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76章 学海小岛
    一些杂家和纵横家的读书人主动出面,记下所有人的名字和交易需要,等待一些人前来问询,然后给予指点。

    这些人不需要任何报酬,而他们获得的好处则是众多读书人的感谢,以后若是求到对方,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都会顺手相助。

    若是能帮到那些地位较高的世家子弟,甚至能谋一个更高的官位或出路。

    许多读书人并不擅长交易,而杂家与纵横家的读书人就成了润滑剂,让每个人各取所需。

    现在还只是开始,等近五万人一起回归海滩,整个海滩会变得异常喧闹,每个充当中介人的读书人都会获得许多人的感激。

    杂家一位大儒说过,杂家是饭菜中的盐,多了坏事,少了不行。

    李繁铭垂头丧气地站在海滩边,他的收获不小,三条小文心鱼和两条下品文心鱼,放到前几年,足以位列学海垂钓的前三。

    “李兄,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别提了,为了追一条中品文心鱼,船被大浪掀翻了。”李繁铭无奈道。

    “可惜了,不过你钓到五条下品文心鱼,收获足够了。”

    “那得看跟谁比,跟方运那家伙比,我简直无地自容。”

    “是啊,现在学海都传开了,说方虚圣钓了一百多条文心鱼,等进了海心,可能带着上千条鱼出来。他肯定用不了那么多文心鱼,都在等着他交换。”

    “上千条?你别开玩笑了。以前有些年的殿试进士太倒霉,一次下学海所有人的收获全加起来也就一千来条鱼,方运一个人比得上上千进士?不过……真没准!”

    李繁铭说了半天,最终还是犹犹豫豫推翻自己之前的话。

    “方运!我雷家与你不共戴天!”

    一声怒吼突然传来,扰乱了正常的叫卖声。

    李繁铭扭头看去。就见宗雷船队那里,雷龙阔正跌跌撞撞站起来,正舌绽春雷。随后被人搀扶着。

    “雷龙阔终于醒了,有好戏看了!”

    李繁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询问旁边的人,这才明白有十五个人好像是被方运撞得昏迷不醒。

    “之前只是猜测,雷龙阔骂声如此洪亮,看来是真的了。”李繁铭的话引发众人哄笑。

    李繁铭快步走到宗雷船队近处,站在外围,伸长了脖子听里面的人说话。

    “龙阔你们真的被方运撞到了?”

    雷龙阔舌绽春雷道:“方运仗着自己的龙船强大,竟然不顾学海竞渡规则,撞碎我们多艘船。导致我们无法继续钓文心鱼,极大削弱人族的力量!若是他能撑过圣院问心,我等必然联名上奏,定他一个为祸人族的大罪!”

    “什么?是方虚圣主动撞的你们?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们十四人的船都是被他撞毁的!”

    “真没想到,方虚圣竟然如此不智,圣院必然会惩罚他!”

    “不是方虚圣不智,是宗雷两家太阴毒了,他们总是用阴险的手段对付方虚圣,可方虚圣孤身一人。没办法动用太多的力量,除了硬碰硬,还能有什么办法?”

    “就算硬碰硬。也不能坏了学海的规矩啊!若人人都像他一样不守规矩,人族成什么样子了?”

    李繁铭冷笑一声,道:“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说得对!”一些人纷纷响应。

    “方运当是孟圣的从道者!”一位孟家进士道。

    李繁铭的话出自《孟子》,全句是“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梁惠王当时问孟子:“商汤流放了夏桀。周武王讨伐商纣,做臣子的杀死他们的君王。这符合仁义吗?”

    面对魏国当时的国君,孟子理直气壮回答:“破坏仁的人。称之为贼,破坏义的人,称之为残。破坏仁义的残贼,已经不是正常的人,只能称之为独夫。我只听说过诛杀独夫商纣王,不知道什么叫弑君。”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说出这种话,凭得正是满腔正气。

    这句话经常被读书人引用,乃是儒家之人坚信不移的真理,而孔圣亦说过君王无道则离开。

    或者离开,或者诛杀独夫,这才是真正的儒家之人。若是哪一天儒家人当了君王的奴才,那便已经背离了孔孟之道,不配叫儒家人。

    李繁铭与孟家人说完,在场的众多儒生挺胸抬头,形成无形的力量,如同遵循孔孟之道的实践者一样,随时可以舍身杀死独夫。

    身之所在,义之所存!

    宗雷两家算计方运在先,那就是破坏义的人,方运可以那么做!

    孟子在儒家的地位之所以仅次于周文王,就是因为孟子完善了义的力量,甚至可以说,孔圣给了儒家人灵魂,而孟子给了儒家人拳头。

    尤其是成为大学士或大儒后,儒家由义衍生出的浩然正气无比强大。

    可惜这里是学海,而且在场的人没有浩然正气,若是几十位大儒做出相同的举动,对宗雷两家人来说后果不堪设想。

    宗雷两家人明明想反驳,可在那无形的力量之下,什么都不敢说,彻底灭火,雷龙阔愤恨地瞪着李繁铭等人,却不敢再污蔑方运。

    宗识冰道:“无论如何,方运必然要接受问心!”

    李繁铭道:“自然!不过,听说雷龙阔辱骂方虚圣,我怀疑你与逆种勾结,否则不可能如此恨人族栋梁。我会建议圣院对你进行诛心之问!”

    “你敢!”雷龙阔面色更加惨白。

    “这种事有什么不敢的?我就不信你能挺过诛心之问!”李繁铭无比淡然,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李繁铭,此事雷某记下了!”

    雷龙阔凶狠地看着李繁铭,他很清楚圣院不可能对他用诛心之问那种大刑,李繁铭这么说,是在逼他认罪!

    当时情急骂了方运,若是不认罪,必然被圣院重罚,若是认罪道歉,接受惩罚,便不会受太重的刑罚。

    李繁铭叹息道:“等方运竞渡得胜归来,我该从宗雷船队选哪一条文心鱼呢?真是让人烦恼啊!”

    许多人笑着望向深海的方向,期盼着方运回来。

    这时候的方运,看到了三艘楼船。

    三艘楼船停在一处方圆两里的小岛边,远处有多头海兽,但无一头敢靠近,那小岛周围,遍布密密麻麻的鱼群。

    几息后,那三艘船的人都看到了方运。

    雷谟收起钓竿,微笑着望向方运,目光中带着淡淡的讥讽之色。

    “方虚圣,我们最先抵达学海岛,你输了。”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