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70章 海中河
    半刻钟后,附近的海域布满沉船的残骸!

    十四艘海船全部沉没!

    方运的龙船不仅没有破损,船头反而更大更坚固,撞角又长了一丈、粗了一圈!

    海浪山脉周边的读书人们默默地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在方运开撞的时候,方运船队的其他人已经赶到,他们也默默地看着。

    直到方运开始向海浪山脉进发,他们才反应过来。

    “同样是船,为什么相差这么多?”

    “快!咱们也已经作完第四首诗,快跟着方虚圣进入海浪山脉,要是能进海心,必定能看到他与宗雷船队最强的那几艘船的大战!尤其海心里还有海兽,不知道会是一番怎样的场面!”

    “快快快!老夫等不及了!”

    船队快速向海浪山脉进发,这些读书人受到方运的名诗刺激,第四首诗词的平均水平极高,所有的船都大变样,有的变得特别坚固,有的变得特别灵活,还有得变得特别快。

    因为第四首学海诗词以“长驱直入”为题,所以这些船过半都可以短距离冲锋,远超以前,但比方运这种能在半空飞行的龙船差得远。

    外海的海滩上,一艘又一艘庞大的楼船或艨艟接连出现,最后整整十四艘大船排在海边。

    “那是……好像是宗雷船队的船?嘿嘿,估计是遇到海难了,没什么好看的。”

    “咦?他们的人呢?船沉之后,应该能看到人啊,怎么十四艘船一个人都没有?”

    “不会成了幽灵船吧?”

    “有趣!走,去看看!”

    岸边数以千计的人快步向那十四艘船所在的地方赶去。

    等大量的人抵达近处,十四艘船还是静悄悄的。让人觉得心里发毛。

    “龙阔?你在吗?龙阔?”

    雷龙阔的船上无人应声。

    众人喊叫了一会儿,依旧无人回答,宗家雷家人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登船。

    一行人很快登上楼船,发现雷龙阔正躺在甲板上。呼吸平稳,但面色有些苍白。

    “看样子没出什么事,那就好。”

    “未必啊!”柴棱道。

    “柴先生有何指教?”

    “学海和书山一样,以神念进入,我们在这里的身体,实际是神念构成。你们看,雷龙阔的面色苍白,这说明他的神念变得稀少。被强大的力量消磨!”

    “这很正常。我就是神念被风浪消磨,实在坚持不住了掉下船。回到海边后,我马上醒来,根本没有在甲板上躺着。”

    “他的情况与你不一样。打个比方,你的情况是,身体中了一刀,因为疼痛昏死过去,但你只是有一个伤口,只是失血过多,没有太大的损伤。随便一本进士医书就能治好你。而雷龙阔的情况更像是被人砍断了手脚,不是普通医术可以救治的,至少需要大儒医书配合药材才能让断肢重生。”

    “原来如此。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里是学海,我们什么力量都没有,什么都做不了。”柴棱无奈道。

    “走,去看看其他人,把他们放一起。”

    随后,众人把十四个人抬到一起,并排放在沙滩上。

    这十四个人的十分相似,呼吸虽然平稳,但脸色惨白。让人觉得奄奄一息。

    突然,薛大学士道:“这个样子。应该是闯台风眼失败!有众圣世家的朋友吗?”

    “我是孟家人,的确听过这种说法。台风眼里面平静。但外面的风极强,不仅能破坏船体,还能损坏神念。几乎每隔几年就有人闯台风眼失败,据说失败后都会昏迷一阵才醒。”

    “的确有这种说法。”

    “他们十四人应该是联手闯台风眼失败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

    但是,宗雷船队一个大嘴巴的人突然道:“他们十四人并没有闯台风眼,他们早就过了台风之壁,和其他人一起前往海浪山脉。只要闯过台风之壁,就不能返回闯台风眼,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一定要查清楚!”宗雷两家人群情激奋。

    琴棋双友站在一边,相互看着,面沉似水,在看到这十四艘船的时候,两个人都感到不好,但一直没有开口。

    突然有人舌绽春雷喊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方才琴棋双友说过,这两个不要脸的拦截方虚圣没拦住,宗雷船队派更多人在海浪山脉要撞沉龙船?大家算算时间,和琴棋双友说的差不多,正好是两刻钟多一点!”

    “对啊!时间已经到了!琴棋双友,方虚圣没来,宗雷船队的人怎么回来这么多?”

    “我明白了!这十四艘船很可能是方虚圣撞沉的!一定是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哈哈,果然不需要为方虚圣担心,这群宵小哪里是方虚圣的对手!”

    “错不了!”

    “说是别人我不信,说是方虚圣,可能性很大!”

    许多人松了口气,然后笑起来。

    “不过,他们十四个为什么昏迷?为什么像是在台风眼中失败的?”

    “这就不知道了,是不是跟方虚圣的第四首诗有关?”

    “很可能。”

    “不!是跟智学诗有关?”之前跟宗雷两家翻脸的薛大学士突然道。

    “薛先生请一一道来。”

    “方虚圣进过台风眼,船身被奇特的台风攻击过,诸位都知道吧?”

    “的确。”

    “听说还钓了满船的鱼。”众人分点头。

    “智学诗全文是什么?我来复述一遍‘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首诗最关键的地方是实践!龙船为什么在变强?如果一直停在那里,会变强吗?不会!一定是因为被风吹浪打,这才让龙船渐渐变强!换言之,是龙船能吸收风浪的力量为己用!所以,龙船的撞击,有近似台风眼的力量!”

    “这话说得通!老夫也侥幸通过台风之壁,刚刚被风浪打翻了船,曾看见过方虚圣的龙船的航行方式,感觉风浪都在帮龙船,十分怪异。”

    “若真是如此,那这十四个人,恐怕要休养一年半载才能恢复!伤了神念比伤了文胆还可怕!”

    “方虚圣既然撞沉这些祸害,现在已经进入海浪山脉了吧?”

    “希望他能钓到无上文心,据说学海有才思泉涌。”

    海浪山脉,那是一座由海水组成的奇异山脉,漆黑的山脉不断变化,数不清的山峰好似在流淌。

    对别的船来说,海浪山脉几乎就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但对方运来说却十分简单,一旦航道不通,直接离开水面飞翔,能轻易翻山越岭。

    不多时,方运来到一座海浪山峰上,山下,一条条颜色明显与普通海水不同的海流出现,如同是海中多出了几十条河。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