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14章 州牧金印
    天色渐暗,有风吹过,灯笼轻摇,落在众人脸上的灯光晃动起来。↖

    圣庙广场的主席大桌前,方运与洪溟对面而立,剑拔弩张。

    医家人自然更偏向杨紫江,听洪溟那般说,顿时对他起了反感。

    “堂堂州牧在文会上为难一个年轻县令,比大儒都霸气,佩服佩服!”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在圣墟和进士猎场中与方运一起出生入死的华玉青。

    “吓得我都不敢说话了。”说话的是张圣世家的张子龙,出名的医家天才,在进士猎场中出力极大。

    在场的大儒与大学士们始终不开口。

    方运昂然道:“年轻气盛,是义气盛,何错之有?倒是州牧大人与邻国商行勾结,是为不忠;为祸辖区百姓,是为不仁;身为一州之长却暗害属下,是为不义;明明是人尽皆知却反诬陷本官,是为不智!你这种不仁不义不忠不智的官员,当然欠我一个道歉,欠医道文会一个道歉,欠宁安县百姓一个道歉!”

    “方运,你目无尊长,专横自大,伤化虐民,简直无法无天,这是在逼本官!”

    洪溟说完,一翻手摘下官印,托起在身前。

    就见包住官印的红布自然解开,露出一方州牧金印,散发着耀眼的金光,照得整座圣庙广场犹如白昼。金光冲天起,百里之外亦可见光芒。

    金印光芒无比浓郁,如金液流淌,形成震慑人心的威压,所有人都感到这金光仿佛蕴含整座密州的力量,翰林之下的人不由自主低头,生怕冒犯天威。

    方运却丝毫不惧,淡然道:“洪大人显露官印金光,威压全场。意欲何为?”

    方运明明只是县令,但说这话的时候,却犹如一位国君在质问反叛的臣子,威势竟然排开官印金光。

    “既然方县令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事到临头依旧不知悔改,那就怪不得本官了。宁安县代县令方运,目无礼法,败坏朝纲,对抗主官,按律暂时夺其官职。封其官印,交由三法司会审!封!”

    洪溟舌绽春雷,声传全城,州牧金印释放的金光突然暴增十倍,煌煌如日,照耀全城。

    会场之中,凡是文位不到翰林的人,全都本能地眯起眼,用手遮目。而那些没有文位的差役则被金光刺得双目流泪,不得不转身。

    金光刷过方运,就见方运腰间的饮江贝轻轻颤抖,似乎有一物在里面左冲右突。

    方运一摸饮江贝。县令官印出现在手中,发出低低的微鸣,似乎有些怕州牧金印。

    一条暗金色的锁链从州牧官印之上飞出,如毒蛇一般扑向方运手中的县令官印。

    无论是十国的医家人还是密州的官员。无论是与会的工家人还是农家人,都盯着方运手中的官印。

    一旦链锁官印,那方运将无法动用县令应该有的力量。他所有的命令都不具备律法效应,哪怕最普通的差役都有权拒绝他的命令。

    在那暗金色锁链即将抵达县令官印的时候,另一个声音自文院正门响起。

    “封!”

    这声音并非是舌绽春雷,但文会现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声音里充满宏大的威压,远超州牧洪溟的官威。

    一道金色中透着血色的锁链凭空出现,轻轻一抽,粉碎州牧官印外放的锁链,然后扑到州牧官印之上,如活蛇一样纠缠,发出喀拉拉的金属锁链声。

    照耀百里的金光突然消失,州牧金印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威压被新的锁链封印。

    与此同时,文院正门口那个说“封”字的人继续道:“景国密州州牧洪溟,请随本官一同前往京城,接受刑殿与景国三司联合会审。”

    所有人望向门口,就见在重重灯笼光芒之中,一位身穿刑殿翰林服的中年人左手托着金色的刑殿官印,右手托着一张圣页,圣页上的字竟然立起来。

    所有人都看到那字墨成骨的文字。

    封。

    就见那写着“封”字的圣页飘到天空,金光大作,随后化为流光飞入密州牧洪溟的眉心,封住他的文胆和文宫。

    洪溟的眼睛如薄纱遮掩,暗淡无光。

    洪溟怒发冲冠,大声呼喊:“贼子方运,竟然调来刑殿翰林害我!本官不服,本官要见左相!本官要见宗圣……”

    门口的刑殿翰林道:“肃静!”

    无形的力量封住洪溟的身体,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短暂的寂静之后,文会现场顿时乱了,桌椅移动声不绝于耳,议论声四起。

    “是刑殿翰林,不是刑殿进士,文位与洪溟相当,又动用大儒微言大义,事态很严重啊!”

    “是啊,若刑殿进士来,应该只是协助调查,现在,必然是有重大案件。”

    “这位好似是刑殿驻景国的一学士两翰林中的一位,看来是下重手了。”

    “我明白了!怪不得方虚圣如此,怕是早就知道了!”

    “拿一州州牧立威,不愧是方虚圣啊。”

    “不是那位刑殿的黄大学士亲临,应该不涉及妖蛮,事态不会太重。”

    那门口的刑殿翰林也不进来,只是向前方一拱手,道:“下官有要事在身,将连夜前往玉阳关,与前往青岩城的黄大人汇合,然后一同前往京城,礼数不周,请勿见怪!”

    就见刑殿翰林身后的人快步跑出,抬起一动不动的洪溟跑向刑殿翰林。

    被抬到空中的洪溟双目怒张,恨意弥漫,却又隐含惊惧。

    “告辞!”那刑殿翰林再次一拱手,转身离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短暂的寂静过后,是喧嚣。

    “黄大人?刑殿驻景国的首席官员就是黄大学士啊!”

    “怪不得黄大学士没来,原来是去青岩城抓人去了。”

    “密州州军都督府就在青岩城,密州都督严冲源就在青岩城!这……”

    “也是,青岩城除了严都督,没人值得黄大学士亲自出马。”

    “一州三大主官是州牧、都督和州院君,今日刑殿竟然连抓两人,这密州风起云涌啊。”

    “难道是粮价引发的官场大地震?”

    众人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望向站在正中的方运。

    星空之下,方县令一身白衣立于众多青衣大学士和紫袍大儒之中,如人中之王,威压一州。

    敖煌望着文院正门,长长一叹,摇头道:“看到了吧?本龙告诉你别惹方运,偏偏不听,现在傻了吧?不听老龙言,吃亏在眼前啊。”

    周围的人听到直翻白眼。

    片刻之后,方运收起官印,微笑道:“虽然还欠一个道歉,不过,医道文会开始!”

    三月十九夜,医道文会如期举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