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878章 辜负
    真龙比方运都让街道两旁的人感到震撼,连容秀才都只盯着敖煌。

    方运没想到刘育竟然没猜出来,于是半开玩笑道:“不行,既然见到您老人家,自然要坐下来聊几句家常,哪能说走就走。”

    刘育再不通世故,也看出有点不对,眨了眨眼,道:“方大人,您是不是有事?”

    方运微微一笑,从饮江贝里拿出一卷文书,递给刘育,道:“你自己看。”

    “哦?”刘育接过文书仔细看了一遍,眨了眨眼,又急忙用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第二遍。

    “我……我不会眼花了吧……”刘育再次揉眼,然后第一次看文书。

    看完后,刘育满面通红,全身颤抖,望着方运,激动地道:“方……方大人,这……这是真的?”

    方运微笑道:“从今日起,你便是‘总摄宁安县工坊诸事’,至于那些奖励,都是真的。刘总工!”

    “啊?是真的?”刘育茫然地看着方运,视线完全失去了焦点,魂游天外。

    刘夫人在大门口小声嘀咕:“什么总公总母,不就是蒙人的幌子。”

    十几岁的小刘士元跑到爷爷身边,一边跳着看上面的文字,一边断断续续念。

    “……吏员刘育,体业贞固,工技该明,器惟瑚琏,材称栋干……可任总摄宁安县工坊诸事……啊?还赏宅院一处。丝绸布匹若干,首饰玉器若干,金一百两。银三百两?发财了!奶奶,咱们家发财了!”

    刘夫人蒙了!

    前面称赞刘育的官样话她听不懂,可后面的丝绸玉器和金银却听得明明白白。

    “真的?都是真的?”刘夫人全身颤抖,比刘育抖得还厉害。

    刘育捧着委任文书,泪水止不住流了出来,一开始只是默默流着,但很快捂着脸大声哭起来。

    一个被景国忘记数十年的工家精英。在今天终于得到真正的认可!

    刘育不需要钱!不在乎利!

    他在乎自己的汗水和奉献是否被承认,是否被肯定!

    但等了几十年。没人给!

    那些可笑的褒奖,那些轻描淡写的称赞,那些薄薄的奖励文书,不过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为了脸面、为了表现他们重视底层之人。用虚情假意制造的诱饵。

    他们,辜负了无数人的信任,宛如背叛。

    直到方运亲手把文书交给刘育。

    刘育的一个孙女低声道:“爷爷升官了,发财了,怎么还哭?难道都是坏的?”

    众人一愣,勉强能理解小女孩的意思,孩子的母亲急忙道:“是高兴!是爷爷高兴。都是好的。”

    “哦!嗯,我也高兴。”小女孩笑着道。

    容秀才看着大哭的刘育,脸色变得十分复杂。默默转身离开。

    在转身的一刹那,容秀才余光看到,方运正在冲着自己笑。那明明是笑容,但容秀才却感到全身发冷,毛骨悚然。

    “他……认识我?”容秀才腿脚发软,走起路来磕磕绊绊,根本没有勇气回头验证那笑容的真假。

    方运身后的人陆续抬着礼盒,把奖赏的财物送入刘家宅院。

    等刘育哭了好一阵。方运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别哭了。街坊邻居都看着呢。”

    “嗯。”刘育急忙擦干眼泪鼻涕,抬起头,露出红肿的双眼。

    方运微笑道:“任命文书既然已经到你手中,那我就回去了。今天多买一些好酒好菜,庆贺一下。”

    “啊?您……您不来我家吃点?”

    “不用了,今天来你家的人会很多很多,我便不凑热闹。诸位告辞。”

    方运向刘家众人抱拳。

    “方哥哥再会!龙哥哥再会!”几个小孩子用力挥舞着手臂,在他们眼里,敖煌可比方运更有吸引力。

    “小屁孩。”敖煌撇撇嘴,一晃尾巴,傲然回到车里。

    “恭送方虚圣!”刘育弯腰作揖,大礼送行。

    “恭送方虚圣!”

    “快快,给方虚圣磕头!”刘育的儿子儿媳立刻让孩子们下跪。

    孩子们笑嘻嘻跪下,认认真真朝着方运的马车磕头。

    等方运的车队离开后,整条街道甚至连附近街道的人一起涌到刘家门口!

    “老刘头,你可终于升官了,不成,必须摆流水席!”

    “好人还是有好报啊!”

    “苍天有眼啊!”

    “狗屁苍天有眼,是小方县令有眼!前面那些县令,都是瞎的!”

    “用那些狗官跟方虚圣比,等于在骂方虚圣!”

    “对对对。刘老爷子明日摆流水宴,宴请街坊邻居,你们一定要来赏光!”

    “当然!我爹妈跟刘老爷子几十年的交情,明日必然来帮忙!”

    “嘿嘿,好事,好事啊……”

    圣院,《文报》编审院。

    “快快快……是方虚圣的文章,耽误不得!”就见一个举人快步冲进编审院正堂。

    一个大学士皱眉道:“版面已经定好,工殿已经为方虚圣要了整整六个页面,他本人为何还要亲自给《文报》写文章?”

    “或许是他未跟工殿沟通好,年轻人,有些急了。别人不知道,咱们却都得到消息,以他的功劳,再在《文报》为自己争功,情有可原。毕竟在刊发前,会有三位半圣考官排除殿试名词。方虚圣在吏治、刑狱与工事两科必然远超他人,但在其他科目上,就差了许多,恐怕还是丁等吧。”

    “方虚圣倒是实在,一科一科认真提升,不像其余人为了能在《文报》的殿试排名上露面,十科一起动,就目前排位来说,十科丙下,可比一科乙上加九科丁等高。”

    “拿上来,看看方虚圣的举荐文章。”居中的宋大学士伸手一招,一叠纸张飞到他面前,一字排开。

    宋大学士目光一扫,在一息内阅遍全文,眼前一亮,道:“如此奖励明明不算奇特,但与雷述山的那篇文章一比,高下立判!你们看看。”

    另外两位大学士很快看完方运对刘育的奖励以及宣传刘育的内容。

    “此文一出,配合工殿的宣传,方虚圣继兵家新秀和医家雏凤之后,将会成为工家的弄潮儿。”

    “此文几乎是剑指雷述山的‘安贫乐道’,几乎听到响亮的耳光声。”

    “真不知是幕僚所为,还是方虚圣一人想出的法子。当真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篇文章值得上,不知雷述山等人如何应对,又有好戏可观。”

    三位大学士笑着重新拟定三月初一《文报》的新版面。

    相距不远的《圣道》编审院的三位编审大学士却哭笑不得。

    谁能想到,方运、雷述山和墨杉三人竟然都有一篇关于对弹花机关改进的文章,按照水平来说,三篇文章都有资格上《圣道》,可这三篇文章一起上,天下读书人非得笑翻不可,尤其墨杉后面还不忘附上一段雷述山“一刻第一”的故事。

    “罢了,三篇放在一起,让读书人自己评判吧!”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