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870章 水至清则无鱼
    “那便好。你在宁安多年,又担任染坊的坊主,对染坊有什么看法?”方运问。

    “您……对染坊有什么看法?”梁坊主小心翼翼问。

    方运哈哈一笑,道:“我正是对染坊毫无看法,才让你说。你先说说染坊未来的方向,然后说说染坊的缺陷,最后说说县有工坊盈利为何不如私有工坊,为何不断被迫出售。”

    梁坊主疑惑地问:“您……真想听这些?”

    “那你以为我想听什么?”方运微笑。

    梁坊主没有立即回答,在他看来,方运这次突然抓捕大量坊主,恐怕是排除异己,针对计知白,甚至剑指柳山。

    连宁安城最傻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县有工坊还是皇室工坊,都是权贵们随意取钱的钱庄,这些坊主的背景太复杂了。

    梁坊主思索片刻,道:“下官执掌染坊两年,那就说一些吧。染坊的情况比之前好许多,现在每年盈余几乎是我执掌前的五倍!当然,这主要是国君、太后与内阁的功劳……”

    “我要听实话!”方运脸上的笑容消失。

    梁坊主心中一惊,一咬牙,道:“既然县令大人如此说,下官只能如实道来。染坊的未来?染坊不仅需要机关,更需要染料,看似简单实则很难,但偏偏又很能赚钱。下官年老,即将卸任染坊坊主之位,不出三年,染坊必然因为盈利不足而被贱卖。”

    “嗯。”方运面无表情。

    敖煌疑惑不解。染坊的效益明明很好,怎么梁坊主只要卸任就会出问题?为什么会被贱卖?敖煌虽然想不通其中关键,但却意识到“贱卖”两字大有学问。

    “至于染坊的缺陷。下官以为不在机关,而在染料与织染技法……”

    接下来,梁坊主好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想法,滔滔不绝聊有关染坊的事项,最后甚至赵管事来了也只能在外面等着。

    方运认真聆听,偶尔插嘴问一下请梁坊主解释,对染坊越来越了解。

    两人足足聊了一个时辰。方运点头道:“看来梁坊主的确是工于织染、忠于职守,至于把亲友安排到染坊之事和得来坊主之过程。倒也不算什么。”

    梁坊主身体一震,眼中出现恐慌之色,意识到对方可是连举人说抓就抓的酷吏,这句话是不是有什么更深层的意思?

    方运随后道:“近日事忙。有些安排可能要延迟。不过,在一个月内,我会请工部来人把你的事安排好。你喜欢当官,还是愿意做一个富家翁?”

    梁坊主一愣,也不敢隐瞒什么,下意识道:“下官年事已高,就算做官也毫无前途,不如做一个富家翁。”

    “很好。那我会请工部与你拟定十年的聘请文书,不仅让你继续当染坊坊主。并且给予你一定的红利,目前暂定每年奖励给你染坊一成的红利。”

    “啊?”梁坊主不由自主轻呼。

    “啊?”敖煌也跟着叫起来。

    至于周围的衙役和门外等待约谈之人,全都目瞪口呆。一个没有太多实权的老童生,本来会被人代替,怎么突然就能得染坊一成的红利?

    梁坊主管的染坊可不小,加上之前的工钱,梁坊主以后一年的收入至少达二百两白银,抵得上一个小工坊半年的收入!

    方运微笑道:“鉴于梁坊主管理染坊有功。但奖赏却迟迟没能跟上,本县补赏梁坊主三百两白银。并向礼部申请爵位。”

    县衙内外的所有人更加惊讶。

    补赏三百两白银已经足够骇人,向礼部申请爵位那更是难以想象!

    虽说那赵庸也有最底层的乡男的封爵,但那是因为他祖父、父亲和他三代为清阳王效力,而清阳王对忠心的属下向来厚待,这才有一个乡男的爵位。

    对普通童生甚至秀才来说,赵庸那是通着天!

    可梁坊主就是个普通童生,之所以能当上坊主,还是因为他处事老辣,与县丞陶定年认识多年,并送了一些钱。连方运之前都暗示知道这些。

    之前染坊不是什么油水工坊,梁坊主自然可以当上,可他变废为宝,自然引起别人眼红,很快就会被调离。

    可就在最后的关头,方运不仅让他继续当坊主,不仅加薪,还为他奏请封爵?

    就算是最低的乡男,那也是爵位,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众人突然意识到,方运和清阳王一样,也是一片天啊!而且是潜力无限的天!

    “老朽何德何能……何德何能……”梁坊主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六十多岁的老人竟然红了眼圈。

    “您之德能,当获此赏。好了,与您的约谈结束,现在那些被控制在县衙的坊主或许有些失态,您拿着我的令箭去走走,安抚一下他们。”方运说着,命令差役把令箭递给梁坊主。

    梁坊主自然明白方运的用意,立刻昂首挺胸道:“下官得令!”说完,老人转身离开大堂,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骄傲。

    外面的一些差役悄悄离开,去通知那些没有来的官员,因为这件事情太重要了!

    主簿房中,申洺把茶杯放到一边,看着前方的衙役,皱眉问:“方运已经知晓那梁坊主是走了陶定年的门路,而且把自己亲戚送入染坊之中,却不予追究,反而进行加赏甚至……加封?”

    “是的。”

    “但是,他却想置赵庸或小郡王于死地?”

    “看样子不想轻饶。”

    “这个蠢货!竟然把好处给无权无势的老童生,却要得罪清阳王!清阳王最然与康王走得近,毕竟是皇亲国戚,毕竟是赵家人,他方运若敢动清阳王,必然会让赵家诸王愤怒!你下去吧。”

    “是。”

    等差役走了,申洺立刻给计知白传书。

    “计大人,罪官再次给您请罪,这一次我绝不说多余的,只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这样的……”

    不多时,计知白传书问:“这次你真的没有欺瞒?”

    “绝无欺瞒,绝无欺瞒!”

    “好。”

    “计大人,方运如此嚣张,触动了世家豪门和皇亲国戚以及大量官员的利益,为何没听说京城有人闹事?”

    “法家医家等人帮助方运说话,这都在意料之中,可不知为何工家也出面,这就让各世家豪门不敢轻举妄动。世家豪门不动,皇亲国戚和官员谁敢乱开口?最多是那些纨绔子弟说一些骂方运的话。”

    “唉,真是怪了,本来可以让方运栽个大跟头的……”(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