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12章 宁安县改姓!
    在幻境中,景国破灭,一些景国读书人甚至左相党人要么良心发现,要么过得不如在景国,于是抛出了一份又一份罪证,逼得刑殿不得不查证。

    书山幻境中的罪证极多,但有些事发时间是在上书山之后,由书山推演的,方运怕未必发生就没列入其中,只把已经发生的罪证写在其中。

    这些人,都是被柳山一手提拔起来,哪怕现在左相权势不如以前,这些人也不会离开,坚定跟随柳山左右。

    他们一旦倒下,柳山在密州将失去半壁江山!

    此次是真正动摇了左相的根基。

    方运写完举报信后,以官印录入内容,分别传书给圣院刑殿、景国监察院以及景国内阁。

    之后,方运又抄写了三份,命人加急传往京城,其中一份会被传递到刑殿。

    方运望着窗外,面带冷笑。

    “柳山,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低估了我掌握的信息。这些东西,我本来怕犯忌讳不想抛出,但从你把我逼到宁安准备赶尽杀绝毁我殿试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找到恰当的时间抛出这些罪证!现在,有各殿官员在,宁安县真正水泼不进,正是最好的时机!从今天开始,宁安县改姓方!”

    方运心里想着,起身前往正堂,审理正常的积压案件。

    积压的案件越来越少,但越往后的案件越棘手,不仅有重大的刑事案件,更有各种典史无法处理的民事案件,案情非常复杂,一个案件所需要的人证物证往往几十天甚至几个月才能得到,所以经常有案件暂且搁置,然后换下一个案件审理。

    今日有关一起拐卖儿童妇女的案件非常复杂,不仅需要差役在全县走访,还需要其他地方衙门的支持,在审了半个时辰后。方运不得不让案件押后,把嫌疑人押入大牢待审。

    临近傍晚,方运前往县文院。参加医道文会。

    今日,医道文会本应该成为宁安城的焦点,但实际上,云楼投影的到来让宁安县衙变成了今日的重心。医道文会竟然被一部分人忽视。

    方运本以为现在县文院的医道文会现场外应该是人山人海,结果现在也不少,但人数远远少于之前的预估。

    太阳落山,天色渐暗,天空一片蓝黑色,只有西面泛着青白色。

    整条文院街张灯结彩。大量的灯笼挂在长街两侧。犹如节日。

    县文院正门大开,方运迈步进入正门,空旷的圣庙广场上空同样被各种灯笼或彩花笼罩,甚至有一些发亮的小机关,宁安县各房为了今天准备许久,哪怕今天出了大事,也没人敢怠慢这个文会。

    圣庙广场摆下数以千计的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有一些零食水果。宁安县这时候买不到太好的食物,这些食物大都得自农家的云楼投影。

    今日不仅有医家之人。在宁安县的工家、法家和农家之人也都已经前来。

    医道文会乃是全人族重要的大型文会,从下午开始,青乌府、密州和京城的部分官员陆续抵达,表示对医家的尊重。

    京城的礼部尚书毛恩峥、鸿胪寺卿黄宗裕、大医院的太医令杨紫江、密州州牧洪溟、北芒将军丁豪盛和青乌府知府蔡禾等多位官员已经到来。

    不仅如此,医殿的大儒阁老张藏象、农殿的大儒阁老许实也已经到场,见到方运后立刻微笑迎来。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起立,一起参与迎接。

    今日之后,方运在众人的心目中的地位又上了一层。

    那些别有用心的医家人也全部闭嘴,没人再把粮价与医德联系到一起。一切与正常的医道文会毫无区别。

    “恭迎方虚圣!”张藏象老人亲自拱手,其余人也跟着行礼。

    “张老客气了,诸位也无需多礼。话说回来,理当是本县迎接诸位才对。”

    方运笑着说话,视线扫过前方的所有人。目光落在密州牧洪溟脸上稍稍停顿了刹那,这一个刹那,让方运发觉洪溟脸上的笑容极为不自然,而且他的目光中隐藏着敌意。

    方运猜到自己举报洪溟的传书已经被他得知,不过,如果洪溟知道举报内容,断不可能留在这里。所以,方运推测洪溟不知道具体的举报内容,因为这次是连带刑殿参与,外泄消息的人绝不敢泄露详细内容。

    “来,我们等你许久了。”张藏象老人一点也不像官僚,不在乎那些虚礼,走到方运身边,伸手扶着方运的后背,用这种很亲密的方式一起向会场的主席位置走去。

    道路把现场的席位分成两部分,但主席大桌则位于道路尽头的正中,红底绣金龙桌布铺在上面,无论是筷子还是碗碟都十分醒目。

    众人羡慕地看着方运,张藏象不仅是医殿阁老,也是张圣世家的家主,继承了医圣张仲景一脉的医术,堪称当今医道第一人。张藏象如此做派,显然不仅仅把方运当虚圣,更是把方运当成医家领袖。

    其余各家的人也轻轻颔首,暗赞医家人的气度,换成杂家或儒家人有新书颠覆他们半圣祖辈的理论,不知道会用什么极端的手段阻挠方运。

    不过农家人的笑容里似乎有些别的东西,因为在许多医家人看来,自古药食不分家、药食同源,此次农家人果断出动云投影与方运合作,在食物方面占得先机,医家人被迫拼尽全力拉拢方运。

    众人很快走到主席大桌的位置,方运也不先坐,而是道:“谢过张老、许老。不过本县更应该感谢青乌府蔡禾蔡知府、密州洪溟洪州牧以及太医令杨紫江杨太医,正是在三位的努力下,此次文会才能顺利召开。”

    在场的人都是老油条,方运感谢蔡禾和杨紫江是实,但特意加上洪溟,明显是在当众表达不满,此次粮祸事件,洪溟必然为计知白出谋划策,没有他的默许,粮祸的爆发不可能如此猛烈。

    身为一州州牧,却不惩罚为祸百姓的粮行,换谁都不会给这样的人好脸色看。(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