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39章 妇女之友
    众人看到方运出现,全部停止交谈,靠拢过来。

    大部分男读书人都有些拘束,生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惹方运反感,反观那些骑马的女子们性格外向,反而放得开。在这种重男轻女的时代,只有这种性格的女子才能冲破种种束缚,加入著名的巾帼社。

    方运目光扫过上千人,很快把所有人印入脑海,立刻认出绝大部分人。

    那些女子虽然没有文位,但却是人族第一文社“巾帼社”景国分社的成员。

    女子没有文位,所以那些有才情的女子特别团结,在孔城成立的巾帼社,并在各国成立的分社。

    巾帼是一种配饰,到了汉代成为女子专用的头巾和发饰,因此以巾帼指代妇女。

    每一个巾帼社的女子都学富五车,许多人更是经义文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所有读书人都承认,凡是巾帼社的女子,若是变成男人,至少有举人的层次,最后哪怕成为大儒都不足为奇。

    可惜,由于才气不足,巾帼社女子空有满腹诗书,也难以获得真正的成就。

    近日由于文曲天降,人族才气大增,巾帼社更加活跃,一部分成员甚至拉着横幅在倒峰山下散步,为女子请愿,希望人族可以为女子开放最低的童生文位,让女子一样可以为人族效力。

    九成九的读书人是把这件事当笑话来看,毕竟从来没有女子成为读书人的先例。

    另外一成,也只是同情。

    唯独方运在论榜上发了一篇文章,支持巾帼社女子,认为一旦有足够的才气,理当允许女子参与科举。

    大多数回复这篇文章的读书人都持中立态度,没有人特别支持方运。

    少数读书人则反对甚至攻击方运,认为除非每个男人都能当上童生,否则绝不能让女子参与科举,一些读书人甚至引用众圣经典中重男轻女的内容反驳。把方运骂得狗血喷头。

    还有少数极端读书人竟然去礼殿告发方运,认为方运在动摇人族的根基。

    礼殿之人最为古板守旧,礼殿的所有革新都是被读书人倒逼。他们虽然很不喜欢方运这种言论。但方运在论榜上没有骂人,没有攻击谁,更没有贬低谁,只是提出一个新奇的论点。礼殿无权管辖。

    女人虽然不能看论榜,但她们都有男性亲属,这个消息很快传到巾帼社,让所有巾帼社的成员欣喜若狂,甚至把方运那篇文章抄写下来,放在巾帼社总部正堂之上。作为“镇社之宝”。并且封方运为“巾帼大贤”和“佳人之友”。

    方运听后莞尔,没想到自己成了妇女之友。

    不过,那篇文章并非方运胡乱完成,而是认真写了一些女子可参与科举的理由,并提出了阶梯性开放的观点,甚至点出一些女子追求权利的正确方向。巾帼社的女人把这些内容提炼出来,写入巾帼社总纲之中,并把方运的名字写在孔子之后,成为巾帼社第二位认可的“荣誉社首”。

    除了孔子和方运。连六位亚圣和所有半圣都没被她们当成荣誉社首。

    有传言说再过一阵,巾帼社会正式邀请方运,参与她们的社内文会,共襄盛举。

    巾帼社的女子们很重视此事,方运也没有开玩笑,可这事却惹得全天下的读书人发笑,那些修养高的人哪怕不赞同,也没有调笑,可许多读书人把此事当成笑话,认为这会成为方运一生的污点。还有人希望方运跟巾帼社划清界限,避免成为笑柄,影响文名。

    这些人本以为方运要么会推掉荣誉社首,或沉默不语,哪知方运欣然接受,并表示以后若有闲暇,定然会与巾帼社女读书人们一起谈文论典,促进巾帼社发展。

    许多读书人无法接受方运称女子为“女读书人”,在论榜上展开反驳。

    上个月方运接受荣誉社首的事一出,文名立刻受损,若非几天之后方运成为前所未有的十甲状元,此事足以折损五分之一的文名。

    哪怕现在方运的名声如日中天,但在暗地里一些人的推动下,方运因此整整折损十分之一文名,引发许多读书人不满。

    许多人劝说方运,但方运却坚决不收回那些言论,作为一个曾经生活在另一个时代的人,作为一个遨游千年历史长河的人,若是连支持女子科举的胸怀和气度都没有,那才是侮辱先贤,辜负了曾经的时代。

    后来被一些有人劝得烦了,方运只说一句,若是收回那些言论,有损文胆,那些人便不再提及。

    这些女子见到方运后,立刻高声呼喊。

    “见过方社首!”

