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59章 大儒入队
    听到田松石的话,不仅两支船队的人愣住了,连其他小船队的人也愣住了。

    田松石身为一位大儒,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必然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一时间无人回答,都在揣摩田松石的意图,都忽视掉他手中那条春秋积序文心鱼。

    过了一会儿,大学士雷谟问:“敢问松石先生,为何要参与竞渡?”

    “老夫过于愚笨,在学海钓鱼略显吃力,想了想,现在有大便宜不占,似乎有些吃亏,所以老夫准备参加竞渡。”

    雷谟面色一喜,道:“学海竞渡已经开始,不能重新加入,不过,我等可制定一个君子竞渡,只有口头协议,不受学海约束。我代表宗雷船队答应,只要方虚圣答应,您便可参与竞渡。只要您选择了胜利的一方,必然会得到您想要的文心鱼。”

    田松石望向方运,微笑道:“小方县令,你是否同意老夫参与竞渡?”

    方运一直在练习垂钓,不知道这田松石什么意思,点点头,道:“既然松石先生想参与,那在下自然答应。”

    田松石笑了笑,道:“诸位谁有异议?”

    没人开口,对方可是大儒。

    宗雷船队的人微笑起来,有了大儒加入,那船队的名声可以提高不少,更何况笨大儒乃是启国名宿,人望极高,胜利之后,对方运的文名打击更大。

    方运船队上的许多人暗自叹息,事情再明显不过,这位笨大儒一点都不笨,之前一直不参与竞渡,恐怕就是在观望风声,待价而沽,现在看到方运势弱,必然会选择加入宗雷船队。

    谁都想多得一些文心,大儒也不例外!

    未来的日子,人族与妖蛮的战争必然旷日持久。文位越高,参战的可能性越大,无论是为了自保还是为了杀妖蛮。都必须要得到更好的文心。

    这也是此次学海大开放的原因。

    “好!那老夫便加入方运的船队,合作竞渡,希望双方不要反悔。”

    “什么!”

    宗雷船队的人瞪大眼睛,满脸疑惑。而方运船队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本来都以为田松石要去宗雷船队,怎么不去了。

    白捡文心鱼都不去?

    方运嘴角浮起一丝浅笑,心道大儒就是大儒,别人看不出来,大儒却能看出端倪。

    方运一拱手。道:“欢迎松石先生参与竞渡。等竞渡结束,我的船队自然会给予您应得的文心。”

    “那就谢过小方县令了,老夫只求一条中品春秋积序鱼而已,如若没有,便使用此条下品文心鱼。”

    “老先生高风亮节,在下佩服。”

    众人更加疑惑,田松石身为大儒,对船队的竞渡有大帮助,更涨士气。哪怕上品文心都有资格拿,但在竞渡结束前说只取一颗中品文心,显然是在让方运船队的人安心,表明他并非贪婪无度。

    他这种地位,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绝不可能反悔。

    笨大儒也不管他人,站立在帆船之上,与两位大学士的楼船并列,明明人老船小,却有一种定风镇海的气势。只要他在船队,那些台风与巨浪都好像不足为惧。

    宗雷两家的人慌了,不断传音议论,探寻缘由。

    “田松石怎么回事?没听说他与方运交好啊!”

    “启国与我庆国有些摩擦,会不会是为了报复庆国?”

    “胡说八道,松石先生的名声很好,当年有小辈得罪他,他都没有责怪。只要宗雷两家没有阻挠他圣道,他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出面,毕竟他向来不争不抢,一心治学。”

    “那就怪了,难道他觉得方运能胜?”

    “绝不可能!方运第二首诗增强鱼钩而与船速无关,这第三首更是跑题,绝无可能抵达内海尽头,必输无疑。更何况,若是方运真有什么获胜的苗头,咱们几十位大学士难道看不出来?大儒虽强,也不至于完全超越几十位大学士!”

    “是不是我们离方运的龙船太远了,漏看了什么?”

    “几十里对诸位大学士来说,近在眼前。”

    有几位大学士接触过田松石,本来想说出自己的猜测,但终究还是没直说笨大儒极可能是被宗雷两家人恶心过去的。

    雷谟道:“事已至此,无须劳心。我们要做的,就是迎风分浪,获得竞渡胜利!无论对方是大儒还是文宗,哪怕是半圣堵路,我等都应勇猛直前!我辈读书人,岂会因大儒而畏葸不前!方运与我等为敌,胜之,大儒与我等为敌,亦要胜之!我等要在学海的尽头,笑傲群雄!”

    “雷兄说得好!”

    “学海,必将成为方运折戟之地!”

