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850章 圣庙祭天
    “方运,到底怎么回事?雷述山说你欺人太甚,竟然预订了工事和农事两科的甲等!”

    “雷述山所说都是实情?完了完了,你这下被人抓住把柄了!不仅得罪了雷述山,甚至得罪了工家人和农家人!这两家的人倒是不擅争斗,但特别擅长较真!”

    “不愧是堂堂虚圣!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方运!做得对,既然想要争,那就无须顾虑说出来,反而会成为自己的动力。蝇虫啼鸣,不度秋冬,不要在乎那些宵小的攻击!”颜域空的传书与其他好友完全不一样。

    方运原本就不在乎这事,在看到颜域空的传书后不禁点头,单单这份见识就远超所有人,若没有自己,颜域空必然会成为这个时代最璀璨的星辰。

    在成为虚圣前,方运会瞻前顾后,怕这种事给自己带来严重的后果,但现在,疾风吹来,心湖不皱,身之所在,不染尘埃。

    方运微微一笑,隐约发现自己已经达到“舌剑进士”的圆满无瑕的程度,无论是唇枪舌剑还是自己的意志,都达到巅峰,锋锐无匹,无人可挡。

    只要稍加酝酿,就可突破,成为藏锋进士。

    不过,最后这一步,更是要锋芒毕露!

    藏锋进士与藏锋诗中的“藏锋”二字意义相同,一旦成为藏锋进士,气质会更加谦和,不常动怒,可一旦动用唇枪舌剑。威力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得到增强。

    从此以后,舌剑在文胆中酝酿时间越长,则威力越强。

    曾经有一位进士在成藏锋进士后。十五年不动舌剑,在成翰林后,剑出起惊雷,一剑杀死一头顶级的圣子妖侯,哪怕是人族最顶尖的天才,在刚成为翰林的时候也不可能一剑杀死圣子妖侯。

    甚至有人说过,若大儒能藏锋万年。剑出裂天,半圣若不躲。必然受伤!

    方运握着官印进入文榜,找到一篇有许多读书人回复的文章,正是雷述山的战书。

    雷述山先说自己无非是想拉拢敖煌,然后指责方运毫无容人之量。竟然狂妄开口说要两科甲等,视天下农家与工家进士如无物,他必将代表两家战胜方运。

    雷述山在两家之中本就颇有威名,他这么一说,少数不知情的人立刻支持他,认定方运侮辱了两家,但大多数人都在观望。

    方运的地位已经今非昔比,在大多数人看来,别说事情没有确定。就算方运真这么说了,那也没什么!

    方运既然在诗词、兵家、医家和法家方面都有所建树,在工农两家殿试获得甲等又算得了什么?毕竟这只是一年的殿试。只是进士之间的竞争,又不是要变革一家、鼎革天下。

    方运看后,淡然一笑,只要不是宁安县内出现变化,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在意,这种外界的风暴再大。只要心志坚定,也不得临身!

    对方运来说。雷述山的攻击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唯一的作用就是坚定了改进纺织机关的决心。

    午后,方运继续审案,然后开始针对织布革新进行准备。

    二月十一的清晨,由北芒军和宁安县官兵差役组成的三千人的军队抵达工坊街,并把一部分工坊彻底与外界隔离,超过二十位身穿刑殿服饰的读书人出现在各处,或在工坊街上,或在工坊屋顶,或驾船在益水河面上。

    在这些刑殿读书人出现后,无论是隶属哪个派系哪个世家的人,全都无声无息继续自己手中的事,甚至不敢讨论,生怕说错一句话被这些煞星盯上。

    刑殿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专门负责法家圣道变化,不断改进人族律法,把法家圣道推到更高处,辅助圣院众圣进行立法。除此之外,他们负责审判人族重犯。

    第二部分,就是监察天下读书人,拥有不经过各世家各国同意就可缉捕的权力。

    刑殿是圣院各机构中实权最大的,战殿虽然强悍,但对外不对内,众人敬而不畏,刑殿则令人闻风色变。

    其余各家一直在商量分割刑殿,目前的方案是另立一个法殿,负责人族司法,让刑殿只有执法权,没有司法权。

    宁安县整套织布工坊被刑殿隔离的事情很快传出去,几乎所有人都猜到,方运恐怕在进行纺织机关革新,而且这革新非同一般。

    方运本想接下来几天都深入工坊,利用自己后世的知识与工家圣道结合,进行机关革新,就算无法形成墨家腰带,也可以形成鲁班尺,对自己有一定的帮助。

    但是,当天夜晚,县丞陶定年前来禀报,希望方运明日前去圣庙祭天,利用圣庙力量化开冻土,便于宁安县百姓种田,每晚一天,宁安县农夫就要承受一定的损失。

    若方运是个官僚,会立刻回绝,然后等几天再自己宣布去圣庙祭天,树立自己权威,不让陶定年牵着鼻子走。

    不过,方运只是让陶定年回去等消息,然后召集幕僚。

    经过半个时辰的商量,农家幕僚认定现在大地已经回暖,现在化开冻土时机很好。

    方运在农夫利益和树立权威之间稍作思索,便做出决定。

    “明天准备去圣庙祭天,化开冻土。”

    “大人贤明!”众多幕僚纷纷称赞,如若方运真的是官僚作风,他们必然无比失望。

    第二日一早,方运和敖煌乘坐龙马豪车,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宁安县官员,一起前往县文院。

    进了县文院的大门,就是圣庙前的广场。

    广场上挂着祭天的彩饰,前方的桌案和鼎中燃烧着香烛,桌案上面摆放着几天的三牲,三头烤熟的马、牛和羊散发着袅袅的香气。

    “吉时未到,还请县令大人稍等。”陶定年低声道。

    方运点了点头,静静等待,其余官员也站在圣庙前,敖煌盘在半空,闭目养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县衙后衙的宅院有人敲门。

    “砰砰砰……”

    方大牛快步走出,看到敲门的正是县衙收发房的差役,主要传递或下达命令,经常见到。

    “县令大人刚刚下令,请方夫人前往县文院,之后一同前去工坊街。”

    “多谢,我这就回去禀告主母。”方大牛说罢转身。

    不多时,杨玉环和苏小小抱着奴奴进入马车,两头母马蛮侯和四十蛮族私兵以及两百妖铁骑兵拱卫着马车,徐徐前行。

    这是方运定下的标准,若他不在,杨玉环单独外出必须要带足够的人手。(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