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89章 连续满分
    百丈距离,两鸣古剑半息可抵达,但一个来回所耗的时间则超过一息,因为转向需要减速。

    在调头转向的时候,大部分人的唇枪舌剑都低于一鸣,有的甚至降到半鸣,否则的话无法快速回转,要飞出很远。可方运的在调头的时候,速度依旧保持在三鸣以上,比在场所有人最高速度还快。

    仅仅比到一半,那郭大学士望向校场一侧的光幕,伸手一点,方运名字后面、第一场的下面,多出一个数字,一百。

    十个来回就是两千丈,刚过五息,真龙古剑就完成全程,回到方运的文胆。

    现在许多人的唇枪舌剑连三分之一都没完成。

    一个大学士点头道:“别说历次进士三谷选拔,连历次翰林选拔都没有这么快,彭走照够强了,可裸剑的速度也只是刚过四鸣。看来方虚圣此剑不仅材质奇特,孕剑诗与开锋诗也必然与众不同。”

    “的确,论速度,别说翰林第一剑彭走照不能比,连普通大学士也不能比,只有一流的大学士才能比。不过,他的出剑和转向速度明显不如彭走照。”

    “实属正常,彭走照修炼唇枪舌剑十余年,方虚圣得舌剑不足一年,论控剑之术自然有所不如。但也仅仅不如彭走照等少数一流翰林,比普通翰林必然技高一筹,单就这一点,就异常惊人。”

    “这就是方运的可怕之处。同样是进士,别人要多修炼几十年才有机会与他抗衡,若想胜过他。文位必须比他高才行。”

    不多时,第一场比赛结束,最低的一人也得到五十九分,没有低于五十,让在场的大儒和大学士十分满意。

    考官郭大学士轻轻点头,道:“没有一人低于五十,不错。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胜旧人。我人族的实力果然一直在进步。对进士来说,唇枪舌剑是基础,而唇枪舌剑的速度则是基础中的基础,不过。速度只要达到一定程度便可,真正重要的则是控剑之技。第二场,比拼的则是控剑之技。”

    随后,就见众进士的前方天空突然浮现一些红色的小球,在这些红色小球中,很快混杂着蓝色的小球,每个小球都有婴儿拳头那么大。。

    郭大学士道:“第二场的考核内容,就是用唇枪舌剑以最快的速度刺破见到的红色小球,但不能刺到蓝色小球。到时后。刺破的红球越多、刺破的蓝球越少,则得分越高。分数与上一场相同,百分为满分。五十分淘汰。预备……开始!”

    在郭大学士喊完开始之后,方运只觉眼前天地变化,前后左右的空间都突然拓宽,自己与一旁的进士原本相隔一丈,可现在相隔超过十丈。

    方运立刻外放真龙古剑,就见金黄色的小剑如同一道金色闪电。开始攻击红球,或刺。或切,或斩。

    方运没有盲目地一个一个刺,而是先把所有的球的位置记住,然后找出一条线上较多的红球,让真龙古剑一口气切光一条线上的所有红球,然后再去切割其他线上的。

    十息后,两种颜色的小球突然变多,密密麻麻如同放在框里的李子一样,并且蓝球越来越多,方运不得不减缓速度。

    又过了十息,所有的小球在半空毫无规律地动起来,或上或下,或擦身而过,或相互撞击,一片混乱,无论是击中红球还是躲避蓝球都变得十分困难,方运的剑速再一次减慢。

    过了三十息后,所有的小球全部疯狂了,全部以接近一鸣的速度开始乱飞,如同群魔乱舞,让人眼花缭乱。

    那些举人看得迷糊,急忙扭转头不去看,而那些大学士与大儒则只盯着方运一个人看。

    “果然非同一般。”

    在密密麻麻的红蓝双色球中,金色的真龙古剑如同长眼的灵物一样,不断地攻击那些红球,躲避那些蓝球。

    百息过后,两种颜色的小球消失,而包括方运在内所有进士都感到疲惫。

    郭大学士点头道:“好,方虚圣所破红球不仅超过历年最强之进士,而且蓝球一个未破!”

    众多进士望向校场一侧的光幕,上面浮现所有人的分数,方运第一场的分数是一百,而这第二场的分数依旧是一百,高居第一。

    “其中有三个人的分数低于五十,请回。”

    一个进士拱手道:“大人,唇枪舌剑只是进士的手段之一,本人不才,一首举人战诗进入三境,威力相当于翰林战诗,未必不如舌剑更高明的进士。”

    郭大学士也不生气,道:“你们若不服气,先回到阶梯上观看,若文比结束后还有异议,郭某便回答你们的问题。”

    “学生遵命!”那进士急忙后退离开比赛场地。

    随后,在离每个人三十丈远的地方,浮现一个狼头。

    郭大学士扫视众人,道:“第三场更简单,你们用唇枪舌剑攻击狼头,越快击碎,则分数越高。这个狼头有三层,需要击碎三次。开始!”

    两百多把唇枪舌剑呼啸着飞向各自面前的青色狼头。

    那狼头不过一尺高,方运毫不犹豫使用“连击”之术,真龙古剑瞬间连击狼头的眉心,仅仅一息之后,青色狼头裂开。

    清脆的咔嚓声把附近几十个读书人吓了一跳,明明比赛不应该分心,可还是本能看向方运和那狼头。

    就见那青色狼头表面裂开,形成黑色狼头。

    “好可怕的真龙古剑……”每个进士都是心中一紧,因为他们都知道青色狼头的强度,自己用尽手段也无法留下丝毫痕迹,方运一息击破,差距太大了。

    青狼头不动,但黑狼头不一样,开始以一鸣的速度乱飞,难度远比之前高。

    三息之后,陆续有人击碎青狼头。

    七息后,方运击碎黑狼头。

    黑狼头的表面碎裂,露出银狼头。这银狼头更加特别,开始在方运前方不断瞬移,而且不断变换角度,毫无规律。只要被击中,就会立刻瞬移到其他地方,方运再也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连击,只能一次一次地攻击。

    这一次,足足三十六息之后,方运才将其击溃,望向排名光幕。

    第三场同样是一百分,稳居第一。

    随后,第四场开始,以战诗词攻击一堵墙壁,越快击破则得分越高。

    每个人面前都浮现普通的笔墨纸砚,方运心中轻轻一叹,自己的所有奇物在这里都起不到作用,这一场比的是战诗词的境界,自己最强的战诗三境《风雨梦战》很强,可这首战诗强在能运用奇风和弱水的力量,若没有奇风和弱水,实际杀伤力很一般。

    更何况……

    方运看向一些老进士,有人掌握四境战诗词!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