    一些女子嬉笑,显然觉得这种称呼有趣。

    方运微笑点头,表示接受这个称呼。

    其余男子则露出无可奈何之色,不过方运毕竟被称为狂君,要是不做出一些有违常理的事,那众人才觉得怪异。

    方运的目光落在人群中的赵红妆身上,两人四目相交,轻轻点头,相视一笑。

    一位年轻的举子大声道:“方虚圣,您召开此次骏马文会,所为何事,可否提前告知?”

    “是啊,您这次神神秘秘的,我们都不知道是何状况。”

    “行了,你们少说几句,济王殿下自有分寸。”

    方运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在心中思索。

    因为君子六艺中有骑射,而且骑射能培养人族的血性和勇敢,所以人族历来很重视,因此用了骏马文会。

    骏马文会一般只在年轻人中举行,军旅之家的读书人最喜这种文会。尤其是崇尚战斗的武国,骏马文会的比例占文会总量的一成,而其他各国骏马文会连百分之一都不足。

    骏马文会首重骑射,次重战诗词与唇枪舌剑,一般在举行前要准备许多场地和设施。

    方运本就没想举办骏马文会,但现在众人期待,那不妨顺水推舟。

    不过,方运看了看天色,冬日天亮得晚,此刻太阳还没有升起,路上没有多少行人,来往于京城和潼山的人并不多,而且有大儒和大学士在暗中保护,可以保证不会伤到行人。

    方运笑道:“此番回京仓促,准备不足,骏马文会便不用过于复杂,就简单一些,骑乘蛟马奔驰三百里,最先到达潼山者,得翰林文宝一件,次之得进士文宝,再次之得举人文宝,文宝用途自选。至于余者,看看就好。”

    众人笑起来。

    那些世家子弟不在乎方运的奖品,但其余人却心动起来,哪怕是豪门之后,只要不是出类拔萃的嫡子,也很难得到一件翰林文宝,就算有也最多一件,更何况方运说类型可以选择,意味着自己缺什么就可选什么。

    众人一点不怀疑方运,因为方运在成为虚圣后,获得许多世家的礼物,大儒文宝不多,但大学士或之下的文宝极多。

    人人都知道方运很快大婚,到时候必然又会收到许多宝物,这点文宝对方运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突然,赵红妆扬起下巴,高声道:“敢问济王殿下,若是我们女子夺冠,不能使用文宝,应当如何?”

    一些男读书人哄笑起来,一人大声笑:“红妆公主,此地聚集了京城的青年俊彦,若是输给你们巾帼社,以后怕是没脸见人了!”

    赵红妆傲然道:“我等女子同样位列青年俊彦!”

    一些男读书人又开始发笑。

    “诸位文友,你们愿意把今日的骏马文会的魁首拱手相让吗?”

    “不愿意!”那些男读书人嘻嘻哈哈笑起来。

    方运道:“红妆公主,文宝是文会上常见的彩头,你们现在不能用,未必以后也不能用。更何况,文宝乃是人族最珍惜之物,可以交换你们任何喜欢之物。骏马文会,不分男女,我理当一视同仁,若是对你们额外照顾,你们之中必然有人会觉得我小视女子。既然有人不相信女子能夺冠,那我作为参与者,提出一个建议。这样吧,如果巾帼社女子今日夺冠,那可以要求在场每一个男子为巾帼社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

    巾帼社的女子们眼前一亮,随后暗暗称赞方运不愧是虚圣,就是与一般的男人不一样。

    方运在彩头上不因男女有别而优待女子,这是作为文会发起人应有的基本素养,既是公正,也是尊重女子。

    可随后以文会参与者的身份开口,维护这些女子,是认同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和那些得到才气灌顶的男读书人比起来,女子的身体的确差很多。

    奖励公平,但比赛本身不公平,一旦女子们赢了,给她们更多的好处理所当然。

    一些老辣的男子也看出了方运还是在帮女子,因为方运只字不提女子们若未夺冠如何,既然堂堂济王兼虚圣已经说出口,那他们就没必要站出来提醒,惹人讨厌。

    君子和而不同,这个时候哪怕不赞同方运支持女子,也理当和睦相处,因为方运的行为符合君子之礼,最多旁观,不应该因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让堂堂虚圣下不来台。

    赵红妆立刻道:“好!那就如方虚圣所言,若是我们女子获胜,在场的每个男子要为我们巾帼社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

    方运环视众人,问:“诸位景国的好儿郎,谁不同意?”

    一些男子虽然不悦,可却也不喜欢当众反对什么,毕竟有违中庸之道,便没有说话。(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