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33章 十国同音
    方运微微向众人点头,在宦官的带领下,走向皇宫。

    走了几步,方运似是想起什么,目光向天空一扫,又恢复平常。

    京城远在宁安千里之外,宁安有雪,但京城一片晴空。

    不过,在方运看了一眼天空后,方圆数百里内竟然有乌云汇聚,随后下起了冷冷的冬雨。

    按照惯例,各城市的圣庙不会阻拦这种细雨,但现在皇宫和玄武大道有酒席,于是圣庙外放力量,阻挡了皇宫周边的雨水,只有皇宫一里外才下雨。

    此时已经是冬季,京城的树叶几乎落尽,细雨落下,更显萧瑟。

    这次宴客远比上一次的早春文会更加盛大,皇宫张灯结彩,亮如白昼,各处摆满了酒席。

    方运步行入皇宫,所有人起身,高声喝彩。

    “恭祝方虚圣荣升状元!”

    “恭祝方虚圣荣升圣前十甲状元!”

    “恭祝方虚圣荣升人族第一圣前十甲状元”

    ……

    众人变着法儿地祝贺方运,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许多人没有太多顾忌。

    方运面带微笑穿过奉天门,走到奉天殿外,这里是每年状元宴最尊贵的地方,能坐在奉天殿前的,不是高官显贵就是名门世家,最差也是名动一州的名士。

    在今天,五十位殿试进士是焦点,因为他们明日就要前往圣院,开始遨游学海,而方运,便是焦点中的焦点。

    这里,聚集着全景国七成最著名的读书人,群英荟萃,可见到方运。所有人依旧要起立。

    哪怕是正坐在龙椅上戴着面纱的女子,也拉着小国君起身。

    “方爱卿来了!”小国君兴奋地看着前方的方运,双眼比天上的星辰都明亮。

    “诸位冬安!”方运向众人拱手。

    “方虚圣冬安!”所有人立刻回礼。

    小国君一身明黄色的小龙袍。有模有样地抱拳,格外可爱。

    状元宴要比普通的文会沉闷一些。一开始礼部尚书出面念诵贺表,贺表是常见的四六骈文,先贺众圣,再贺国君,最后则笼统地赞赏今年的殿试进士。

    之后休息片刻,宫廷的乐师和舞者走到前方的戏台上,开始演奏乐曲,这是古礼中的必有的一环。

    之后。便是表功,礼部的官员走到台上,选择殿试前三十人,按照排名从低到高一一介绍每个人的生平和著名事迹,最后讲述在殿试的功绩。

    表功之人用的是舌绽春雷,声音传遍全京城,同时通过圣庙,传播向全国。

    在说完第二十九人,礼部侍郎走下高台,礼部尚书毛恩峥亲自上台。然后以舌绽春雷发声。

    “状元方运者,济县人也……”

    所有人静静听着,许多人流露出艳羡之色。因为方运不仅由礼部尚书亲自表功,而且内容源自史家官员记载,无比详尽,远非他人能比。

    庆国,皇宫。

    在景国开始状元宴的时候,庆国同样开始。

    虽然庆国此次无一人得一科之甲等,但因为北方初雪降临,蛮族南下,众人已经把景国视为囊中之物。这让庆都比景都更加喜庆。

    庆国的礼部侍郎站在高台上,面带微笑。以舌绽春雷在为探花表功。

    今年殿试进士排名第三的,便是宗午德。曾与方运在圣墟合作,却因为不走杂家之道主修儒家,与宗家渐行渐远。

    庆国礼部侍郎为宗午德表功完毕后,望向今年庆国的榜眼,宗家的女婿向岚成。

    向岚成在诗词方面不出名,但却是一位能吏,若无方运,今年至少会有一科甲等,在很多方面还要胜过今年的庆国状元颜域空。

    向岚成是宗家全力培养与方运争甲等的人,最后虽然失败,但却不像雷家的雷述山因为骂方运被礼殿惩罚,落得个文胆蒙尘、殿试资格被取消的惨状。

    向岚成年近三十,面相显老,也为人老成,哪怕输给方运,也没有传出负面消息,在他代掌的县里人望极高,若非颜域空天资太盛,在文业、史道和教化方面太强,最后谁是庆国状元还说不定。

    换做前些年的殿试,他必然是状元。

    当礼部侍郎看过来的时候,哪怕向岚成再老成,心跳也猛地加快。

    输给方运是实,甚至也败于颜域空,但颜域空之后必然会远离庆国,而他却是宗家全力培养之人,来日必将飞黄腾达,封侯拜相,扬名天下。

    向岚成丝毫没有挫败感,两个人的天赋太高了,但是,向岚成心里未曾服输,只有到最后一步,才能分得出高下,年轻时才名极盛者很多,但最后善终者却极少。

    成为庆国榜眼,乃是第一步,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这意味着正式踏上人族的大舞台!