    宗雷船队的士气立刻被调动起来,船队本身没有加强,但是整支船队附近的海浪和海风突然变小,导致船队的速度再度加快。

    方运船队得到田松石的加入,士气大振,风浪减弱,增加的速度比宗雷船队还多一些。

    一位帆船上的年轻进士喊道:“诸位楼船和艨艟的船主加把劲啊,你们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但一定要相信大儒的眼光!一位如此笨的人,却能成就大儒,必然有极好的眼光!”

    田松石轻咳一声,道:“当面说老夫笨,信不信老夫把你按进海里喂鱼?老夫这不叫笨,叫大智若愚!”

    众人哄堂大笑,笨大儒虽然是外号,可真没人敢在田松石面前直说他笨。

    那年轻进士红着脸嘿嘿直笑。

    方运莞尔一笑,继续在第三梯队钓鱼。

    没有人发现,他的龙船,快了微不可查的一丝;龙船船体,强了微不可查的一丝;他的抛竿,也快了微不可查的一丝。

    整艘龙船的一切性能,都在极其细微地增强。

    除了方运,无人能觉察到。

    宗雷两家的船队,最先冲入内海!

    船队中的大部分楼船迎风破浪,继续前行,但有两艘楼船被巨浪推得偏离航道。

    至于更小的艨艟。有近三分之一速度突然减慢,无法跟上前面的楼船大队。

    宗雷船队中还有一些帆船,数量接近两千。但九成的帆船在进入内海前调转船头,停留在外海尽头。

    只有一百多艘帆船的船主信心十足,跟着前面的航道冲入内海。

    眨眼间,五十多艘帆船被海浪吞没。其余的船主吓得急忙调转方向往回航行。

    那浪头比帆船的船帆都高!

    最后,宗雷船队的所有帆船全部留在外海。

    内海与外海的交界处,留下一片帆船碎片。

    这个场面让所有人一惊,之前的道路太顺利了,以至于许多人忘记海浪的恐怖。

    内海,不允许帆船试探。

    众人还没从惊骇中恢复。就见宗雷船队的一艘艨艟遇到一道巨浪。整艘船被掀到高空,失去平衡,随后侧面落在海面上,激起滔天海浪,船体从中断裂。

    “那位……可是一位大学士的艨艟啊,仅仅比楼船差一点。”

    “可惜了,那位恐怕连一条文心鱼也没钓到。”

    “只能说他太贪心了吧,若没有压制大风大浪的能力,哪怕艨艟也不能进入内海。”

    “那艨艟少说十丈长。说沉就沉了……”

    “这些人大概会在海边自省吧。”

    从内海边缘后退数百里的沙滩上,正是所有读书人进入学海的起始点。

    在海边,有许多完整的船只,但每一艘船只都被无形的力量牢牢地锁在岸边。

    每艘船上都站着一位神情落寞的读书人。

    “风浪太大了!本以为可以在内海边缘垂钓,结果……唉……”

    “都怪方运!若不是与他竞渡,我们必然在外海尽头垂钓,绝不会想进入内海!”

    “诸位也不要生气,咱们宗雷船队领先他们几十里,而且距离在不断拉大,方运的龙船就算插上翅膀。也追不上了。方运船队的人又多,等竞渡结束后,咱们至少能分到几条普通的文心鱼,凑一条下品文心鱼轻而易举。”

    “我现在有点希望方运能进入海心,得到极好的文心鱼,然后再输给咱们。”

    “海心?据说那里普通文心鱼极多,随便甩出鱼钩就能钓到。不过,那里不止有文心鱼,还有海兽!比什么风浪都可怕。”

    “是啊,风浪躲过去就躲过去了,海兽会一直追着,逼你不断航行,想停下来钓鱼?绝不可能!”

    “宗雷船队必胜!”

    “方运必败!”

    众人望着海洋的深处。

    “轰……”

    乌云之下,龙船闯入内海。

    足足两丈高的巨浪如墙壁扑来,掀起龙船的船头,船头高高扬起,整条龙船随时可能被掀翻。

    方运站在龙头之上,身体猛地一震,自身的意志和龙船的力量保护他,让他仅仅移动了半步便稳住。

    海浪散开,高高的船头重重下落,陷入海水之中。

    “轰……”

    白色的水花冲天而起,随后如雨落下,浇透整艘船。

    方运的身体又是巨震,差一点被掀飞,那无形的力量再次保护住他。

    龙船继续向前,近处没有大浪,但波涛起伏,整艘船也随之起伏。

    方运看到有一条五尺长的中品文心鱼,迅速抛竿,但起伏不定的龙船、上下涌动的海水让鱼钩离那条鱼足足两尺远,垂钓彻底失败。

    整支方运船队都在随着海浪而起伏,如同航行在山丘上。

    “不行!内海风浪太大,在下告辞了!”一艘艨艟的船主不得不调转船头。

    方运抓着龙角,回头望去,在内海与外海的交界处,停留着数不清的帆船和少数艨艟,甚至还有十多艘楼船!

    进入内海的船只,连百分之五都不到。(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