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900章 云楼
    耿戈听完后,立刻手握官印查看文书,从中看到方运的官印,乃是官文传书,这相当于正式的文书,由圣庙验证,做不得假。

    耿戈皱眉思索片刻,方运虽然不是他的上司,无权下令,但由于是迎接农殿特使,既然通知他了,若他不去,只要方运说几句难听的话,他必然要承受巨大的压力。

    农殿特使至少是翰林,一旦外出代表圣院做事,文位默认提高一层,相当于大学士,地位丝毫不下于景国这种小国的左相。

    耿戈无奈地坐上马车,前往宁安城南门。

    方运除了发布正式的官文传书,还给像殷崎等认识的医家读书人发传书,请他们一起前往南门迎接。

    方运也给景国太医院的太医令传书,但迟迟收不到回应,看来对方应该在来的路上,离城市较远,无法与圣庙联系,只能收到加急传书。

    “老爷,龙马豪车备好了,正在院子里,倍儿精神!”方大牛笑呵呵在门外喊。

    “我知道了。”方运面带微笑,知道方大牛是故意把话说得喜气一些。

    方运走出书房,就见杨玉环和苏小小也走进院子里。

    “玉环,我出去一趟,今天可能比较忙一些,晚上我带你一起参与医道会,你准备一下。”

    杨玉环听方运叫得亲昵,心中欢喜,道:“我一介女流之辈,方便参去那等大文会吗?”

    “你是我的夫人,没什么不能的。”方运微笑道。

    杨玉环脸上闪过一抹羞意,自从那日祈天献文后,方运对她的态度就有所转变,已经不再叫她玉环姐,只叫玉环,在无人的时候还会叫娘子。

    “嗯。那我便去准备一番。”

    方运坐上龙马豪车,道:“直飞到南门。”

    “是。”车夫应声。

    此刻给方运当车夫的不是别人,正是聂石。当年方运在大源府的时候,他的伯父方守业派给他的老兵之一。在前往宁安县前,方运让堂兄方应物把聂石与另一个老兵谈语带来宁安县,给予优厚的待遇。

    聂石因有疾病退役,被方运请医家进士用医书轻松治疗。

    谈语断了一条手臂,不能赶车,但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兵,一直在帮方运训练家丁。并辅助敖煌训练蛮族私兵。

    十八匹纯血龙马甚至不用助跑,直接踏空而行,好似踩着斜坡一样带着马车斜向上飞去。

    方运到宁安县月余,龙马豪车还是第一次在天空飞行,立刻引发下方宁安县民众的议论。

    宁安县各处官吏也坐着马车前往南门,得知龙马豪车飞在半空,纷纷探出车窗外,向高空看去。

    “呵!不愧是虚圣,都火烧眉毛了。还在天上耀武扬威,世家子弟也不过这等做派。”

    “当真是青天大老爷啊,百姓饿死,同僚忙死。他却还大张旗鼓迎接农殿特使,等到图穷匕首的时候,大概才会收敛。”

    “好气派,哼!”

    高空的敖煌探出头望去。就见清晨的宁安城车水马龙,好不热闹。前往南门主干道最为拥挤,许多官吏的马车或轿子都配备了齐全的人手。多人在一起连成了长长的队伍。

    敖煌扫视全县城,发现许多衣衫普通的人面带忧色,而在粮铺周围聚集着许多百姓,正在不断讨论。

    敖煌耳朵一动,就可以听到数里之外的声音,听到那些百姓基本分成了两派,一方认定方运一定会解决粮价,另一方认为方运太年轻,就算解决粮价,肯定也会降低评等。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谁也说服不了谁。

    宁安县各处的粮铺成了方运支持者与反对者的战场。

    敖煌轻叹一声,道:“人族百姓多好啊,被左相这么害,都不反对。换成我们龙族,要是谁敢不让我们吃好吃的,就算是龙圣爷爷我们也敢跟他战!”

    方运点点头,道:“所以说,从百姓身上割肉,戕害百姓,就是最大的暴虐!”

    “你怎么反击左相党?”敖煌问。

    “若我无法解决粮价问题,许多官吏会在明天上书攻击我。如若我解决了粮价问题,他们便会放弃上书。不过,他们不上书,我上!”方运道。

    “好,明天早上我等着看!”敖煌非常兴奋。

    龙马豪车飞到城外的三里亭,缓缓下落,最终落在三里亭前。

    龙马豪车的速度远超所有的马车,方运第一个到达,坐在车里与方运闲聊。

    时间慢慢过去,越来越多的马车停在这里,大部分官吏来到这里后,都会首先下车前往方运马车的窗口下,向方运问候。

    不多时,一辆马车驶来,大量的官吏快速走过去。

    “耿大人!”

    “司正大人!”

    这些官吏问候的声音远比对方运大,态度也更加热情。

    和跟问候耿戈相比,问候方运的声音可以称得上有气无力。

    不多时,方运听到耿戈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方县令,不知今日来宁安县的是农殿的哪位特使?”

    方运一愣,道:“这我还真不知道,具体是谁,还没得到消息。”

    外面一片寂静,最后传来几声低沉的轻笑。

    耿戈冷哼一声,道:“方县令好大的官威,不知农殿的具体来人就有如此做派,实乃罕见!我们本以为你会跟各殿都有深交,没想到连来者何人这种基本的消息都不清楚。那么,农殿特使此来有何贵干?”

    方运道:“等农殿特使到来,你们自然知道。”

    “呵呵……”耿戈笑了笑,许多官吏跟着附和,声音里充满了讥讽。

    过了一会儿,方运走下马车,道:“农殿的人快到了。”

    众人一起向官道望去,倒是有一些马车,但没有一辆有农殿的标志。

    申洺笑道:“方县令,您的眼神不是一般好,莫非已经看到千里之外?”

    方运却抬头道:“我是说上面。”

    “哦?”申洺和耿戈一愣,随后和一众官吏一起抬头向上方。

    就见上方有一片洁白的云朵,直径至少有一里,而云朵之上,树立着一座由白云堆积的高楼。

    “云楼?”申洺失声惊叫。

    “农家云楼?”耿戈也难以置信轻呼。

    所有官吏全部仰天目瞪口呆,难以想象云家最重要的半圣文宝之一会飞到这里。

    不等众人惊讶,那云朵突然开始膨胀变大,不过眨眼间,膨胀成直径百里的巨大云团,在地面留下大片的阴影,上面的高楼也随之变大。

    一个紫色的身影出现在云楼之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