不妥,只是无奈一笑,默认了以方运为首的事实。

    其他五个大学士也看向方运。

    方运一见如此,道:“还是由六位大学士决定吧,我与他们四人不熟,先不做决定。”

    若是只有二十多战像,方运绝不会考虑,直接救出来,但这里有五十头战像,一旦被困住,几乎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性。

    等方运说完,那四位被困住的大学士也不喊了,透过巨像胯下的缝隙,可以看到四个大学士绝望的面容上多了一些疑惑和诧异,在战斗的过程中不时观察方运。

    连平潮态度坚定,道:“这四人与我关系并不深厚,若力所能及之事,我定当相助,若是要用性命相拼,我绝不救!”

    刘山阿脸上的笑容消失,露出为难之色,道:“我欠刘苑一个不小的人情。”

    云照尘轻叹一声,道:“我与苏濛兄在翰林时曾并肩作战。”

    “我就不用多说了,当年孙展帆帮助过我,如果可能,我会尽力相助。他此次也要请我,但我与照尘关系更好,所以才加入照尘的队伍。若照尘不领队,我必然会与他在一起。”叶放歌道。

    “孙展帆此人素来高义,我也想救他。”谭禾木道。

    丘猛道:“我与刘苑也相识,能救则尽量救。”

    “以我们之能,面对五十余战像,必死无疑!”连平潮道。

    “但是,有了云方必然不同。”

    “所以,最后还需要云方贤侄决定。”云照尘无奈道。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