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811章 封地!
    没有人在乎计知白和左相一党,不仅皇宫内的读书人陷入狂欢之中,京城和景国各地城市都如同不夜天,烟花璀璨,爆竹声声,比春节都热闹。【

    自景国成立,一直在失去国土,北有草蛮,西有武国,南有庆国,幸好东海龙宫不占据陆地,否则景国现在还会少一州之地。

    以前景国最强盛的时期,勉强能从庆国或武国那里夺回一两府之地,但像方运这种一口气夺回一州之地,却是前所未有。

    一州之地对整个人族来说,还不如任何一首传世战诗重要,但对景国人民来说,这一州之地的意义无比重大。

    尤其是长江北岸的江州,江州与象州虽有长江相隔,但两地的许多居民有姻亲关系,在象州被夺后,两州彻底对立,有父子分离,有兄弟分离,甚至还有夫妻被分隔,数以十万计的亲朋好友彻底中断联系。

    由于两国持续交恶,每年只有少数的读书人可以来往于两国见到亲戚,九成九的人只能望着长江叹息。

    每逢有大节日,江州与象州靠长江处,会有数不清的人向江中放花灯,寄托哀思。

    今日,江州各地商铺卖得最火爆的东西就是烟花爆竹,而次之,便是方运的长生牌位!

    象州一去数十年,当年的许多人已经去世,他们的儿孙却记得父辈祖辈的心愿,方运帮他们还了愿,必然要事方运以恩公。

    入夜,京城皇宫的宴会进入尾声。

    换做平常宴会,那些老幼妇孺或不喜宴会之人可以离开,但今日没有人离开。

    因为,夺州之功,有极大的赏赐。

    二月初三的夜晚,天空只有一个小小的月牙。月光暗淡,但皇宫之内犹如白昼。

    京城的读书人根据文位和地位坐在皇宫各地,而在奉天殿门前,和平常的大宴相同,有一把宽大的龙椅,太后和小国君正坐在上面。

    在太监示意后,在皇宫各处的人陆续回到座位。

    左相党众人沉着脸,一言不发,他们的目光无比复杂。

    至于其他人,几乎全都在翘首以待。羡慕地望着方运。

    待皇宫内彻底静下来,太监把一个传音海螺放在太后面前的桌案上。

    不多时,京城上空响起太后的声音。

    “镇国公方运,孤身赴庆国,一笔战十人,最终文战取象州,圆我景国上下数十年之夙愿。太祖曾有令,夺一州者,封王。赏一县传三代。但此战不费一兵一卒,不伤一人一民,乃是不世奇功,哀家与众卿商议。加赏三代!方家王位,六代不易!”

    方运起身,拱手道:“谢国君,谢太后!”

    所有人起立。高呼国君万岁、太后千岁。

    最后,太后道:“宴会结束后,请方爱卿前往内阁。亲选封地。”

    “嘶……”数不清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亲选封地”四个字,可比三代加赏更重要。

    因为一州有近百县,大小不一,富裕程度不一,重要程度不一,若是由内阁决定,最后的结果必然是选一个中等的县,但现在,方运可以随便选。

    左相原本耷拉着眼皮和平时一样养精蓄锐,但在听到“亲选封地”四个字后,猛地睁开眼,正要开口,立刻望向计知白。

    计知白心领神会,急忙站起,大声道:“万万不可!祖宗之法不可违!”

    何鲁东立刻道:“何出此言?太后已经颁布懿旨,口含天宪,不容更改!”

    “此事未获内阁审议,不可成旨!若强行成旨,将颠覆国法,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苍生黎民!法不可违!礼不可废!”

    文相姜河川道:“太后陛下已与老夫沟通,老夫觉此事并不重要,赞同太后。不过,既然有人反对,自然要从长计议。计知白,你暂且退下。左相,你有何见解?”

    柳山眉毛轻轻一皱,旋即恢复正常,缓缓起身道:“若太后与文相大人一致赞同,本官不会反对,只不过,不知内阁其余成员如何。”

    辅相司悦庆立刻站出来,道:“本官反对!”

    吏部尚书紧随其后,道:“本官反对!”

    最后,属于左相党与康王党的人纷纷出面反对。

    方运却一直看着左相,心中颇有些羡慕,这就是培植自己势力的重要性,这种反对一国功臣的举动,必然会导致民心大减,万一出任何纰漏,都会影响左相。

    但是,现在根本不需要柳山出面,他的一干党羽会替他出头,不会让他有任何损失。

    这就是柳山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之一,每当他地位动摇之时,必然会有合适的人代他顶罪。

    文相姜河川似是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左相柳山,然后才缓缓道:“就在一个时辰前,本相接到象州众官的联名传书,说象州各地百姓都想让方虚圣选他们所在的县当封地,数十县已经有了万民书,而各地的文官为了争封地也各显其能,几乎拳脚相向。不得已,象州众官强烈要求方虚圣亲选封地,否则的话,必然会引发民乱。”

    方运没想到会有这种事,不由自主又看了柳山一眼,心道不愧是老奸巨猾的柳山,若是他方才主动出面反对,文相必然能让他颜面尽失,从而获得其他方面的主动权。

    柳山不中计,姜河川就失去了兴趣,懒得去斗那些柳山的手下,便干脆说出此事。

    左相党和康王党一干官员,个个暗呼侥幸,谁能想到会出这种事,各县的人竟然争当方运封地子民。

    以前的封王,各地子民必然全力抗拒,因为封地之中王最大,连国法都次之,许多封王之家鱼肉百姓横行一县,无人能治。在三十年前在武国,甚至发生过全县暴动的事情,因为那位王爷名声太臭,最后武国朝廷被逼得没有办法,把那位王爷的封地换到一处穷乡僻壤。

    不过仔细一想,众官员不得不赞叹民众的眼睛雪亮,方虚圣可不是普通的王爷,身在方虚圣的封地,必然比别处的子民高一头,更何况方虚圣乃是民心所向,目标是当半圣,只可能优待封地子民,绝不可能刮地三尺。

    人族各众圣世家封地的子民,几乎不愁吃不愁穿,谁还没个世家子弟当发小?真要出了什么事,必然能跟众圣世家的人搭上话,轻而易举解决。

    直到这时,一些官员才醒悟,毕竟陈圣得到封地是上百年前的事,众人已经淡忘了那天大的好处。

    突然,一个进士将军大喊:“微臣代张破岳将军启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