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19章 讲述,平分
    光芒散尽,方运发现自己出现在高台之上,远方都是红土地,空气中弥漫着奇特的毒气,正是进入三谷古地前进入的地方。,

    方运立刻用文胆隔绝毒气。

    十二位大儒站在高台之下。

    进去三十人,此时仅一位。

    在看到方运的那一瞬间,有的人面色一惊,有的人眼中流露出悲色,有的人轻声叹息,还有的人面不改色好似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

    哪怕看到十二位大儒,方运也没有完全放弃警惕。

    三谷峡谷的记忆太惨痛了。

    战殿大儒何琼海上前一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运正要说,一边的大儒道:“迟恐生变,先回圣院再谈其它。”

    何琼海点点头,然后把方运请到平步青云上,十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孔子文界的大门。

    十二位大儒全力警戒,其中五位大儒甚至掀开背后书箱的盖子。

    书箱之中仿佛蕴藏着一颗大日,磅礴的力量向上喷出,镇压八方。

    何琼海低声道:“有五件半圣衣冠,可敌妖族半圣”

    方运点点头,稍稍松了口气,这些大儒都是持经人,哪怕有妖圣前来,也可以抵挡很久。

    众人顺利进入孔圣文界,消失在这个没有名字的星辰之上。

    那通往三谷古地高台上,光柱消散,随后,高台彻底裂开。

    三谷古地不复存。

    走过文界长廊,方运安然抵达战殿门前的大广场。

    方运感到几道无形且恐怖的力量从自己身边掠过,让方运本能地感到紧张,每一种力量都充满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浩瀚堂正却又充满毁灭性。

    方运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众圣意志怎么会突然降临。

    不过一瞬间,那恐怖的力量消失不见。

    方运暗暗松了口气,对众圣的力量有了新的认识。随后,方运愣住了,然后缓缓望向天空。

    在东方。旭日初升,与往常无异,可在正上方,一颗比太阳大三圈的奇特星体高悬天空。

    那星体明明极大。可散发着类似月亮的冷光,明明看似不如太阳刺眼,可连太阳也挡不住它的光芒。

    “文文曲星”方运喃喃自语,有些懵了,随后仔细感应。脸上浮现喜色,因为现在文曲星力比原本多了整整百倍

    若是早在百年前有如此多的文曲星光,人族现在的读书人的数量至少会增加十倍再过几百年,可能增加近百倍

    到了那个时候,若亚圣或以上的力量不出手,人族哪怕不能反攻妖界,也可以把许多古地的妖蛮驱逐。

    方运脑海中浮现第三谷的景象,隐约记得自己晋升翰林的时候,昏迷过短暂的几息,而醒来之后。那狼池竟然闭着眼,而且眼睛有轻微灼伤的痕迹。

    方运一愣,又回忆起自己醒来之后,三谷古地的文曲星力有些异样,当时没多想,以为是自己晋升后才气天降的附属产物,可现在想起来,那里当时被文曲星照耀过,而且离文曲星极近。

    “看来,因为我晋升翰林。文曲星又有新的异变,甚至降临到圣元大陆近。不过,并无确凿的证据表明文曲星是被我改变。”

    方运正想着,发觉官印一直在震动。知道都是亲友发来询问的讯息,正要阅览,收起手向外望去。

    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见一位位身穿紫袍的大儒和身穿青衣的大学士沉着地走进战殿。

    方运目光一扫,圣院各殿院都有来人,甚至连四圣阁都有派人来。甚至包括四圣阁的大儒阁老。

    四圣阁的阁老负责与四圣和众圣沟通,地位要比圣院其他各殿院高一品,平时很少见到。他们单独出现倒没什么,若是一起出现,一定是出了了不得的大事。

    当年十国大比也好,进圣墟也罢,方运连一个四圣阁阁老都没见过,现在倒好,一下子见了四位。

    不仅圣院大儒,甚至连两界山、镇狱海和其余古地也各派遣的一位大儒前来。

    “进战殿正堂说”

    何琼海说完,带着方运等人进入战殿正堂。

    方运知道自己出来后会被接待,可没想到这么夸张。

    战殿左右两侧各有十排太师椅,每一排都有二十张,两侧太师椅相对。

    何琼海把方运带到左侧太师椅的首位,道:“请方虚圣落座。”

    方运毫不客气坐在最重要的位置。

    随后其余大儒和大学士落座,翰林都没有坐的资格,只能在一旁站立。

    方运对面的第一个座位是空的,因为没有人能够与虚圣地位等同。

    战殿的气氛空前凝重,那些翰林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至于在圣院做事的进士和举人,老老实实站在门外极远的地方,都不敢靠近门口,哪怕是孔家之人、圣人子孙,也老老实实站在外面。

