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34章 死囚营
    readx;

    “这起案件交给本官审理!”方运说完,以文胆之力隔绝外界,看着于八尺问:“那些招供之人如何了?”

    于八尺立刻道:“下官已经把他们与外界隔离,看守他们的都是下官看重之人,已经嘱托他们,不得让外人接触。===小说巴士小说名称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好!你做得很好。让你做典史屈才了,等再打熬一阵,便可晋升主簿。”方运道。

    于八尺一愣,小声道:“下官觉得典史这个职位更能发挥在下的作用。”

    方运心思一转,点头道:“那你便继续当典史。过些日子,我提出吏治革新,提升典史的品级,与主簿等同。”

    “啊?”于八尺惊讶地望着方运,还以为方运是为了自己才那么做。

    方运微微一笑,便结束对此次瘟疫案的审判,只等刑殿下达文书,便可执行判决。不过让刑殿增加一个罪名涉及到方方面面,一般只有在五年一次的刑殿大议才能决定,临时添加罪名,整个过程可能需要十几天甚至一个月之久。

    随后,方运命令众人离开,开始秘密审问,这样大堂内只留下两个法家举人幕僚记录,还有师爷方应物和于八尺,其余的衙役全都离开,除了老翰林,门外也不得有人旁听。

    之后,方运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回忆那起案件。

    当时他就觉得那起案件的判决有些草率,因为只是卷宗,没有亲自经历审案,所以看不出端倪。今日知道这件事,再次回忆案卷上的内容,发现了许多疑点。

    今日于八尺虽然审问了那四个嫌疑人,但四人并没有招供,只不过是别人揭发,但揭发之人是听其中一人的酒后之言,很难当成直接证据。

    四个人必须有人招供才能定罪。

    这种事,“囚徒困境”已经研究得非常透彻。方运直接让衙役把四个人押上公堂。

    圣元大陆基本是见官不跪,四个人一直站着。

    等衙役走了,方运使用官印力量封锁公堂,一拍惊堂木。道:“尔等所犯罪行,心知肚明。本县给予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最先招供之人为举报者,判三年劳役,其次招供者为招供人,判五年流放。第三招供之人判十年,最后招供之人,发配到死囚营!”

    四人的身体齐齐一颤,被“死囚营”三个字吓到。

    一些被判徒刑超过二十年的囚犯,往往会被送到各军的死囚营,一旦发生战斗需要大量人牺牲,必然会派遣这些死囚营消耗。

    没有人从死囚营活着回来。

    “谁当众招供?”

    方运问完,四个人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目光极为凶狠,另外三人与他对视后都会快速避开。

    四个人沉默。

    方运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干脆利落外放法家法典,就见法典放出奇异的光芒,形成“分堂审判”的法家力量,外放出圆锥体白光,分别笼罩四个人。

    每个人眼前的世界都出现变化,每个人都看不到同伴,只能看到一座空荡荡的大堂,而方运正坐在桌案后面,如同一头掠食的老鹰凝视着猎物。

    方运同时审判四人。

    第一人是之前目露凶光之人,无论方运如何开口。都一言不发。

    与此同时,方运审问第二人。

    “祁浚缮,本官问你,去年的七月初三的夜里。你在何处?”

    祁浚缮是一个粗壮的青年男人,一身短衣,皮肤褐黄,一直战战兢兢,听到“七月初三”的时候,他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恐慌。被官威的力量冲击得脑中一片空白,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大、大人……我……我要是招了,真能轻判吗?”

    方运点头道:“本县绝无虚言!”

    “那小的招了!是苟家的苟公子雇佣我们四个去杀那人,至于原因,大哥没跟我们说。但是后来听了一些事,小的才隐约摸清。原来苟家夫人曾与一家花楼的牛郎私通,生下了苟公子。可是那牛郎还有个大儿子,便是那个工坊工人。”

    方运微微皱眉,自然知道这人嘴里的“牛郎”不是牛郎织女的牛郎,而是指出卖身体的男人,俗称鸭子。

    “也不知怎么的,牛郎大儿子也就是工坊工人认识了苟公子。根据小的猜测,那工坊工人知道了苟公子的身份,所以用这个秘密勒索他。一开始苟公子只是送钱,但那牛郎之子胃口越来越大,那苟公子终于忍不住,请我大哥和我们杀了他。”

    方运道:“计知白判罚一个无辜的工坊工人为凶手,他与苟公子交好?”

    那祁浚缮摇摇头,道:“小的自是不知,但也能猜到,那苟公子必然给计知白天大的好处,或者走了什么特别的门路。”

    “你可知那个无辜之人的下落?本官并没有发现有关他的文书。”方运问。

    “他……在充军的路上死了。”祁浚缮露出惊恐之色,若不是方运破了左相在密州一手遮天的神话,他断然不敢说出这件跟计知白有关的事。

    方运轻轻点头,和自己猜的一样,那苟公子先杀牛郎之子,再把事情推给无辜之人,逼得无辜之人认罪,最后将其杀害。

    方运道:“那苟公子为何不除掉你们?”

    “那……那是因为大哥曾是苟公子的书院玩伴,他爹曾被苟公子救过一条命,帮苟公子做了好几件脏活,绝不可能背叛苟公子。”祁浚缮说到最后,语气里带着不满。

    “哦?你为何如此干脆供出你大哥?”方运敏锐地发觉。

    “呵,大哥?我们当他是大哥,但他却不把我们当兄弟!苟公子给了他多少好处,我们呢?才得了毛毛雨,三个人加一起也不如他的一成多。这都不算什么,我们三人私底下商量的时候,发觉大哥对我们三个人动了杀心,若不是我们一直小心防备,口风又严,早就被杀了!”祁浚缮说到最后,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

    “原来如此。很好!你最先揭发嫌疑人,功劳最大!不过,你要把你们做过的和你大哥做过的事一一招来,只要说清楚,本官就只判你三年,若表现良好,一年后可在宁安城中自由行动。”

    祁浚缮大喜过望,道:“小的谢过大人!您放心,小的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您!我大哥……”

    不仅祁浚缮招供,另外两人也陆续招供。三人证词相互印证,哪怕他们的大哥不开口,也已经形成铁证。

    “很好!等计知白与苟公子前来,你们可敢与两人对峙?”

    祁浚缮大声道:“敢!”

    (未完待续。)

    ===小说巴士小说名称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看本书最新更新,请手打网址 W_W_W.X_S_B_A_S_H_I.C_O_M,要记得去掉网址中间的下划线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