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99章 旷世国首
    “万一最后只剩方运与颜域空两人,那就有趣了。”

    两个人的立志文页再一次倾斜。

    “不要凝聚,不要凝聚……”

    一些武国、孔城和十寒古地的读书人不断低声默念,因为一旦两人莲成九瓣,他们地区的状元极可能落水。

    立志文页洒落的光芒更加浓郁,几乎是一开始的十倍。

    片刻之后,方运与颜域空每人增加一瓣莲花。

    莲成九瓣!

    九瓣洁白的莲花半包围两人,两人的前面和左右都有莲花,唯独身后空着。

    全场之人起身,又惊又喜,人族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争国首出现两人莲成九瓣的事情!

    “圣迹!绝对是圣迹!”

    “两人若是能封半圣,必然力压诸圣!”

    “加上知世先生,三位半圣在一起,必然可以横扫妖界!”

    “继孔圣之后,人族第二个辉煌时代即将来临!”

    宗雷两家的年轻人硬是把丧气话憋回心中,因为他们再傻也明白,这时候若是口出狂言,会遭到所有人的攻击。

    众人高兴,其余三个状元乐不起来。

    只有四瓣莲花的孔德论再也抵不住五瓣的差距,人仰叶翻,独自落水,一边呛着水,一边哀怨地看着方运与颜域空。

    莲成五瓣的曾念海与孙乃勇几乎是趴在荷叶上,拼尽一切防止落水。

    不多时,风浪止住,荷叶上的曾念海与孙乃勇狼狈地整理衣衫头发。

    孙乃勇长长松了口气,把贴在脸上的头发甩到身后,道:“总算结束了,万一没能进入熔岩洞,我会被家里人笑死。”

    曾念海苦笑道:“与他们两人整整差距四瓣,稍一不小心就会落水,九瓣了,马上结束了。”

    颜域空与方运如同运筹帷幄的军师。外面杀声震天,两人却在大帐之内下围棋。

    两人面带微笑,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多么高兴,比平时更加平静。

    方运道:“今天不能参与各国状元聚会。域空你代我喝一杯酒吧,等从血芒古地回来,我自罚三杯。”

    “好,你一定要准时回来。”颜域空道。

    “一言为定。”

    两人一袭白衣,坐于绿色荷叶之上。相视一笑。

    立志文页再度倾斜,缓缓洒下光芒。

    看台上的众人大都平复情绪,陆续坐下,微笑看着,因为莲成九瓣是极限,没可能超出。

    颜域空的立志文页首先停止,不再洒落光芒,但方运的还在继续。

    景国人开怀大笑,莲花池立志,方运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在场的众人不停点头。

    几个年轻人甚至轻轻活动肩膀和脖子。为下一场的熔岩洞立心做准备。熔岩洞不再是让立心文页放光,而是有飞起来的岩浆灼烧立志文页,立心文页承受的灼烧次数越多,则立心越强。

    “不对!”景国文相姜河川猛地起身。

    之前立志文页垂光只有几息的时间结束,可现在,方运的立志文页垂光五息还没结束!

    不远处的左相柳山露出愕然之色,直勾勾盯着立志文页和方运。

    光芒停止,莲成十瓣!

    孙乃勇与曾念海愣了,颜域空愣了,甚至连方运自己都愣住了。

    在场所有人都在发愣。

    还有几个读书人刚刚利用官印进入看台。几乎看傻了。

    “争国首改规矩了?”一个新进来的老翰林喃喃自语。

    计知白一直在憋着,他受够了提前挑衅方运的苦,而且被“学海三傻”的污名吓到,在争国首的时候憋着一直没有说话。准备等方运不成国首再说几句泄愤。

    可现在,他却觉得心脏要憋爆了。

    哪怕方运争国首失败,莲成十瓣也旷古绝今,根本打击不到他。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方运身边出现了风。

    不是白色的劲风,不是青色的风浪。而是灰色的龙卷风!

    高达十丈的龙卷风,并迅速向外扩大。

    拥有五瓣莲花的孙乃勇与曾念海甚至来不及反应,直接被龙卷风甩出数丈远,栽进水池中,咕嘟咕嘟喝着水。

    颜域空比方运只少了一瓣莲花,按理说可以稳坐荷叶,可这龙卷风太强了,颜域空竟然不得不低下头,两手死死抓着荷叶。

    灰色的龙卷风中,颜域空满面苦笑,怎么会遇到方运这么个变态!

    早知道会是这样,就应该推迟一年考进士!

    不一会儿,龙卷风停歇,孙乃勇和曾念海吐出肚子里的水,一边向池边游,一边翻白眼。

    “下一次,请让我们输得体面些!”

    众人这才仔细看两人,两人的衣服竟然被搅碎,穿得跟乞丐一样,露出白花花的肩膀和胸膛。

    众人忍不住笑起来,尤其是岸上之前落水的几个状元,一脸坏笑。

    莲成十瓣太惊人了,一些人至今有点不敢相信,不断眨眼。

    “不愧是方虚圣啊!”