    沉寂片刻,所有人都望向位于方运斜对面的一位大儒,东圣阁阁老王同甫。

    同时,史殿的几位大学士外放史书,准备记录。

    王同甫也不起身,望着方运,面带淡淡的微笑:“方虚圣不要被这个场面误导,此次只是一次寻常的谈话,有什么说什么。只是今天要谈的事十分重大,所以才请如此多的人来。”

    方运道:“那些友人战死三谷,是头等大事,自然重大,至于三谷古地崩溃之事,反倒无关紧要。诸位有什么话问吧,学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许多读书人轻轻点头,方运明明是虚圣却依旧自谦为学生,单这份态度难能可贵。尤其那些并未真正接触过方运的人,已经不再相信外界那些传言。

    王同甫道:“那请方虚圣从进入三谷开始讲,一直讲到离开,当然,若是涉及私情,可避而不谈。”

    “好,那我一一细说。初到三谷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妥。一路顺顺利利进入战场峡谷。你们也知道,战场峡谷上空”

    于是,方运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慢慢讲述一切。

    讲到发现妖蛮前后堵截和尸妖蛮王的时候。许多人大惊,流露出愤恨之色,得知镇海龙王与妖王鸣奇出现的时候,又惊又怒。

    每个人都清楚镇海龙王与妖王鸣奇的恐怖之处。

    随后,方运讲述墨家的墨冥牺牲自己第一个去阻拦追兵。又讲述法家的韩文聪牺牲自己最先利用画地为牢为其他人创造突破的机会。

    接着,方运没有疏漏,一个一个讲述赴死断后的读书人的名字,甚至把他们临走前的遗言也一一重复。

    战殿内许多人红了眼眶,一些性情中人甚至默默擦拭眼泪。

    当方运讲到最后彭走照离开时候,殿中泣声一片。

    “他们的仇,我一定会报”

    方运说完,继续讲述三谷连战的经过,当他说出一人挑战九妖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别说方运当时只是进士。哪怕是翰林,也断然不可能连战九妖。

    所有人都想知道结果,可全都耐着性子听方运讲述。

    “第一头,妖将,一剑。”

    “第二头,妖将,一剑。”

    “第三头,妖将,一剑。”

    “第四头,妖帅。三剑。”

    “第五头,妖帅,三剑。”

    “第六头,妖帅。三剑。”

    所有都呆住了,这哪里是在讲述战斗经过,根本像是一个冷酷寡言的刽子手,讲述自己一刀杀一个死刑犯。

    没人追问细节,但每个人心中都升起复杂的念头,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

    每个人都知道这是违背常理的事。可谁也找不出反驳的证据,全都相信了方运的话。

    有时候,事实比流言更加荒谬。

    哪怕方运不说细节,每个人也能想象到方运的真龙古剑有多么惊艳。

    之后,方运讲述了自己杀死其他三头妖侯的经过,这一次讲得详细,但涉及古剑真名和龙爵的地方,都没有细讲,甚至也没提大竞技令的事。

    方运说到自己成为圣前翰林的时候,满座皆惊。

    最后,方运说起三谷古地崩塌的事。

    讲完三谷连战发生的事,方运拿出封好的瓷瓶。

    一股淡淡的芳香瞬间传遍战殿,所有人精神一阵。

    方运拿着瓷瓶,缓缓扫视众人,道:“按照规矩,瓶中所有影空神液都归我,是否属实”

    王同甫道:“不错,这些都是您应得的。”

    少数读书人望向方运的目光有些变化,极少数人甚至带着鄙夷之色。

    “好。我先把影空神液分成三十份,每份三滴,平均分给进入三谷的每一个人。还剩大约十二滴,奖励给曾经战死在三谷战场的人的优秀后裔。我取三滴,其余的,放在圣院,请东圣阁交给他们家人。”

    众人无不动容,之前不相信方运的人面色微红,换成自己,绝不可能只取三滴。

    “这些都是圣院分内之事,圣院一定会做好,不让义士寒心。”王同甫道。

    方运点点头,道:“类似的事情,我听说过,在圣院发放影空神液之后,请对他们说一件事,每一滴影空神液,都可能造一位大学士,不可轻易贩售,如若谁敢利用卑劣的手段获取他们手中的影空神液,告诉我,我灭其满门”

    战殿内出现短暂的沉默。

    一位大儒慢慢悠悠道:“到时候老夫助方虚圣一臂之力。”

    众人循声望去,那是两界山守界大儒陈奔。

    一些翰林甚至不敢长时间看他,这位可是真正的凶人,不知道杀了多少妖蛮,据说不认识他的妖蛮见到他竟然会生出恐惧之感。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