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57章 对簿公堂
    在场的官吏惊讶地望着计知白,许多人差点脱口而出相同的话。

    “你疯了?”敖煌说出了所有官吏的心声。

    方运和左相党之间的交锋,左相党之前是下贱了一些,可总归还是用官场的手段来对付方运,而方运也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反击。可现在计知白为了胜过方运,竟然代表嫌犯亲自下场,赤膊上阵。

    连一些原本左相党的官吏都感到计知白这次过了。

    计知白坦然道:“本官乃密州巡察,为保同僚之间的和气,理当避免与方县令争斗,不过,这宫掌柜不仅是我巡察之地的百姓,更是我去年治理之地的百姓,他受了委屈,又求到本官头上,那本官就勉为其难,为民请命。”

    敖煌低声道:“方运,本龙能骂人吗?”

    这里是公堂之上,方运禁止敖煌胡乱开口。

    “不能。”方运道。

    “那本龙不说了。”敖煌愤怒地盯着计知白。

    方运一拍惊堂木,喝道:“堂下所立何人!”

    那宫掌柜望着计知白。

    计知白一拱手,道:“宫掌柜因为失手杀了妻儿,悔恨自责,悲痛欲绝,私下对我透露已经是极限,难以在公堂开口,因此就由本官代为转述。”

    那宫掌柜立刻低下头,伸手擦了擦没有泪水的眼睛。

    方运的手离开惊堂木,道:“莫非计主事对宫家的家事了若指掌?”

    “不敢说了如指掌。但宫掌柜曾哭着说了一些缘由。”计知白道。

    方运面色一沉,望向于八尺,于八尺立刻道:“下官这就去查清是何人放不相干的人去见囚犯!”

    计知白打开扇子。自得地轻轻扇动,道:“季牢头与我有旧,犯下小错,已经准备辞掉牢头的职责,马上离开宁安城,诸位就不必费心了。哦,对了。本官亦犯了小错,不应进牢房见宫掌柜。自会请罪罚俸一月。”

    敖煌看到计知白得意洋洋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口龙炎烧死计知白。

    方运面色不变,道:“于典史留在这里,至于季牢头渎职一事。事后详查。”说完方运看着计知白,密州被左相一党经营数十年,宁安县更是重中之重,一个牢头投靠计知白实属正常。

    “是!”于八尺强忍怒气看着计知白,双拳紧握,计知白在他眼皮底下进了监牢,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那请计大人回答我的问题。”方运道。

    计知白微笑道:“这位是开源粮铺的宫掌柜,负责粮铺的大小事务,本来……”

    方运啪地一声拍击惊堂木打断计知白的话。道:“本官问什么,你就答什么,计大人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

    “方大人请问。不过,本官亦有一个疑问,此事原本是家事,按律理当由宫家协商之后由县令定夺,为何您却主动审案。更何况,连个原告都没有啊!诸位。你们说呢?”计知白说着转身望向门外。

    宫家之人立刻声援,但宫刘氏的娘家沉默不语。敢怒不敢言。

    方运怒喝道:“荒唐!人命关天,难道这天也是宫家的?两位死者不仅是宫家之人,也是人族之人,是景国之民,更是本官治下的百姓!本案虽无原告,但本官有纠举之权!”

    计知白白净的面庞上浮现一丝微笑,道:“既然是方县令大人纠举此事,那本官便明白了。只不过,就算宫家三人是人族之人,可终究是一族之事,更何况,此事是宫掌柜酒后误伤,并非是残杀,按律,理当由宗法决定,而非由国法决定。”

    方运道:“如若是误伤,自然由宗法决定,但若是杀害,则便由国法决定!”

    计知白笑道:“大人说的是,但此案就是误杀啊。宫掌柜,你是想杀你妻儿,还是因为粮铺要关门而只是拿妻儿泄愤?”

    宫掌柜立刻摇头道:“小的绝不想杀妻儿,之所以动手,除了酒后之故,还是因为没了生计,苦闷无比,拿妻儿泄愤。天地良心,小的真不想杀死他们两个人啊!”

    计知白抬头道:“方大人,您听到了吗?宫掌柜并不想杀妻儿,此案是因为粮铺即将关闭而泄愤引发的误伤!”

    方运一拍惊堂木,道:“带宫家的左邻右舍。”

    “是!”

    就见差役把十几人一起送到公堂之上,这些人都在十岁以上、九十以内。

    一个法家吏员拱手道:“下官已经检验所有证人之眼、耳、鼻以及记忆等事项,皆可作证。”

    方运点点头,望向宫掌柜的十几个邻居,道:“你们可曾听过宫掌柜欲杀其妻儿之言?听过举起右手。”

    上公堂的十六人竟然全部举起手,包括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与七十多岁的老人。

    在场的官吏和衙役看到这一幕,心中没来由地心生寒意,连敖煌都感到吃惊。

    方运道:“从左到右一一讲述你们所听之言。”

    就见最左面的那中年人向方运一拱手,道:“小民回禀大人。宫掌柜经常说要打杀其妻儿,自从与他为邻,听过不下百次,委实难以一一讲述。”

    方运道:“那就把你记忆深刻的话讲述作为证言。”

    “遵命。记得去年冬天快过年的时候,我听到宫掌柜一边打他家娘子,一边骂道;‘你这该死的婆娘,若不是念在你听话,早就把你打杀了!你知道么,只要使些银钱,就算打杀了你,老子也能脱身!’,还有一次,我听他骂‘杀了你正好,老子换新人’。前年……”

    计知白打断证人的话道:“方大人,这些话都是气话!比如川地有骂人的俗语叫‘日他先人板板’,难不成骂人之人就真的去弄了别人祖先的棺材?气话而已,何人不曾说过?这些气话,不能当作证据。”

    方运却道:“计大人此言差矣。气话能否作为证据,要取决于是因为愤怒无意识的言行,还是是否有所思考。当时宫掌柜打人的时候,思维清晰,条理缜密,显然并非是无意识的气话,而是以‘杀人’威胁宫刘氏,并且确有动机!证人继续作答。”

    那宫掌柜突然跪下,口中大呼:“求大人明辨,在下……”

    方运一握官印,封住宫掌柜的嘴,道:“证人继续回答。”(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