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04章 帝钟君磬
    看到这么美好的景色,仿佛忘记一切的一切,随后,一声钟响,一声磬音,如同晨钟暮鼓,打碎了每个人眼前的美丽画面。

    沉迷在诗中意境的几个人猛地睁开眼睛,露出恼怒之色,本能去寻找是谁破坏了心中的美景。

    但是,在他们的耳边,除了钟磬之声,还有鸣奇的叫声,但鸣奇的叫声似乎如同欢快的小鸟鸣叫,不仅没有杀伤力,反而格外好听。

    圣页燃烧,化虚为实!

    一座钟,一方磬,高悬方运上空。

    在古代,无论是钟还是磬,都只能用于大礼,是天子的仪仗,是诸侯的威严。

    就见钟上刻着一个“帝”字,磬上刻着一个“君”字。

    帝钟君磬,前者声音厚重悠扬,后者声音清脆绵长,轮流响起。

    帝威如钟,君恩如磬,化为浩然堂皇、光明伟岸的声音向四面八方传播。

    鸣奇之声,不过是这浩瀚伟力下微不足道的尘埃!

    这不是战诗,但圣页化虚为实的力量和文胆之力赋予了这首诗强大的力量。

    妖王鸣乐的鸣奇迷声很强,普通的大学士甚至无法抵挡五息,但在钟磬和鸣之下,如微风拂面。

    “杀!”郭大学士说话的同时,口吐唇枪舌剑。

    “杀!”所有大学士吐出唇枪舌剑,杀向前方的妖蛮。

    哪怕是无比凶残的妖王蛮王。在发现强大的鸣奇迷声失效后,也出现短暂的慌乱,原本为了保护鸣奇而纷乱的防线出现大问题。

    “韩兄。看你的了!”郭大学士道。

    所有人冲到妖蛮近处,即将短兵相接,而妖蛮诸王也反应过来,不仅控制尸妖蛮前冲,自身也展开攻击。

    韩非子世家的大学士韩文聪二话不说,第一个冲向妖蛮,以掌击胸口。喷出鲜血,瞬间化碧。

    “身之所在。义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全部之寿,换天地正气!”

    在碧血丹心力量的催动下。韩文聪面前浮现一本法典,而他的身后浮现囚狱文台,在平台之上,伫立着一座牢不可破的监狱。

    韩文聪原本不过六十五岁,头上只有几许白发,活到九十岁不成问题,但用出碧血丹心后,白发苍苍,皮肤干瘪。牙齿脱落,身体蜷缩。

    “献祭法典,画地为牢!”

    人族最强困敌之术。

    韩文聪说完。仿佛用尽身体最后的力气,伸指点向自己的法家法典。

    这一指那么虚弱,那么无力,在方运的眼中,这一指如同放慢了无数倍,所用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垂髫童子长成垂暮老者。

    韩文聪的法典轰然炸开。化为一座巨大的监狱,把前方聚在一起的所有妖蛮当头罩下。

    在妖蛮被监狱罩住的一瞬间。除了墨冥与韩文聪,所有人突破妖蛮防线。

    普通的画地为牢最多只能困住这些妖蛮半息,但以耗尽所有寿命并献祭法典的力量形成的画地为牢,足以困住这些妖蛮两息。

    于是,战场峡谷分为三段。

    最后面,墨冥以一己之力,筑下雄城,抵挡大量的妖蛮,无论是活着的妖蛮王还是尸妖蛮王,他们都很强大,但一位大学士毕生力量同样强大。

    在中间,韩文聪脚踏白云,头发和皮肤徐徐脱落,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开始风化,一点点化为粉末四散。

    但在韩文聪的前方,一座巨大的监狱伫立着,里面的所有妖蛮都被关押在不同的牢房,这些妖蛮拼命地攻击牢房的墙壁。

    两息一过,韩文聪化为灰烬,画地为牢的力量消失,众多妖蛮王气急败坏冲了出来,用尽全力追杀。

    这些妖蛮王虽然早就做好准备,但也没想到人族竟然如此果断,上来就耗尽所有寿命献祭所有力量,在浩然正气形成的画地为牢面前,哪怕其中有三位祖神一族的妖王也难以快速突破。

    人族无法像妖蛮一样从血脉中直接获得强大的力量,但是,人族却能继承先辈的智慧!

    人族不像部分妖蛮一样去跪拜虚无缥缈的神,而是以实实在在的祖辈为信仰,以真真正正的先贤为信仰,继承并把他们的智慧发扬光大,获得丝毫不下于妖蛮血脉的旷世伟力!

    那一卷卷历史,那一个个名字,那一句句文字,都是人族至诚至真的信仰。

    妖王鸣乐呆呆地看着方运的背影,然后本能地大叫,可他的喉咙突然变得沙哑。

    他的力量竟然被帝钟君磬之声暂时封堵,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彻底失去作用!

    “这……怎么可能,他的文胆怎会如此强大!”

    “盛名之下无虚士,待他成为大学士,本王必将其斩杀!”镇海龙王敖苍双目战意熊熊,尾随其他妖蛮向前冲。

    “敖苍,出手吧,只要你杀了他,我请父亲为你在万亡山开路,找到你需要的祖龙真血!”鸣乐大叫。

    镇海龙王头也不回,坚定地道:“本王想要之物,本王亲自取!”

    鸣乐高声道:“西海龙圣与方运不共戴天,等方运封圣,最先杀的必然是西海龙圣!你今日若不杀方运,就是龙族的罪人!”

    “本王想杀之人,本王亲自杀!”镇海龙王依旧快速向前飞行,语气依旧坚定,声音似乎比帝钟君磬更加恢宏。

    “你……”妖王鸣乐望着镇海龙王那庞大的白色身影发呆。

    “吾乃龙族!”镇海龙王留下最后一句话,继续向前,但始终不攻击任何人。

    鸣乐静静地悬浮在空中,看到祖神一族的妖王虎煞突然以远远超过所有大学士的速度前冲,同时大喊:“方运,不要逃了,兵蛮圣临死留下的计谋之一,便是在这三谷连战之中宁可不要影空神液,也要杀你!你应当以死在这里而自豪。”

    前方的所有人不为所动。

    一头狐妖王发出阴柔的笑声:“妖蛮众圣令,三谷古地之中,只杀方运一人,其余不予怪罪。如若帮方运,全力斩杀!诸位读书人,你们只要把方运交出来就安全了,不然会和方运一起死在这里。”

    一头祖神一族的蛇妖王奸笑道:“方运,你难道为了自己一条命,去牺牲这里的所有读书人吗?已经有两个大学士因你而死了,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接下来的十三个大学士、五个翰林、四个进士和五个举人为你陪葬吗?”

    狐妖王接口道:“诸位读书人,方运如此自私自利,完全不把你们性命放在眼里,还值得你们相救吗?你们问问自己,值得吗?”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