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855章 《哀方运》
    耿戈点点头,扬起下巴,冷着脸道:“既然方县令为了保护两个女人,置身家性命不顾,那就请方县令祈天献文,以正礼法!”

    申洺立刻拱手道:“请方县令以正礼法!”

    数十官吏齐声道:“请方县令以正礼法!”

    强大的气势骤然形成,产生极大的压力。←

    方运不为所动,把奴奴放到肩头,向圣庙方向作揖,而奴奴站在方运的肩膀,直立起来,学着方运的模样也向圣庙作揖。

    嗤笑声不绝于耳,许多人认定方运在故作姿态。

    方运高声道:“学生方运,寒窗苦读,河边领悟,后携小狐狸奴奴,于方氏族学中教书。奴奴嘤嘤,状如书生,与学子声相合、音相连、意相通,启迪学生研究声律,经过多日努力,终于作出一部启蒙韵书,适用于蒙学蒙童。此书历程,方氏族学的学子与先生知晓,大源府少数官员与刑殿同样知晓,学生便不再赘述,特此献文!”

    方运说完,从饮江贝中拿出《狐狸对韵》的原稿,双手捧着。

    “哼,故弄玄虚!”耿戈道。

    申洺冷声道:“我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还提什么蒙学蒙童,以为《三字经》那个层次的蒙学奇书随随便便就可以写出第二本?我就不信……”

    申洺的声音戛然而止!

    方运身上突然外放出白色的光辉,奴奴身上同样光辉夺目,丝毫不比方运的少。

    “这……”

    “嘿嘿嘿……”敖煌嘿嘿直笑。

    申洺与耿戈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后,两人余光看到有彩色的东西飞来,身体一震,急忙扭头看过去。

    由赤色、橙色和黄色组成的彩虹从天际飞来。划过长空,贴着圣庙屋顶,末端直达方运前方。

    方运把平凡无奇的书页放到三色虹桥上,就听轰地一声,书页大放金光,照耀半个县。

    京城,吏部,文选司,求贤科。

    计知白端坐在求贤科的办公房内,身为六部之中职权最大的吏部官员。又担任极为要紧的文选司主事,主管要害中的要害求贤科,他不曾有半点马虎,兢兢业业。

    吏部所有官员都知道左相已经内定了计知白为继承人,来吏部是为了镀金,也是为了扩充计知白的人脉和班底,没有什么衙门比管理百官的吏部更容易培养门生。

    但是,自收到申洺确定方运必败的传书后,计知白就没有把心思用在政务上。而是右手握着官印,进入论榜,以意念快速书写一篇短文。

    《哀方运》。

    此文以方运救助杨玉环和苏小小的事件为基础,首先肯定了方运的“义”和“情”。然后毫不客气指责方运这是妇人之仁,是小仁小义,并非大仁大义,而且知法犯法。难为表率,难逃制裁。

    写完之后,计知白在后面添上自己的大名。带着胜利的微笑,发布在论榜之上,心中窃喜,自觉会与方运的《伤仲永》齐名。

    “终于赢了一次!而这一次,把之前所有的失败全都扳回!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计知白在心里默默想。

    计知白正准备继续查看吏部文书,外面突然响起喊声。

    “三虹接引!是去密州方向的三虹接引!”

    计知白一愣,霍然起身,快步向外奔跑,身体带起的风吹落片片纸张。

    计知白跑出门,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那长桥似的三色彩虹,情不自禁握着双拳,把关节处握得一片惨白,毫无血色。

    院墙遮挡,看不到三虹全貌,计知白心念一动,一团白云从他的脚下出现,托着他缓缓升空。

    大学士之下,只有一国状元才可获得平步青云。

    “一定不是通往宁安县!一定不是通往宁安县!一定不是……”

    计知白在心中不断默念,在飞到高处超过屋顶后,看清了三虹接引的全貌,计知白的心沉到了低谷。

    但是,计知白心中仍然有一丝希望。

    突然,一个飘飘渺渺如幻似真的声音响起。

    “《狐狸对韵》,善!”

    计知白眼前一黑,瞬间意识到方运的破局之法!

    仅仅刹那之后,计知白的脸突然涨红!

    就在刚才,他在论榜之上发布了《哀方运》!虽然题为“哀”,看似是叹息,但字里行间流露的都是幸灾乐祸,都是指责!

    这篇文章写的不错,但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杨玉环与苏小小违礼,方运欺骗苍天,祈天献文失败!

    可现在,祈天献文成功了!

    《哀方运》的基础不复存在。

    计知白涨着紫红色的脸,快速进入论榜,想要删除。

    但出事了!

    那篇文章因为在短短十几息内引发大量的阅读和回复,竟然被标记成重点!

    计知白简直要气疯了,急忙给东圣阁传书,请求东圣阁的官吏删除那篇文章。

    东圣阁。

    一位进士收到传书后,忍不住扑哧一笑,立刻改写成正式文书,转交给一位翰林,那翰林看后也笑了,递给身边的举人文员,道:“此事事关重大,请传递给严大学士。”

    “诺。”那举人文员偷瞄了一眼内容,紧闭着嘴笑起来,然后一步三摇,慢慢进入严大学士的办公地点,递上文书。

    严冬学士是个面相和善的胖子,看到文书后也笑了,随手把文书扔到书房最偏僻的地方。

    举人文员又乐了,至少要一年之后严大学士才可能批阅那个地方的文书。

    密州,宁安县,县文院,圣庙前。

    刚才还笑得肚子疼的众官吏目瞪口呆,望着三虹接引发呆。

    只有大儒书写出自己最优秀的一套书籍,才可能引发三虹接引,有的大儒一生也得不到三虹接引。而且,就在去年举人试放榜的时候,同样有三虹接引,接走方运的试卷。

    杨玉环和苏小小轻轻松了口气,既然有了三虹接引,那众人都安全了,不用再自杀避免牵连方运。

    “《狐狸对韵》,善!”

    一个飘飘渺渺的声音响起后,虹光载着《狐狸对韵》倒卷回飞,最后消失不见。

    县文院内无比寂静,但是,墙外却传来欢呼声。

    “三虹接引!一定是咱们宁安县出现了不得的神作!”

    “只是不知道是何人之作!”

    “挺大的人光说废话,用你的屁股想也应该能想到,定然是方运方虚圣所作!”

    “不能吧。这才离他上任不到半个月,又是改戒石碑文,又是辅修法典,还把宁安县弄成律法革新的试点,把天下人弄得一惊一乍的!这才平静的几天啊,就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是殿试还是过年放鞭炮呢?”

    “哈哈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