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26章 两个吃货
    二楼只有自己这一桌,等敖煌吃起东西来不用顾及什么,方运心里想着,看向爬上二楼的敖煌。

    他小脸红扑扑的,笑嘻嘻走过来爬到椅子上,可实在不够高,站在椅子上又太失礼,便跪坐着,挺直身子,小手扶着桌沿,一脸认真地做好开吃的准备。

    “记得回家给奴奴带一些,否则她拿你撒气可别怪我。”

    小敖煌立刻露出沉痛之色,用力点头,道:“一定要记住,小狐狸的鼻子很厉害。”

    不多时,伙计端着两个托盘上来,敖煌一脸大爷的模样,就等着吃,方运起身接过放着茶水的托盘,微笑道:“谢过。”

    那伙计的双眼变得比方才亮了一分,一边放盘子一边笑道:“现成的都切好了,都在这里,还有几个菜正在热,马上上来。”

    “麻烦你了。”方运一边摆茶壶茶杯,一边看着伙计摆好盘子。

    六盘酱卤摆在桌子上,香气扑鼻。

    敖煌伸手就要去抓眼前的卤菜。

    “讲规矩。”方运一板脸,敖煌悻悻收回手,跪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候。

    伙计笑着说:“客观一看您就是有礼数的。前几日有个熊孩子作闹,往别人桌子上扔东西,当爹娘的不管,我和客人都提醒了,熊孩子爹娘还是不管,说小孩子嘛,都淘气。可接下来倒好,那熊孩子见爹娘不管,就跟得了圣旨似的,继续作妖,后来竟然朝另一个孩子扔骨头,结果扔到那孩子眼里。可把另外一家人气坏了,于是男主人上来理论。熊孩子爹娘根本不当回事,说赔几十文钱而已,护着那熊孩子。那男主人喝了点酒,一气之下踢了一脚熊孩子。”

    方运和敖煌相视一眼,一起微笑。

    伙计不知道两人笑什么。继续道:“后来两家人就打了起来。这事本来是交由刑房管,于典史犯了愁,不知道怎么判才合理。就请教了小方县令。小方县令可是虚圣,哪能被这种事难住,就说那男主人打孩子不对,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但熊孩子的爹娘教子不严,理当受罚,就按照新的什么处罚规定,罚两人扫长白街三日。”

    方运笑着给自己和敖煌各倒了一杯茶。

    伙计接着道:“这处罚说来有些怪,可仔细想想,还真没错。得亏那小孩的眼睛没大碍。若是瞎了。赔钱就完了?上哪儿说理去?好了,不说了,我去看看您的热菜。”

    楼上楼下相距不远,伙计的话被楼下的人听到,有几桌人讨论,有的反对,有的支持,支持之人提出书院欺凌事件方运重罚暴徒的父亲后,反对的人没了声音。也都知道有些爹娘与其说是纵容孩子犯罪,不如说是在教唆孩子犯罪。

    卤酱的肉香在二楼飘荡,敖煌吸了吸鼻子,扭头看着方运,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

    “饭前应当如何?”

    “洗手,可是店家不给脸盆啊,这是酒楼,又不是客栈。”敖煌振振有词,就是不想洗手。

    方运则直接以才气浣洗双手,夹起一块酱肘片。道:“不洗手就别吃了。”

    敖煌无奈叹了口气,凭空唤来水洗干净小手,然后马上由愁眉苦脸变成满怀期待,快速拿起筷子先夹了一段大肠,送入嘴中,一边咀嚼一边露出满意的神色,连连点头。

    “香……香而不腻……没异味,好吃……”敖煌说完又夹了一段,吃的满嘴流油。

    “口味真重。”

    方运依次吃遍六盘菜,每吃一口便轻轻点头,这家的卤酱做的的确不错,不过……

    方运仔细看了看盘子和桌面,卫生是个大问题,这种客流量大的老店,很难把卫生做好,这就导致许多老店很难发展起来,地位较高的人不会来,而且也会让人吃坏肚子,不是小问题。

    “看来得把普及卫生知识和强制卫生安全提上日程了。”方运心道,不过他并非矫情之人,依旧继续下筷子。

    合格的吃货可以克服所有的阻力。

    伙计再次端着托盘和一盘热菜上来的时候,愣了一下,因为桌子上的六盘卤酱已经吃光了,干净得跟舔过似的。

    方运道:“我比较能吃,再来六盘同样的菜。”

    “仗义!”敖煌觉得此刻的方运无比伟岸,比龙圣爷爷都高大。

    “好哩!”伙计见过吃几十盘菜的进士将军或蛮族私兵,很快接受眼前的事实。

    第二轮六盘上来,方运没再下筷子,都是敖煌自己在吃。

    敖煌吃得太快,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方运轻咳一声,道:“食不言。”

    敖煌立刻心领神会,闭上嘴慢慢咀嚼。

    可吃了一会儿,敖煌又张嘴吃饭发出很大的声音,方运微笑道:“咀嚼食物的时候尽量闭着嘴,不然会漏掉食物。”

    “哦。”敖煌答应道,改变咀嚼方式,并没有觉察到方运婉转的规劝方式。

    可敖煌终究是个孩子,吃了一会儿又忘了,又吧嗒吧嗒张嘴乱吃,方运只是淡然一笑,这次没有提醒,以后也不会提醒。

    和纠正敖煌这些不会害人害己的小毛病比起来,敖煌的自尊心更重要。更何况,如果连敖煌这点小瑕疵都无法容忍,那也配不上两人的友谊。

    人无完人。

    方运微笑看着敖煌,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敖煌用头蹭了蹭方运的手,露出满足的笑容,嘿嘿一笑,继续大吃大嚼。

    圆滑世故未必是成长,但宽容一定是。

    方运心有所感,这便是礼与义,便是仁与智,不是什么大道理,而是生活中处处存在的。

    只不过,宽容有度。

    敖煌吃着吃着竟然站起来踩着椅子,方运一声冷哼,敖煌立刻重新跪坐着。

    日上三竿,街道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斜对面是一处茶楼,在现在没到饭口,里面的人比酒楼多一些。

    茶楼里,一个说书先生正在说书,说的不是别的,正是方运新编的《白蛇传》,常常引来满堂喝彩,隔得老远都能听到铜钱叮当声。

    方运想起那安承材和蛇妖之恋,轻声一叹,《白蛇传》所赚取的银钱已经全部用来重建卢家镇,多余的钱则用来培养卢家镇的孩子,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多读书,吃穿用度都好于以前。

    不多时,说书先生讲完《白蛇传》,茶楼寂静下来。

    方运转回头,发现桌子上只剩空盘子。

    “没吃饱……”敖煌小心翼翼望着方运。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