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94章 逆血复仇
    京城,左相府。

    “恩师,您心情似乎不好。”计知白小心翼翼地把茶水捧到柳山面前的桌案上,又小心翼翼收回手,他的手指用力蜷起,但又缓缓松开。

    当年,两人是师生,计知白对柳山虽然敬畏,但并不低三下四,有时候甚至放肆一些被柳山呵斥,计知白甚至还高兴。

    可自从文胆被废,计知白就发现,恩师对自己的关心越来越少,而自己逐渐放低姿态,越来越卑微,再也回不到当年那种纯粹的师生情谊。

    计知白对方运的恨意与日俱增,连带对这位恩师都生出了不满。

    但无论如何,计知白在柳山面前永远乖巧听话。

    柳山面容白净,外貌儒雅,依稀残存当年那个景国美男子的影子,但现在两鬓花白,额头浮现细密的皱纹,双眼之下竟然有了轻微的眼袋。

    柳山轻声一叹,缓缓摇了摇头,道:“学海现龙门,一钩钓万心,十国传为美谈。你与老夫都下过学海,自然明白其中的难处,方运倒好,竟然一人垂钓十万鱼。老夫纵然想故作镇定,但实在做不出。”

    计知白心中难以接受柳山把自称‘为师’改为‘老夫’,但依旧宽慰道:“也就老师您修养到家,我听说雷家和宗家那些人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雷谟文胆开裂出一条缝隙,又被称为‘学海大傻’冲家主发了火,结果那位家主沉不住气,展开回击,引发雷家内斗。雷家家主本来就是摆设,幸好雷家要稳住,不然真可能再换家主。”

    哪怕是老成如左相柳山。听到“学海大傻”四个字,嘴角都不由自主上翘。

    堂堂大学士竟然被人起了这种外号,这种污名一辈子也洗不清。

    想到污名。柳山面色又是一沉。

    就在京城外的潼山,他的生祠上。还挂着一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的对联,这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身为大学士,他从不生病,可在遭到民怨攻击后,他竟然迷迷糊糊度过了七日,若不是计知白发现不对,诵读《春秋》正义理。很可能会犯下大错。

    计知白没发现柳山面色有异,继续道:“不过,听说在学海里,方运被雷家人惹恼了,说一旦出了血芒古地,就以文星龙爵之权柄废除雷家龙人的血脉!雷家十分看重龙人血脉,千般保护,万一真被方运剥夺血脉,数百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到那时,雷家恐怕又要换家主。”

    柳山缓缓道:“西海龙圣陛下断然不会同意。”

    计知白无奈道:“问题是。听说在远古时期,文星龙爵的地位比普通龙族半圣高,当然。现在稍有不如。但即使是这样,方运只要以‘雷家龙人攻击文星龙爵’为由发动剥夺血脉之力,四海龙圣都无法阻止。”

    “说的有道理。不过,雷家不是有雷祖护佑么?”柳山道。

    计知白忙道:“我也是如此问雷家的友人,不过听他说,雷家一旦动用雷祖遗物,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们,只可能在关键之时用出。更何况,文星龙爵被骂。剥夺伪龙血脉实属正常,雷家找不到理由反驳。雷师虽然神秘强大。但在龙族也只是传说,不曾在龙族历史中留下什么真正的事迹。哪怕是所谓的雷祖遗物,搞不好都是龙圣的东西。这些您一定知道。”

    柳山点点头,道:“雷家人倒也沉得住气,不错。方运此时虽强,但需要很久的时间成长,很可能中途败落。雷家若是真动用雷祖遗物毁了方运,会承担万古骂名,甚至……会遭遇逆血复仇。”

    计知白听到逆血复仇四个字,忍不住轻颤一下。

    逆血复仇原本是结合“逆种与血亲复仇”之意,如果读书人遭遇莫大的不公或冤屈而无力解决,一旦不惜一切代价展开复仇,甚至不惜违背读书人的准则达到灭绝人性或逆种的程度,会被称为逆血复仇。

    逆血复仇一旦展开,不仅复仇者会被圣院诛杀,被复仇的人也会遭到圣院最严厉的惩罚,一般都是诛杀,若罪名过重,可能满门抄斩并且惩罚其他族人。

    计知白道:“老师您说的没错。如果雷家只是阻挠方运导致圣道败落,只会留下骂名,但他们若动用雷祖遗物攻击方运,哪怕仗着大功在身圣院无法将其灭族,也会有数不清的读书人对雷家展开逆血复仇。如果不出意外,圣院在一开始恐怕会不闻不问,等雷家遭到重创后,圣院才会出手。”

    柳山微笑道:“不过,方运的圣道,到此为止了,血芒古地,必然是他的梦断之处。”

    计知白低声道:“恩师,据我所知,血芒古地目前文位最高的是大学士,而且……血芒古地的大学士会遭到血芒之力侵蚀,文台力量削弱得厉害,勉强只有初入大学士的实力。”

    “方运能进入,他人自然也能进入。”柳山微笑道。

    “啊?可是通往血芒古地的道路被圣院牢牢握在手里,由东圣阁负责,别说雷家,四海龙圣都没有办法。”计知白道。

    “龙族与雷家一直想方设法寻找斩龙刀碎片,对血芒古地的了解远在你我之上。西海龙圣既然以文星龙爵为诱饵,引诱方运进入血芒古地,自然有其道理。”

    “恩师说的是。”

    “争国首差不多开始了,一起进去看看。”

    “是。”

    两人手握官印,神念通过官印与圣庙,进入孔圣文界争国首的现场。

    方运等十几位状元坐在碧绿的荷叶之上,附近没了那些大儒,这些状元更加自在。

    嘉国的墨杉笑道:“方虚圣,多谢你仗义援助,不然今年嘉国的状元恐怕会是雷述山。”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方运半开玩笑道。

    “争完国首,咱们在崇文院门口见一面,我手头有些小东西送你。”墨杉微笑道。

    “哦?多谢墨兄,到时候细说。”方运向墨杉投以和善的目光,心中隐约猜到,墨杉恐怕会赠送墨家机关兽。

    机关兽虽然强,但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温养和沟通,除了墨家或工家之人,其他读书人都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不是墨家或工家人,花相同的时间,用在自身的圣道方面,远比强行掌握一头机关兽收获更大。

    墨杉既然说要送,自然不会是普通机关兽。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