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10章 抄家之因
    “下官……知道了。↗”户房总书有气无力地低下头。

    众官吏看着刑房总书,已经明白方运会彻底拔除申洺在宁安县的所有力量,偏偏连左相本人都无法反对。

    突然,一个吏员身体一软,向下倒去,旁边的官吏立刻搀扶,引发短暂的混乱。

    在那人昏迷的一瞬间,方运看到他的面庞,想起那吏员是申洺的一个远房亲戚。

    一左一右两个吏员搀着那申洺的亲戚,一人道:“大人开恩,申瑚似是昏厥,当送去看大夫。”

    方运却道:“来人,赐座。今日是医道文会,我已传书,医家之人马上就到。”

    众官吏顿时心生绝望,暗地里不断骂娘,现在正好赶上医道文会,人族名医尽聚于此,想借病离开都不可能。

    敖煌不厚道坏笑:“这些人简直倒血霉了!”

    不多时,就有医家人前来,三个翰林七个进士还有一大批举人当下手,来的老翰林还说若是病情严重还可以请医家大学士来,让堂前的官吏更加绝望。

    正常时候别说宁安县,就算整个密州要找这个层次的医家读书人,都得等两三天,全密州也就能有一两个医家翰林。

    申瑚很快被救醒,坐在椅子上,腿不停地抖着。

    方运谢过医家众人,然后请他们到偏厅歇息,那些医家人在去偏厅前说只要有事,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

    众官吏本想利用医家读书人来对付方运,结果方运没出事,他们却知道了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运继续道:“账房总书何在?”

    “下官在!”一个老秀才走上前,低头不语。

    账房主管全县的账务来往和银钱支出,极为重要,现在的总书是计知白在宁安的亲信。

    “招吧。”方运面无表情。一个字的废话都不说。

    方运说的越是简单,在场的官吏越是害怕。

    那账房总书也是个明白人,立刻招供,说了一些自己和跟申洺有关的罪行。

    等账房总书说完,方运问:“听说你与吏房总书和兵房总书交好?”

    县丞陶定年和捕头路弘一起望向方运,因为吏房和兵房由两人管辖!

    方运要借此次机会,把县衙十房彻底掌握!

    县衙十房才是全县的根本,因为没有任何命令或行动可以越过这十房,县衙十房也是当地官吏抗衡县令的力量。一旦方运彻底掌握十房,左相一党的官吏会被反架空!

    陶定年望了望在场的其他有品级的官吏。发现他们全都在沉默,最后只能长叹一声。

    左相与宗圣只有要借口,就可以阻止方运在景国或圣院任职,方运今天有了借口,同样可以逼走十房总书,同样可以让一众官吏无法反对。

    账房总书说了一些自己的罪行,严重程度远不如户房总书,因为他并非是申洺的人,方运没有深究。但抄家、游街和充军三种惩罚一个不少。

    等方运判完,于八尺硬着头皮站起来,向方运一拱手,道:“大人。下官有话要讲。”

    “嗯,反在我手下当差,除了骂人与构陷,一切话皆可讲。”方运道。

    于八尺道:“下官以为。判账房总书抄家太过。”

    于八尺的话引发众官吏的共鸣,一个小吏员低声道:“抄家就是把一家的所有财产夺走充公,让人妻儿老小怎么办?”

    方运凝视于八尺。于八尺见方运不说话,目光躲闪,心生惧意。

    过了好一会儿,方运才道:“贪墨十万两,罚没万两,徒刑三年,那九万两是给他的当官费还是给他的坐牢费?如若哪个国家如此厚待贪官,那这个国家的上层官员,必然自己在贪墨,而且鼓励所有官员贪墨!抄家,是对律法最基本的尊重,是对百姓最基本的尊重,是这个国家在反贪的唯一证明。”

    所有官吏老老实实闭上嘴。

    接下来,方运提审其他总书,全部予以判罚,然后赶走与申洺关系密切的所有吏员,再把自己的幕僚安插到十房之中。

    由于县令以下的官吏大都会用本地人,所以那些幕僚都只是暂代,相当于县衙的临时工,但实际上却承担县衙的运转。

    这是方运招纳上百私兵的真正用意,防止宁安县官吏撒手不管。

    至于总书和主簿的任命,方运说三天后揭晓。

    这些职位必须要用本地人,而宁安县并非人人都是左相一党,方运已经考虑清楚,主簿就选一个被左相党迫害过的老举人或老秀才,这种老人早没了争权夺利之心,也不让他掌实权,只需要用来恶心左相党官吏就够了。

    左相把持密州数十年,门生多,敌人也不会少!

    未来三天,方运会等那些人来投靠。

    把十房抓在手中,方运不准备动县丞、捕头或院君等重要官位。

    吏治是一地官吏的风气和功绩,方运拿下一些官员,是改变风气,如果拿下所有官员,那就不是整肃吏治,而是发起官吏革命,是捅破天的大事,哪怕他管理的宁安县再好,官吏都跑了,吏治一科也只是丁等。

    自今日起,方运真正掌握了宁安县的大权!

    方运望着堂下诸人,心中重复之前说过的话,乌合之众!

    这些人看似团结,但方运丝毫不担心,这些人已经被现有的官僚制度死死约束,他们连官僚制度都不敢突破,更不可能反抗一位县令外加一尊虚圣。

    宁安官吏之所以敢反对他这个虚圣,是因为这些官吏都知道,想阻挠方运的是宗圣,一位真正的半圣,反对方运,就是帮助宗圣,两人谁高谁低,显而易见。

    只不过,反对普通代县令,他们可以出十成的力,但反对虚圣代县令,最多出七成的力,毕竟虚圣再虚,也是名誉上的圣位。

    方运正是知道这些官吏的底线所在,所以在今天趁热打铁,直接夺权。

    最后,方运望向申洺。

    “申主簿,你还有何要说?”

    “下官无话可说,遇到这么一个愚昧的侄女,只能自认倒霉。”申洺道。

    一些官员轻叹,申洺原来仗着左相胡作非为,心灵蒙蔽,如今倒清醒了一些,像正常的举人。

    方运点点头,问:“如果现在让你回到过去重新选择,你仍旧要当这个主簿,还是放弃仕途在别处建功立业?”

    申洺一愣,望着前方,目光空洞,过了许久,落下两行浊泪。

    “下官……下官……终究是错了……”

    铿……铿……

    申洺的眉心传来清脆且细微的珠玉相撞声,这是文胆碎裂的前兆。

    方运缓缓道:“本官说过,来宁安不是为了毁天灭地,是为治病救人。对你,抄家游街充军,一个不会少。但是,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可愿意去西北军效力?”

    前年,左相毁十万西北军。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