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862章 跳跃改进
    景国,宁安县,轧花工坊边的茶室中。

    在轧花机关成功前,那些工家读书人不断挑剔质疑,但现在,之前他们质疑挑剔的地方全都成了称赞的地方。

    不过,这些工家读书人对许多地方不了解,向方运提问。

    方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认真作答。

    在方运说了几句后,就见最优秀和最有经验的那些工家人本能地四处找笔墨,开始记录,而张衡世家的弟子则微笑着拿出“留声海螺”。

    留声海螺不仅可以记录在场的声音,甚至可以播放声音,价值极高。

    那两个张衡世家的子弟本来没资格用这种层次的宝物,但因为是跟随方运而来,张家大儒张户特批一只留声海螺给两个人,让他们在经过方运允许之后,记录方运有关工家的话语。

    张衡世家的两个子弟无比得意,两人很清楚,张户之所以特批留声海螺,是因为方运的身份和地位,并不认为方运在工事方面能有多大的成就,主要是为衬托方运的身份。

    可现在,两个张家子弟获得了第一手的宝贵工家技术,只要方运允许,他们就可把这留声海螺交给张家。

    人族有完善的保护工家机关术的方案,除非技术的发明者死亡,否则其他人必须要在发明者的首肯下使用技术,而且要根据技术的重要程度,由圣院的工殿决定缴纳多少技术使用费给发明者。

    在圣元大陆。任何创造出新技术的工家读书人,至少会成为一方望族家主,甚至有机会晋升为名门之家!

    因为方运所站的位置和角度不同。说的东西往往高屋建瓴,非常透彻,让工家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敖煌听了半刻钟就迷糊了,然后盘在半空中呼呼大睡,时不时打着鼾。

    工家的东西对龙族无用,敖煌不学习,方运也不管。

    足足一个时辰。方运才解答完他们的疑问。

    过了片刻,倔老头刘育双手搓了搓。眼中流露出炽烈的光芒,道:“方虚圣,那之后的弹花机关您有眉目了吗?”

    纺织的第一步是把籽棉中的籽去掉,制成皮棉。叫轧花,所用机关刚被方运改进成功。

    而第二步,便是弹花。

    弹花过程能让棉纤维重新排列,让皮棉变得蓬松,并能进一步清除杂质,为第三步的纺线做准备。

    弹棉花和弹花本质相同,都是让棉絮蓬松,不过弹棉花一般指弹被褥里面的棉胎。

    弹花工具无论在圣元大陆还是华夏古国,都是发展最慢的部分。华夏古国到了清末才改用更为先进的箱式弹花弓。

    圣元大陆现在依旧是用普通的弹花椎弓。极为耗费人力,所以弹花工坊是人数最多的地方。工家已经有人提出一些改进方向,但要么是机关技术达不到要求。要么在一些关键的地方有缺失,那不是几个天才能弥补的,必须由一代代的积累形成。

    很多天才之所以能让一项技术革新甚至大变革,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前人的积累。

    圣元大陆并不缺乏天才,只是积累不足。

    方运听完刘育的话,微笑点头。他早就想好改进的计划。

    现在圣元大陆弹棉花的机关是弹花椎弓,一人一天也只能弹十余斤皮棉。

    方运原本想按部就班上马稍微先进的箱式弹花弓。可以让一人一天的产量达到百斤。

    但在改进轧花机过程中,方运发现圣元大陆的技术已经可以支持更先进的“木鼓弹花机”,木鼓弹花机不仅产量比箱式弹花弓高,而且机关化的程度更高,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操作简单,意味着工人稍加训练就能运用。

    人族要在战争中保证发展,势必要保证各行各业都要有足够的人,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拉去当兵。

    现在机关效率进步,解放了劳动力,不仅能直接增强机关兽的战斗能力,还能直接增加人族士兵的数量!

    既然技术到位,方运就决定越过“箱式弹花弓”,直接上马更先进的木鼓弹花机。

    方运扫视众人,问:“现在诸位对新式轧花机还有疑问吗?”

    “没有!没有!”

    众人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而敖煌在半梦半醒中跟着摇头,惹得一众人哭笑不得。

    方运道:“既然新式轧花机没有疑问,那现在就上马新式的木鼓弹花机,不过,你们要给我一定的时间,因为从弹花机开始,本县要制定一些标准,其中第一个标准就是,按照新式机关图纸打造新的机关!工家也有类似的图纸,但本县的机关图纸会有极大的改进,更加合理!”

    “嗯!嗯!嗯!”

    一众工家人不停点头,他们既不懂什么是木鼓弹花机,也不懂方运所说的新型机关图纸是什么,但一听就是很了不起的改进。

    在方运面前,点头就够了!

    方运微笑,在圣元大陆推广后世的图纸,效果绝对极好,因为二境画师就能达到栩栩如生的境界,让图纸变得更加真实。至于三境画道“跃然纸上”,那几乎就是直接画出一模一样的机关,让制造机关的过程更加简单,更加精准。

    方运起身,正要画图纸,但官印一动,于是伸手看看,发现是大儒张户的传书。

    方运认真阅读传书,脸上浮现异常怪异的表情。

    因为传书上说,雷家的雷述山竟然也在改良“弹花椎弓”,至于改良方向不得而知。

    方运想了想,如若雷述山与自己交好,那自己可以延后改进弹花机,或者提醒雷述山把精力用在其它机关上,但既然与雷述山并不相熟,而且两人在殿试中是竞争者,那此事就当不知道。

    刘育在一旁道:“方虚圣,等您离开工坊休息的时候,与您的私兵和幕僚谈谈关于机关技术的事项。新型轧花机虽然是您在任上改进的,但这技术连景国皇室都夺不走,依旧属于您。从此以后,每打造出一台新式轧花机,您就能得到一定的银两。”

    那些工家读书人无比羡慕地看着方运。

    方运微笑道:“此事我早就想过。凡是我在殿试中改进机关所得一切收入,分文不取,全都捐给‘方运助学膏火’,用来建造后续的藏书馆以及……以后所需。”

    “您真是人族少见的大善人啊!”刘育赞叹。(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