    当礼部侍郎诵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向岚成只觉全身轻飘飘,他知道这个声音会通过圣庙传遍景国各地,传到自己的家乡,让当年瞧不起自己的人羞愧,让当年敌视自己的人后悔,也让当年天赋比自己好如今却落后的人懊恼。

    向岚成面带微笑,信心满腔,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把整个庆国掌握在手中!

    但是,庆国的礼部侍郎仅仅诵了三句,一个更恢宏、更洪亮的声音在庆国京城上空炸开。

    “状元方运者,济县人也。年少名声不显,尝于悟道河畔苦读……”

    庆国的礼部侍郎原本在为向岚成表功,可现在声音完全被新的声音压制,没人听得到,只能闭上嘴。

    众人莫名惊诧,庆国状元宴,为何表功方运?

    庆国众人猛地起身,许多人差点拍桌子,简直比挖人祖坟跟嚣张!

    向岚成双眼通红,几乎要暴怒甚至破口大骂!

    但是,所有人全部忍了下来。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

    十国同音,天下表功!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的事,只存在于传说中。可今天竟然在众人的面前发生了!

    许多庆国读书人极度愤怒,可理智告诉自己。既然是为方运表功,那十国同音可以说得过去,毕竟方运不仅夺得十甲,在殿试期间也为人族立下了不世奇功。

    庆国众人默默听着那源源不断的表功声,轻声叹息,这一次,他们不得不承认,方运真真正正压下同辈。整个庆国绝对无人可以抗衡。

    一些人听着听着,反而入迷,因为这表功说的很细,把方运许多功劳完整地讲述出来,让人越听越信服。

    不知不觉,部分文胆不够强的读书人竟然开始惭愧起来,意识到自己不应该仇视这样的有功之臣。

    大多数读书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但在场的几位大儒面色微变,宗家的那位大儒甚至称得上面色剧变!

    圣院竟然利用十国同音来影响天下读书人,让天下读书人减少对方运的仇视!

    在他国。这种效果作用平平,因为大多数人族都是支持方运的,可在庆国。这足以动摇一国之根基!

    可是,这些大儒毫无办法,方运最近的功劳太大了,几乎达到赏无可赏的地步,圣院动用十国同音完全没问题,连宗圣都没有借口阻挠。

    过了好一阵,天下表功完毕,十国同音停止。

    庆国皇宫沉默片刻,一些正直的庆国人忍不住称赞方运。

    一些人也觉得之前对方运的态度太过分。也站在中立的角度肯定方运的功绩。

    但是,一些读书人发现。向岚成双手紧握,牙齿紧咬。不禁露出同情之色。

    刚才明明轮到为向岚成表功,却被方运的表功粗暴地打断!

    这几乎等于阻挠了向岚成的文名,对读书人来说简直不共戴天。

    哪怕到时候礼部侍郎会重新表功,可所有人都被“十国同音,天下表功”所影响,哪里会听得进对一个榜眼的表功,哪怕是向岚成老家的那些人,怕是都会更加关注方运。

    站在向岚成身边的宗午德突然抬头仰天,叹息道:“好悬啊,方运你终于放了我一马。”

    别人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旁边的颜域空却暗自发笑。

    去年在中秋文会之上,要进入圣墟的读书人每五个一起上台书写诗词,而宗午德与方运同台。

    按照规矩,文会司仪本应该一一介绍同台的读书人,让每个人扬名天下,可快到介绍宗午德的时候,凶君突然出面指责方运,引发事端。

    事态平息后,司仪竟然忘了介绍宗午德,直接让五人书写诗词。

    宗午德很郁闷,但不得不书写。

    之后,宗午德更悲剧了,因为方运写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后,获得的月华太多,引发了异变,导致提前进入圣墟。

    宗午德原本期盼的点评诗词环节没了,直接被挪移到圣墟。

    自始至终,在人族第一文会之上,“宗午德”三个字就没有被提及过,没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上了人族第一文会的高台。

    事后圣墟友人每每相聚,都会拿此事嘲笑宗午德。

    而今天,宗午德终于避开“方运的致命袭击”,向岚成中招了。

    宗午德怜悯地看着向岚成,实际上,向岚成比他还要倒霉,中秋文会上的名气有点虚,毕竟只涉及诗词,可此次殿试是真正的实名,对以后向岚成的人生和仕途影响很大。

    很多进士一辈子最好的扬名机会就是状元宴的表功,以后就算有名气,也是慢慢传播,而不是像今天强行告知全国,让每个人都听到这个名字。

    宗午德甚至可以预见到,以后会有人把向岚成称呼为“在方虚圣之后表功的人”或者“那个记不住名字的榜眼”,每每提前向岚成,必然有许多人茫然,可一旦提起在“十国同音,天下表功”后的那个榜眼,庆国人会马上记起来。

    “这只是开始……”宗午德摇摇头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