    众人纷纷感叹。

    雷家人与宗家人把嘴闭得死死的。

    现在谁要是敢说什么,恐怕就会成为孔圣文界众傻之一。

    颜域空上空的立志文页消散。

    但是,方运头顶的立志文页第十一次倾斜,第十一次放出光芒。

    孙乃勇小声嘀咕:“不会莲成十一瓣吧?要是真那样,以后谁还敢跟方运玩啊。”

    “嗯,以后千万别跟方运比什么。”

    “可以比傻。”

    众状元哭笑不得。

    众人还没等消化莲成十瓣的奇迹,就见方运身后出现了第十一瓣莲花。

    只差一瓣,莲花就能完全包围方运!

    “此乃……好乱!”一些读书人脑子一团浆糊,难以想象会发生这种事。

    颜色更深的龙卷风出现!

    颜域空哭笑不得,一边死死抓着莲叶,一边在龙卷风中大声问:“方运,何时结束?”

    “我也不知道。”方运感觉自己有点玩大了。

    看台上的读书人越发惊异,谁也没想到争国首的第一步就一发不可收拾,不仅超出前人,而且还超出那么多。

    此时此刻。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疑问。

    “方运所立何志?”

    看台不起眼的角落,多出几道苍老的身影,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存在,但他们几人相互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颜域空不愧是可以跟衣知世齐名的天才,哪怕在十一瓣莲花形成的龙卷风中,都没有落水。

    风停,所有人都没有再开口,都静静地等待。静静地看着方运和他的立志文页。

    都想知道,最后方运到底能莲成多少瓣!

    计知白望着方运,心中突然升起绝望之情。

    “好累啊……”计知白喃喃自语。

    立志文页再度倾斜。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已经没有人能够坐在看台上,包括宗家雷家的人都站立着,本能地抬着头向前探,希望看得更清楚一些。

    几十万读书人齐齐前倾。

    浓郁如牛奶的光芒落在方运身上。

    争国首的现场静悄悄的。

    十二息之后,第十二瓣莲花形成!

    十二瓣莲花包围方运。

    怪异的是,方运的身体徐徐上升。

    当方运停止上升的时候,众人才发现,十二瓣莲花竟然形成了一座莲台!

    方运坐于莲台之上。目含虚空,胸怀万界。

    轰隆隆……

    一道风中有雷电的巨大黑色龙卷风出现,接天连地,如同一条黑龙包围方运。

    颜域空再也撑不住,刹那间被龙卷风卷飞,噗通一声落在水中。

    颜域空的目光里充满迷茫,完全不在乎自己大口大口灌着水。

    此时此刻,颜域空逼自己记下这个日子,以后每年这个日子要呆在家里,或者去找恩师南圣。不然肯定倒大霉!

    十一月初十,什么都忌!

    所有人都看呆了,争国首还能争出这么大的龙卷风?

    不多时,龙卷风停止。

    颜域空仰面朝天浮在水面上。目光呆滞,生无可恋。

    颜域空在想一个问题。

    方运也在想一个问题。

    各国状元在想一个问题。

    看台上的所有人也在想一个问题。

    “争国首,结束了?”

    李繁铭一摔手中的扇子,忍不住问:“这都可以?”

    “应该可以。”一旁的老进士一脸迷茫。

    “别人不可以,方虚圣可以。”

    “了不得啊!”看台上隐蔽的角落,一个干瘦的小老头不断用手捋着下巴的山羊胡。身穿一身破旧的衣衫,低声感慨。

    “我现在只想知道,方虚圣立下什么志!”

    “对!请方虚圣朗诵立志之言!”

    “请方虚圣教诲!”

    众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立志文页终于消散,代表着莲花池之争结束,方运和其他状元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方运,别藏着掖着了,快说说你立下何志!”孙乃勇大声喊。

    “你不说,我不上岸!”颜域空浮在水上,呆呆地看着方运。

    方运无奈一笑,缓缓道:“那么,在下就复述立志之言。”

    所有人屏息敛声,瞪大眼睛等待。

    甚至连宗家雷家这些仇敌都充满好奇。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方运的声音仿佛是万鼓敲击、万钟轰鸣,在天空中不断回荡。

    “……为万世开太平……”

    在场的每个人心里都生出难以言喻的震撼。

    比第一次听到圣言,比第一次见到倒峰山,甚至比第一次见到半圣都更加震撼。

    “旷世国首啊!”

    方运的立志浓缩了所有读书人的志向!

    天有神而无形,天有道而无心,但方运,却要为天地创造一颗心!

    这只是表层含义。

    天,是万物,是一切,星空、海洋、草木、人族和妖蛮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天,万界即为天!

    为天地立心,就是要为万界定下规矩,让万界按照方运的意志运转!

    什么万界之主,什么种族巅峰,都不及这个志向远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