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791章 我还在!
    丘崇山目瞪口呆看着万民光辉,看着战魂力量脱离身体,看着方运荣耀加身。

    此刻的方运沐浴在圣洁的光芒之中,身后的万民光辉占据半边天空,遥遥望去,如垂天之翼。

    万民光辉没有丝毫的杀伤力,甚至连区区妖兵都杀不死,但是,万邪不侵,众圣不罚,一切人族意志凝聚而成的力量,见万民光辉尽皆退避。

    战魂对比万民光辉,如一豆烛火之于悬天大日,不可同日而语。

    丘崇山呆立在原地,难以置信地望着那白茫茫的万民光辉,因为,他的战魂之力彻底消散,那十万战魂彻底长眠,不再相助他。

    过了好一会儿,丘崇山才长长一叹,道:“末将认输。”

    “承让!”方运白衣胜雪,立于天地间,目光依旧温和。

    风雪文战场消散,两人的身影显现在山谷中。

    方运发现前方上观台的人都站着,随后环视四方上观台,包括庆君在内,所有人都已经起身。

    雷家人哪怕面有怨色,也都老老实实站起来,生怕这时候再有三礼之火降下。

    各国各地的年轻读书人望着方运,脸上满是仰慕之情。

    对于方运的虚圣地位,有些人心存质疑,但当万民光辉出现后,那些质疑全部烟消云散。

    得民心易,得万民光辉难,民心可以收买,可以欺骗。可以愚弄,但万民光辉却骗不了人。

    各国权相或国君可以轻而易举收买民心,把一己私欲美化成为国为民。最擅长给予少数人以污名,然后将其牺牲,美其名曰为了大多数人,但实则只有上层的极少数人得到真正的利益。

    许多读书人远离朝堂,就是因为受不了那些戏子般的官员。

    但是,万民光辉却是最纯粹的民心,除却历代开国帝王或大变革的国君。还有必然获得万民光辉的众圣,几乎没有人能执掌光辉。荣耀加身。

    慢慢地,光辉逐渐消散。

    丘崇山神色复杂地看着方运,如若自己能胜利,那么庆君与宗家会下令。将那荒城古地十万烈士的家属全部迁回圣元大陆。哪怕失败,只要能打击到方运,也能让那十万烈士的子孙之一回圣元大陆读书。

    荒城古地环境恶劣,远不如圣元大陆,只有那些最顶尖的人才可能获得晋升的渠道。至于天赋平平或者稍有天赋之人,一般止于童生或秀才,到举人已然是极致。其中许多人,若是回到圣元大陆,都有可能成为进士。

    怎奈圣元大陆才气有限。科举名额只能慢慢增多,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做到真正的人人平等。

    为了迁回那十万户人家,丘崇山奔波多年。但是,阻力太大。

    圣院已经给予那十万家属足够的赏赐,在荒城古地的生活要优于普通人,但要回迁十万户家庭,却只能由庆国皇室决定。

    丘崇山望着逐渐消散的万民光辉,心中充满了迷茫。已经无法确定那些战友的死亡是否值得,他们明明有大功。为什么会在万民光辉前心甘情愿退避?

    那封被鲜血染透的密信,仅仅换来他们家庭的生活比原来好一些?

    若他们能活着,家人们就算过得苦一些,也心甘情愿吧?

    丘崇山只觉悲从心头起,眼前一片模糊,突然,他看到一位身穿青衣大学士服的人影投入迷雾中,接着,又看到身穿白衣墨梅服的翰林们的背影消失在迷雾,一个接一个,一队接一队,一军接一军……

    最后,十万人全部投入迷雾之中,而只有自己还没有动,只有那染血的密信漂浮在半空。

    “谁还在?”

    什么都没有了,谁都不在了!

    十万军魂离开,是在埋怨唯一活着的人不能安置他们的家人吗?

    丘崇山死死地咬着牙,死死地握着拳,任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始终落不下来。

    自从十万战友葬身深山,丘崇山再也没有流过泪。

    丘崇山转过身,慢慢向庆国的坐席方向走,他佝偻着背,低着头,看不到方向,越走越偏。

    数不清的读书人看到这一幕,心中冒出头一个念头。

    这个人垮了,无论从身体还是精神,彻底垮了。

    走了十几步,丘崇山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越如罄、悠扬如钟的声音。

    “我还在!”

    丘崇山身体一震,泪水如决堤的江水奔涌而出。

    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十万军魂为何会安心离去。

    他们完成了使命,自己也完成了使命,已经没有必要再背负什么,没有人会怪他。

    因为,还有其他人,还有方运。

    丘崇山站在原地,突然想起那封密信的内容,泪水肆意流淌,脸上却绽放笑容。

    丘崇山背对着方运,大声道:“方虚圣,一定要在三谷连战取胜,我与十万同袍,把一切都托付给您了!我们,无悔!”

    说完,丘崇山的身影如同那些战魂一般,从上到下化光消失。

    方运愣住了,上观台中所有人也愣住。

    丘崇山逝世了。

    方运只觉心中升起一股不平之气,积郁其中,久久不散。

    方运望向庆国坐席,目光落在庆君的脸上。

    庆君微微低下头,斜视他处,不与方运相望。

    方运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丘将军尽其天年,安详而逝,他若有遗愿,我当继承。请诸位与我一同为他默哀百息,告慰他在天之灵。”

    方运说着,低下头。

    全场致哀。

    百息后,方运望着庆君,以舌绽春雷缓缓道:“下一个!”

    整座上观台上空原本萦绕着淡淡的愁思,但被方运如剑之音斩灭!

    宗极冰猛地起身,继承了冰族的血脉,他的体毛要比寻常人茂盛,并不比方运高多少,但是身体却无比宽阔,哪怕已经年过七十,全身的肌肉依旧结实,充满爆发性的力量。

    和寻常人的眼睛不同,他的眼睛泛着淡淡的蓝光,而且皮肤雪白,白得有些病态。

    “见过方虚圣!”

    方运点点头,没有说话。

    宗极冰轻哼一声,道:“我与崇山兄交往不多,但也有数面之缘。此战,你虽赢,但却驱散战魂,害他惨败文战,生无可恋。那我今日便代他胜过你,用你的失败祭奠他!”

    “哦。”方运随口答应了一声,眼中寒意渐盛。

    宗极冰额头青筋暴起,没想到方运竟如此轻视自己。

    宗圣世家与方运已经势如水火,涉及圣道之争,没有回旋的余地。

    作为与冰族的混血,宗极冰哪怕天赋惊人,终究迈不过翰林的门槛,除非有半圣亲自相助。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