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02章 一箭三雕
    方运淡然道:“也没什么,就是从今天起,农殿会负责全宁安县大部分人的吃喝,只不过吃什么、吃多少,由农殿决定。从而观察整个群体吃什么更加强壮、吃什么更加聪明、吃什么长得更快等等一切详细的情况。”

    多个官吏面色为之一变,这可是釜底抽薪之策,这意味着大部分宁安县的人不需要买一切食物!所谓的粮价在宁安县已经不再是问题,让左相一党的这群打在空处。

    方运竟然完全绕开“粮价”这个问题,直接让民众吃饱,而且这不是白送,而是进行农家研究,不仅不会被判降等,更等于轻松解决了粮价民生的问题,民生和农事两科不降反升!

    申洺强忍怒意,问:“敢问县令大人,此次研究持续多久?”

    不等方运回答,大儒许实道:“目前还未确定,少则十年,多则三十年。”

    许实说到前半句的时候,申洺与一些官吏轻轻松了口气,但当说到“十年”的时候,他们全傻眼了。

    “十年?”申洺失声惊叫。

    “还能这样?”敖煌也傻了,他想过许多对策,可万万没想到方运竟然来这招绝户计!

    这种研究必然是大范围的,必然涉及宁安县七成甚至九成以上的百姓,现在至少要研究十年,这意味着,以后宁安县百姓大都没人去买粮,粮铺将倒闭九成!

    方运的这个釜底抽薪之计,不仅成功解决粮价问题,还反戈一击,让庆国世家控制的庆元粮行赔得血本无归!

    庆元粮行为了布设针对方运的杀局,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过半的粮铺都是溢价数倍收购,各种投入加一起换算成银两绝对以千万计。

    左相一党与宗家忙活了两三个月,结果被方运花几个时辰写本书,连锅一块端了。

    一些官吏的脸上,甚至浮现细微的惊恐之色。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方运能想出如此怪异的手段,但听着偏偏很有道理。

    直到此时,他们才明白为什么方运这几天什么都不在乎。甚至遭遇耿戈质问也不回答。

    方运微笑解释:“此次的研究非一朝一夕之事,从孕妇开始,到婴儿、孩童、少年、青年、中年一直到老年,无论男女。无论是否有文位,无论何等职业,都要仔细获取数据,从而确定哪些食物更适合人族,所以耗时很久。”

    申洺争辩道:“此等手段,无异于大海捞针。万一没有成果。浪费如此多的力量,你们上对不起天地圣人,下对不起人族百亿百姓!”

    转运司司正耿戈忍不住道:“申主簿所言非虚!如果仅仅根据一本所谓的初探就实行如此大规模的研究,乃是劳民伤财之举!本官必将上奏圣院,彻查此事,追究罪责!”

    许实突然冷哼一声,整座议事厅的温度突然猛地下降二十度,茶水结冰,呼吸成雾。几乎所有人身体一哆嗦。

    耿戈身为翰林,管理景国整个北方最重要的运输,哪怕在大学士前都面不改色,但却被许实一声冷哼吓得面色铁青。

    许实身为大儒,的确有很高的修养,也不会跟普通翰林计较,但是,许实还有另一个身份,半圣世家的子弟!

    半圣世家极为看重礼教,所以他们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无比规矩。可是,他们一旦纨绔起来,手段之狠辣,普通读书人根本想不到。

    耿戈脊梁一弯,低声道:“卑职也是怕方县令的文章有误。”

    许实冷笑道:“他文章若有误,老夫眼瞎看不到吗?”

    “卑职不是这个意思……”耿戈的额头浮现细密的汗水,农家大儒不嗜杀,可一旦动手,风雨雷电一切天象力量齐出,屠杀妖蛮的效率还超过许多兵家大儒。

    另一侧的一位农殿大学士道:“昨日我拜读了方虚圣此书,发现名为‘初探’,实则已经隐隐窥到农家一门新分支,用他书中的话来说,就是‘营养学’。他用翔实的真实例子,列举了蛮族在归化人族后,因为饮食结构改变而发生的变化,更着重点出,归化妖蛮虽然在某些方面出现……嗯,‘退化现象’,但是,在智慧方面却有明显的提升。他又拿牧民、农夫和商人等家庭的子女进行比较,发现了许多跟饮食有关的例证。”

    又有一位农殿翰林道:“方虚圣此举,对我农殿意义重大。”

    在场的大部分官吏没有意识到什么,但耿戈等少数官吏心中更慌,终于明白农殿为何如此重视!

    这个所谓的“营养学”,明显是农殿从医殿虎口夺食!

    农家和医家虽然没有大的冲突,但因为食物和药物非常复杂,总会有少许摩擦。可现在农家抢先一步,把“营养学”定为农家的分支,那农家圣道就更强一分,农家在人族的地位也会随之增强,万一那位大儒有所突破,那就是新的农家半圣!

    农家也算强盛,但也十分辛苦,再加上成大学士才能战胜同文位的敌人,成长非常困难,所以优秀之才并不多,而且除了许行,农家再无第二人封半圣。

    方运的文章虽然只是“初探”,却让农家大儒封圣的可能性增加了那么一丝!

    耿戈恍然大悟,农殿出动云楼投影,根本原因是在这里。

    耿戈沉默片刻,道:“方虚圣乃农家翘楚,功在社稷,利在人族,下官佩服。”

    左相一党的官吏齐齐快速扭头看着耿戈,疑惑不解,这句话是耿戈代表左相盖棺定论,粮祸之事就此结束,绝不再在农事上为难方运!

    申洺想不通,但身为进士的捕头路弘和县院君却早就明白。

    为难方运,就是阻挠农家圣道!阻挠农家圣道,就等于逼整个农家与宗圣为敌!

    所以,耿戈必须要果断终结所有危险因素,避免把农家的火烧到宗圣世家那里,否则柳山第一个杀他谢罪。

    耿戈遍体生寒,用余光看了一下方运,心想幸亏自己跟来,万一让申洺那个蠢货主事,恐怕已经把农家得罪透了。方运这个借刀杀人,太狠了,解决粮价其一,反击庆元粮行是其二,离间农家与宗圣世家是其三。

    左相一党妄图在农事、民生和医务三科形成一石三鸟,但,方运反手就是更狠的一箭三雕!

    方运脸上挂着极淡的笑容,拿起茶杯,把冰块倒入口中咬碎,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左相一党的官吏只觉全身酸疼,好像方运嘴里咀嚼的是他们的骨头。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