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68章 观天镜
    方运仰头望着那黑龙王,道:“这里是人族疆域,本官是人族进士,从未听说过什么龙圣圣旨!”

    “放肆!竟敢违抗龙圣圣旨!”龙王大喝一声,双目凶光闪烁,伸出爪子抓向方运。

    就见天空水波一震,大儒周晴天带领两个大学士平步青云,出现在天空。

    “退!”

    大儒张口,微言大义,就见无形的力量把黑龙王逼得逐渐后退。

    “敖涡,你要不要脸了?堂堂龙王竟然要对付一个进士!”敖煌大叫。

    龙王敖涡抬头望向周晴天,昂然道:“人族大儒,你难道想与我龙族开战?”

    “哦?那你想与我人族开战?”周晴天目纳虚空,视线的焦点仿佛在苍穹的尽头,根本没有拿正眼瞧龙王敖涡。

    “雷老弟,你说的果然不假,有些人族背信弃义,忘恩负义,已经忘记我们龙族是如何救人族的,也忘了那些战死在两界山上的龙族英烈!”龙王虽然相当于人族大学士,可这种高龄龙王堪比人族普通大儒,哪怕面对周晴天这种著名大儒也毫不畏惧。

    龙王敖涡身边的大学士雷乌道:“敖涡大人,您就是太仁慈了,对付方运这等奸猾之徒,理当直接以龙锁捆住,押往龙宫拷问!”

    周晴天身边的刑殿大学士怒道:“雷乌,你身为人族大学士,竟然诋毁虚圣,难道不怕圣罚吗?”

    雷乌理直气壮道:“在下自然是人族大学士,但现在被封为北海龙宫特使。掌龙圣圣旨,半圣之下皆可斥责!虚圣自然不在话下!”

    方运听到雷乌之名,确认此人便是进士猎场中一名雷家人的父亲,曾任嘉国吏部尚书,名气不小。

    “看来雷家被三礼之火教训得还不够。”方运似笑非笑看着雷乌道。

    雷乌站在高空,冷声道:“方运小儿,不要以为你是虚圣,就可以为所欲为!杀我雷家子弟。害我亲子惨死于进士猎场,如此十恶不赦之徒。必然会遭圣罚!”他的双手背在身后,握得咯咯作响。

    方运毫不在乎道:“可惜先死的不是我,说明他们比我更恶贯满盈!”

    雷乌道:“本特使今日不与你做口舌之争,只想知道你是如何与古妖联络,如何得到古妖传承。你。是否是古妖圣转世潜伏在人族的奸细?你无须回答,只要前往北海龙宫,经龙族‘观天镜’一照便知!”

    方运一愣,真没想到龙族至宝观天镜竟然在北海龙宫手里,古妖传承的画面中,方运有幸见过一次观天镜,镜面似水,背面则有祖龙九子之一的“嘲风”雕像。可照万物。在负岳一族的传承画面中,那观天镜全力一扫,万里陆沉,屠灭数十万古妖,五尊古妖半圣被永久扫落圣位。连一尊古妖大圣都被暂时打落至半圣。

    除却祖帝,古妖无一可抗衡。

    要不是观天镜难以搬动。用起来耗费大量的圣力,人族借来往两界山一放。必然横荡八方,万妖退避。

    敖煌怒道:“北海龙圣那老头糊涂了吗?观天镜一扫之下,是能把方运从里到外看得干干净净。可连半圣都无法承受镜光,方运若是被照,哪怕镜光控制得再微弱,也必然会被打落文位,一生不得晋升!”

    龙王敖涡凶相毕露,周身狂风大作,森然道:“敖煌,纵然你是真龙,若侮辱我家龙圣爷爷,也定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让你知晓我北海龙宫的厉害!”

    敖煌毫不畏惧道:“来啊,你来啊!你敢动老子一片鳞,看雨薇姐怎么收拾你们!你们要是敢对付雨薇姐,呵呵,我家龙圣爷爷不把你家龙圣爷爷揍得满地找牙才怪!”

    龙王敖涡愤怒无比,身边的一头黑龙侯气道:“敖煌小弟,你怎能帮助人族与自家龙族对立?咱们龙族是一家啊!”

    敖煌没好气地白了那黑龙侯一眼,道:“这事与你无关!本龙追随方运多日,已然开窍明智。这件事很简单,极可能雷家那帮孙子把咱们龙族当枪使,借机害方运!你敢说你不清楚观天镜的害处?就算龙圣爷爷被扫,也得元气大伤!”

    那黑龙侯气势一弱,低声辩解道:“又不用我家龙圣爷爷亲自动用观天镜,只需十位大龙王联手,稍稍催动,未必能伤他,他可是虚圣,不会被一丝镜光坏了圣道。”

    “少跟本龙来这套!本龙太清楚观天镜的厉害,那可是你们北海龙宫从古妖大潮中逃离的凭仗,哪怕镜光再弱,对一个进士来说也是莫大的伤害!总之,在这里询问方运本龙不管,谁要是敢把方运带到观天镜下,本龙立刻呼唤我雨薇姐来!”

    龙王敖涡道:“有龙圣圣旨在,就算敖雨薇来了也无济于事!”

    敖煌嘿嘿一笑,道:“你有胆在她面前说去!万一逼急了,她承大日金龙,直接晋升龙皇,学那孙悟空大闹龙宫,夺了你们镇海柱、观天镜,我看你们怎么办!”

    “哼!大日金龙乃是……奇特之物,岂能被她所得?”

    “你也知道大日金龙是奇特之物,对我龙族有大用,可为何还要如此逼迫方运?”

    龙王敖涡道:“我不与你分说,今日方运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龙鳞圣旨,请拿人!”说着他向黑色龙鳞一拜。

    那龙圣之鳞突然放出万丈光芒,如同秋日午后的第二个太阳,压向方运。

    “人族之地,岂容尔等肆虐!”大儒周晴天正要出手,就听远方传来破空之声,随后一座由白云凝聚的石磨飞来,挡在龙鳞之前。

    百丈石磨滚滚转动,发出轰隆隆的雷鸣之声,磨的不是粮食,仿佛在磨灭天地,把龙鳞缓缓推远,护住方运。

    随后,农家云楼投影徐徐飘来,抵达宁安城上空,在城中留下巨大的阴影。

    “何人伤我农家虚圣!”云楼八层的农家大学士大喝。

    驻扎在宁安县的其他各家大学士踏青云而来,听到农家如此称呼方运,心中懊恼,若早出手一步,也可把方运划归到自家之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